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3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吕七宝这时将刚刚尹穆清给的果子给吃完了,正伸着手准备跑去给父亲擦,尹穆清一把握住他的双手,直接动用灵力给他清洗。那明明没有被水洗,黏糊糊的手却干净了,七宝睁大了眼睛看的有趣,好奇的看看手,又好奇的看看尹穆清,嘴里不停地喊着小哥哥。

吕正祥很想把儿子喊过来,不管怎么说,这一世他是七宝的父亲,但是人家又是给儿子续命养魂,以后还跟儿子共命,他这个身为父亲的立场就有些摆不出来了,一张还算儒雅的俊脸,顿时变得纠结不已。

司阳喝着茶没说话,他是能理解这种感情上的选择,有人把感情看得极重,重到愿意付出一切。但他却无法感同身受,他从没有爱一个人能爱到放弃所有。说句凉薄的话,这世上少了谁不是一样的过。他也不觉得自己会有失去理智的那一天,因为他想象不出来,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人能让他失去理智。

有些东西看得多了,心自然就冷了,他看了不少这种为了情爱历经几世都要在一起的,也看多了为了利益,什么都能背叛的。所以有些事,旁观就好。

尹穆清大概是看出了司阳无意插手这件事,也的确,这事他跟阎王有约在先,事情也不是没有解法,只是需要等待时机,他只是想要多跟七宝在一起久一点,也希望七宝能早日恢复神智,那样骄傲的男人,恐怕也不愿意为了活着而痴傻吧,只是他自私的为七宝做了决定。就像当初他一意孤行去边境找尹望舒一样,他从来都是一个自私的人。

关于吕七宝神智的事情,前因后果已经非常明白了,这也不是一颗丹药能够解决的。不过吕正祥觉得好不容易拿着黑卡求了上来,又送出了他珍藏许久的宝贝灵药,换取一些给七宝养身的东西应该不过分吧。

司阳闻言轻笑:“有了尹穆清三不五时给的玉蝉灵果,这比什么灵丹妙药都要来得好。”

玉蝉灵果是一些古籍中有记载过的灵果,根据古籍记载,玉蝉灵果生长在天炎池边,吸食火灵力而成,但却是一种冰系灵果,果皮薄如蝉翼,果肉鲜嫩多汁,重点是,这种灵果可以平衡人体内的阴阳二气。

如果是修炼之前的兰谨修,有机缘能够吃到这种灵果,那么他体内与生俱来的煞气便会得到平衡,根本不必遭受那么多痛苦。不过这种灵果只生长在阴间,哪怕是天师,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像吕七宝,缺少一魂一魄,魂魄离体太久对自身绝对是有影响的,那被抽走的一魂一魄在地府中精心蕴养,而在人间的身体,尹穆清除了定期用灵力给他梳理身体之外,只能用这种平衡阴阳的灵果养着了。

吕正祥神色越发复杂的看了眼儿子,他以为是他自己养儿子养的精心,才把傻儿子养的这般出众,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人从小到大用这等珍贵的东西喂养出来的。原本就没多少身为父亲的立场,这下更是彻底放弃了:“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失职,唉...”

他竟然从未发现过儿子一直与阴差在交往,而七宝竟然也从来没有说漏嘴过,这可不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失职吗。

尹穆清看向他道:“给他选择这一世投生的家庭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吕家世代为善,福泽深厚,像七宝这样带着深重罪孽的魂魄是无缘投向福泽之家的,当初我在地府周旋了许久才得来这样一段亲缘,你很好,你对七宝所做的,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七宝因为有你这样的父亲,这些年才会过的这么好,对此,我十分感谢。”

虽然被感谢了,但吕正祥却开心不起来。

尹穆清又朝司阳道:“不知司道友可会炼制寄魂丹?”

司阳虽然可以说是地球土生土长的,但到底只有二十来年,尤其是这里还没有宗门能让他学习天师文化,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对于这个世界的丹药,他了解的并不多,于是摇了摇头:“非是不会,而是对于此丹的丹方一无所知。”

尹穆清连忙取出一卷羊皮递给司阳:“药材我已经准备了两套,但这丹药从未有人炼制过,即便我有丹方,但我从未练过丹,更是不懂如何运作,不知司道友可否帮我这个忙,届时我以三生果相谢。”

三生果顾名思义,能感悟三生的果子。修士修炼多半要靠感悟,感悟这种东西相当的玄妙,有时候也许某人不经意的一句话,有时可能看到某些景物心有所感。而三生果能让服用者感悟三生,一瞬间历经三世,哪怕是修真界,这等灵果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司阳仔细看了看丹方,要说这地球人当真是会想,什么丹药都能被钻研出来。这寄魂丹就相当于将人的魂魄与肉体分离,却又巧妙的结合在一起,两者间取得一个微妙的平衡立于世,类似于鬼仆那样,只是他家鬼仆的身体是被炼制出来的,而安放了寄魂丹的身体是自己本身的。

司阳斟酌了片刻后道:“这寄魂丹炼制不算复杂,只是你药材只有两套不算太保险,你要是愿意尝试,丹方和药材留下,我试一试。”

哪怕不保险,尹穆清除了尝试之外别无他法。华夏天师中,会炼丹的不少,但精于炼丹的几乎没有,更不用说修为强大的丹师了。所以除了司阳,他根本没有第二个人可以选择。如果这两套药材都炼制失败了,那他也只能按照原定计划的等待七十年了。数百年都等来了,再等个几十年他还是能等得起的。

尹穆清到底是度阴使,不能离开地府太久,给七宝用灵力梳理了一下身体,让七宝舒服的直接睡着了,他这才留下丹方和药材回到地府。

吕正祥正准备将七宝叫醒回家,司阳突然道:“既然你拿黑卡而来,总归不能让你白跑一趟。”

吕正祥一愣,连忙道:“今日哪里白跑了,弄清了我儿子身上的问题,至少我也知道了今后如何给他蕴养身体,总比之前一无所知的强多了。”

司阳道:“尹穆清的请求他已经用灵果结清了,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交易,你的灵药我也收下了,这枚玉佩你给七宝戴上吧。”

从司阳手中过的东西,那肯定不会差,吕正祥都没想过推辞,连声道谢的接过。他原本以为司阳给的玉是养身的,却没想到又听司阳说道:“这玉中有我设下的阵法,能抵挡实力与我相当之人的三次致命攻击。”

吕正祥闻言顿时一喜,他虽然不知道司阳的修为如何,但绝对不差,只有想象不到的强,能得这样一个保命的东西,这才是七宝的大造化。

司阳微微一笑:“不过你可别高兴的太早,我会给你这个是因为吕七宝命中还有一劫。”

吕正祥猛然一惊:“还有一劫?”因为尹穆清给吕七宝的印记,他根本看不出儿子真正的命格,自然也看不出他的劫数。但能让司阳给这样厉害的保命之物,这劫数恐怕不会小。

司阳道:“吕家是如何的门户你自己心里也清楚,能投身你们这样的世家,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这句话绝对一点都不假,像吕七宝这样的前世因果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因为尹穆清的周旋才得了如今的果,但是这个果是在挤走原本应该投身你家的阴魂上成立的,无形间这又是一个因果罪孽。”

这话不用说的太明白吕正祥也能想象的出,能出身于大世家的,那就是福报的回馈,但如果这个福报的回馈被夺走,那就是结仇。有些人一看就心生喜欢,有些人没有理由的就讨厌憎恨对方,这也未尝没有这种玄妙的原因存在。

吕正祥看向熟睡的七宝,这一世,七宝是他的儿子,他投注了二十五年的父爱,谁要是伤害他的儿子,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谁的。但那个原本应该属于他的孩子又有什么错,被人夺走了出身,会忍不住心生恨意也很正常。

该说的司阳都说了,剩下如何处理那都是别人的事了,于是也不多留这对父子,直接让靖柔送客了。

司阳回到房间没多久,又收到了尹穆清的传信。这个消息对司阳来说也没多重要,但知道了也能省他一些事。

原来白家在海上一直搜寻的沉船是假,真正找的是一处埋藏了修士宝藏的秘境入口。而白家之所以处处留情生孩子,是因为祖训有言,只有白家的血脉才能开启秘境的入口,但谁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血脉要达到什么样的条件才行。现在白家怕是已经找到了秘境的入口,只是血脉上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司阳捏碎了尹穆清的传音符,笑了笑,看来这个白家恐怕要盯上他了。地球修士遗留的宝藏,他也有些好奇会是些什么东西。

柳逸的炼心阵过了第二关,只要过了第三关,他这个二徒弟就收下了,也的确是时候给他的徒弟们多准备一些家当了。他现在这拖家带口的,的确需要开始精打细算过日子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