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3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道:“他的魂魄在阴差身上,你的道行不够,你来蕴养魂魄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干干净净生活能自理的痴傻了。”

吕正祥抿了抿唇:“请问司大师,不知是地府哪位阴差?”

司阳轻轻一挥手,一旁的墙上顿时出现了一幅画面,画面中一片氤氲的雾气之中,隐隐还能听到有河水奔腾的声音,朦胧中还能看到一个男人的高大背影。

原本乖乖坐在父亲身边的吕七宝突然兴奋不已的想要跑过去,却被吕正祥下意识的一把拉住了,不过他嘴里还兴奋的喊着小哥哥。

画面中的人不知是心有所感,还是感觉到正被人窥视着,下意识转身看过来。这人的模样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俊朗而霸气,一头现代的短发,却穿着古代的衣着,但并不显得违和。

司阳挥了挥手,画面随之消失,这才看向吕正祥:“认识吗?”

吕正祥摇了摇头:“不认识。”

司阳道:“那你为何一眼认出你儿子掌心的字?”

吕正祥道:“华夏曾经发生过很多巨大的灾劫,有些死伤多到更是出动过阴兵来收魂,当年我还年轻,独身一人在外历练,没想到碰上了祸事,别的可能没办法做,但超度祈福还是可以的,于是在灾祸不远处的山头上摆出了祭坛,做过一次大型的祈福。当时因为我修为不高,又是第一次做这种大型超度祈福,力有不逮,半途出现了一个人助了我一臂之力,可惜我只看清了那人身上挂着的令牌,后来我寻着记忆临摹下了令牌上的图形,查找了很多年才发现这是个尹字。”

吕正祥说完看向自家儿子,他还在好奇的看着那面墙,大概是不理解为什么刚刚出现了小哥哥,又消失了。想到儿子刚才脱口而出的叫喊,吕正祥忍不住问他小哥哥是谁。可惜儿子本身就不是个正常人,根本不理解父亲询问的意思,问了半天什么都问不出来。

吕正祥无奈叹了口气,拿出随身带着的一个玉盒道:“这是我二十多年前偶然获得的一株灵药,今日原本想着,能够请得司大师为我儿子相看已是不易,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心生感激,这灵药原本是备着今后治疗我儿子的,但如果连司大师都没办法,我怕是也不用指望别人了,却没想到我儿的痴傻竟然会有如此隐情,这灵药对您这样的修士来说可能并不多珍贵,但却是我能拿出的最好的东西了,还请司大师别嫌弃。”

吕正祥说完又道:“我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能否让我见见这位阴差,无论他是出于何种原因当初帮了我,现在又救了我儿子,我都想当面问个清楚。”

司阳道:“不用你去见他了,因为他已经来了。”

司阳话音一落,四周的温度似乎降了降,然后门口突然凝结出一片阴气来,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好天气,但阳光一下子就被遮挡在了云层之后,一个身形高大,大概快有一米九的男人凭空出现了。

一直乖乖坐在父亲身边的吕七宝睁大了眼睛看向门口,当那个虚影越来越凝实后,欢快的朝着那人飞奔了过去:“小哥哥!”

男人一把将朝他扑来的吕七宝接住,看着吕七宝亮晶晶像是能发光的眸子,那无比硬朗的五官瞬间柔和了起来,周身的霸气也整个仿佛冰雪消融了一般,低头看向吕七宝的眼神温柔而专注。

第170章

吕七宝的老父亲嘴角抽抽的看着儿子对那人的亲昵,如果他养的是女儿,那么这幅画面还好理解,可他养的是儿子啊。

吕七宝浑然不觉自家爹复杂的内心,无比欢快的腻在来人的怀中,那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也嘴角含笑的看着吕七宝,随手变出一个翠绿色散发着浓郁香甜之气的果子。吕七宝似乎对这个人相当的熟悉,也应该不止一次的吃过这人给的果子,一点都不稀奇的抓到手里就开始吃,吃的脸上都是汁水,男人便拿出一条绢丝的帕子给他一边擦着脸。

好一会儿吕正祥才从怔愣中回过来神,不等他说话,那人先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虽然没带任何情绪,但那股与身俱来不自觉散发出来的威压也是令他一阵心悸。不过很快,那人将目光移开看向了司大师。

司阳依旧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看着那人:“如果我没看错令牌的话,你应该是阴间的度阴使吧?”

那人点了点头:“忘川度阴使尹穆清,不请自来,司真人莫怪。”

在地球上,筑基期以上的存在都被人称为真人,因为华夏的天师并不知道司阳的修道到底何种程度,一开始也是称呼的司天师,以至于后续的称呼并没有变。

这导致司阳听到这种五花八门的称呼差点笑出声来:“你是鬼修,也算是道法同源了,直接叫我名字或者道友吧。”

尹穆清点了点头,他刚刚感觉到有人在窥视自己,本能的查看七宝的所在,见他在一个强大的结界中,生怕有不知事的天师强行将七宝的魂魄给抽取出来,这才亲自来了一趟。

不过来了之后见是司阳,尹穆清微微松了口气。在地府,司阳的名号也是相当大的,凡人和普通的阴差不知道,但他们这种能够见到阴阳簿都知道,这个司阳,根本不是他们这个界域的人。能够穿破界域还可以保持一丝神魂的,定然是外界的大能者,这样的人哪怕是他们阴司都是惹不起的。

不过另一个界域的大能者见多识广,尹穆清当初知道司阳这个存在的时候其实就想要找机会接触一下,但阴阳两界有各自的规矩,像他今天上来其实就是违了规矩,如果上面要追究下来,他是要挨板子的。

但七宝身上的问题如果可以,他当然想早点解决,哪怕现在七宝看起来过的挺开心的样子,但谁愿意一直做一个不知世事的傻子。

正在尹穆清想着如何开这个口的时候,吕正祥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请问二十多年前,帮我维持了祭坛的,是您吗?”

尹穆清看向这一世七宝的父亲,点了点头。

吕正祥看了眼自从这个尹穆清出现后,就一直粘在他身边的儿子,觉得心口有点塞,于是移开了目光朝尹穆清问道:“不知我儿与阴司大人上一世可有渊源?司大师说是您帮他保住了性命。”

尹穆清道:“他是我的爱人。”

虽然心中已经猜到了,但等亲耳听到,还是浑身都不得劲,莫名有种自家儿子要被人抢走了的感觉。不过不是要被抢走了,估计是已经被抢走了。

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阴司大人,如果想保我儿子的命,他是不是只能痴傻下去?”

看着一脸甜笑眼神却懵懂稚嫩的七宝,尹穆清心中不免微微发疼,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尹穆清道:“目前来说,没有更好的办法。”

吕正祥抓到他话中的重点:“目前?那就是以后有转机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