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3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用神识一扫,微微皱了皱眉,这玉简中的确记载一处埋藏了修士宝藏的地方,上面虽然没有说的太详细,但也简单的说了一些当年所有高修为的修士不知为何接连遭受天劫的事情,那是一场修士的灭顶之灾,从那灾祸中存活下来的反倒是一些基础浅薄,连筑基都没能达到的修士。

有一个修真世家将整个家族的资源埋葬在了一处密地,并且设下血脉禁制,然后留下刻画了地图的玉简传给了家族后人,只希望大灾之后,家族中还能有人重新修炼,取出秘宝,重振家族。

只不过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几千年,当初埋藏那些东西的地方似乎是个岛屿,不知道多少年前已经沉入海底了,现在要重新找出来,真的就是大海捞针了。

司阳认真看过地图之后就将玉简收了起来,若无意外,这里应该就是白家一直在找的,至于血脉,如果那些东西真的是白家先祖留下的,而他这个身体的血脉又对不上,大不了就强行破阵。如果当初设下血脉禁制的修士比他修为高,他没办法破阵的话,那他就在那个地方再设下一层禁制。

反正便宜了谁都不能便宜这个身体的便宜爹,他就喜欢看他讨厌的人找到了地方却走了个空门,又或者眼巴巴的看着宝藏又破不了禁制得不到的可怜样。

司阳这般想着忍不住轻啧了一声,他真是越来越阴着坏了。

第173章

既然做好了决定,司阳就立即行动了起来,他甚至比兰谨修还要先一步离开。这次他并没有走正规的出境渠道,而是直接隐去了身形,御剑飞行。

来到这个地球这么多年,司阳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像这样的御剑飞行过了,站在他的长剑之上,所俯视的再也不是曾经的青山绿水,而是高楼大厦,这让他原本挺有兴致的心情变得阑珊了起来。于是也懒得再巡游,直接飞去玉简上当年所记载的岛屿。

以司阳的速度,哪怕大洋彼岸的距离,他也只用了一两个小时,这还是他慢悠悠的飞行速度。好几千年过去,当年的小岛就如司阳所预料的那般,不知什么时候沉没了,现在那里只有一片茫茫的海域,又由于这几千年来地壳的变动,谁知道当年那座岛屿沉到了哪里去了。

司阳放出神识查探,但当年既然是隐藏了整个家族的物资,所设下的禁制自然不会随便,他的修为在现在的地球来说虽然高,但放在曾经有过修士的那个时代,虽然不至于属于末流,但也并非顶尖。所以此刻神识扫不出禁制所在也在司阳的意料之中,但他神识查探不出来,白家的人却非常‘善良’的标示出那个藏宝地所在。

一片海域中,只有一个白家的大型海上石油钻井台摆在那里,这钻井台上工人的确是干的热火朝天的,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石油挖掘地,但不协调的是,这个钻井台上有不少的天师,除了天师之外,还有日本的阴阳师,更甚至还有不少黄发蓝眼体格强健的白种人。

这几个白人身上的气息有些奇怪,不像华夏和日本的,修为是沉积在丹田中,由内而外的来改变自身。那些白种人身上所带的力量更像是与生俱来的,并且还带着自然五行的力量。

司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异能者了吧,于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其中有个体型相比起那些欧式体格的人来说稍微娇小点的十分敏锐,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顺着司阳所在的方位看了一眼,然后朝身边的人耳语了一句。

司阳微微挑眉,将自身气息隐藏的更深,同一时间他觉得有一股微风从他所在的地方吹拂过去。司阳悬在上空静静的看着,钻井台上似乎是出来放风正在闲聊的几人见没什么发现,只当是自己多心,又开始讲些内容低俗的笑话,那些话听的司阳都觉得脏耳朵。

看了眼还算风平浪静的海面,司阳微微一笑,轻轻勾动手指,一股巨浪突然拔海而起,猛地一下拍向那几个异能者所在的钻井台边。

那几个人被突如其来的巨浪弄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却还是本能的跑开,之前那个感觉敏锐的速度极快,一个闪身就跑到了海浪打不到的地方。其他人就没他速度那么快,有些被淋湿全身,有些则是被海浪的力道一下子拍倒在了钻井台上,一个个的十分狼狈。

海浪只拍打了那一下就退开了,后面带起的浪花一下又一下冲刷在了钻井台柱子上,却没能再掀到台面上来。几个异能者并没有多想,海上的浪从来都是一时一时的,于是嘴里又是一顿叫骂。

这时二楼上出现了几个黄皮肤的男女,叽里咕噜说了一串日语,眼神鄙夷不已。司阳听懂了,说话的日本女人正在骂那群异能者是粗鄙的野蛮人。

不过几个异能者似乎听不懂日语,被海浪湿了全身,原本就薄的衣服更是紧紧贴服在身上,显示出相当傲人的肌肉线条,看到楼上那些个日本妞,又是吹口哨又是言语挑逗,惹来二楼男男女女一顿白眼,那几人见状笑的更加开心放肆了。

不用想也知道白家人请来这些天师异能者想做什么,司阳也懒得再去用神识查探这钻井台上还有哪些人,反正这些人的目的不外乎这下面的东西。司阳将灵剑一收,一点浪花都没惊动的飞进了海中。以他的修为,除非是十万里以下的海域需要避水珠,否则这深度对他来说就跟浅滩一样,待上几天几夜都丝毫不受影响。

司阳一路下沉,很快就来到海底,但司阳并未就此停下,而是寻了个可以继续下沉的山洞。他已经用神识覆盖了这一带海域,能看出他现在所到的海底,是当初下沉岛屿的部分陆地。司阳顺着一直往下延伸的洞穴飞下去,一路还能感受到能量的残留,想来上面那些人应该才下来过。

既然白家选择在这里驻扎,那证明那个地方应该不会远,正想着的时候,那片还算有点深的山洞已经到了头,出了山洞后又是一整片漆黑深不见底的海域。

司阳神识扫过见没什么异常,正准备继续下去看看的时候,一群深海鱼群成群结队的游了过来,但是游到一处似乎被什么阻隔,于是又成群结队的反向游了回去。司阳眯了眯眼,直接飞身上前,但并未受到什么阻碍。

司阳微微沉吟,直接用指甲将指腹轻轻一划,一滴鲜血瞬间溶于海中,与此同时,一股禁制的力量波动浮现,司阳立即朝着波动的来源飞去,这一次他十分顺利的穿过了那层虚掩的结界。

结界内是一处干爽的沙地,没有海水,却有一排排雪白的石柱,上面是一团团照明的火焰。不等他继续往前走,一个身形佝偻,白发白须的老者凭空出现。

老者见到他眼都不抬,手一挥,司阳面前就出现了一道用灵力隔绝的门,老者道:“这里是白家族地,只能白家与此处有缘血脉者能打开,既然你能进来,证明你是白家的后辈,里面天材地宝无数,还有白家传承下来的无上功法,不过能否进去就全凭你自身造化了。”

司阳看了眼老者,笑了笑:“那你是谁?”

老者依旧低垂着眼眸,态度冷淡,似乎丝毫没有因为眼前这人是白家的血脉而有一丝丝的热切:“你可以将我看做白家先祖为了守护此地分离出来的一丝神魂。”

司阳围绕着眼前被老者变换出来,据说是进入密地的阵门,还有眼前的这个老者,轻笑了一声:“先祖神魂?我怎么不知道,区区一个阵灵也敢自称先祖神魂?”

司阳这话一出,那个态度冷漠的老者神情一变,似乎想要立刻消失躲起来,但司阳却快他一步,直接将这里整个给封印住了,长剑一出,将刚刚被老者变幻出来的阵门劈的消散成烟。法诀一动,手中的灵剑飞出,瞬间分离出无数个剑影,凝结成了一片剑阵,将此处包围了起来。只要这个阵灵有任何的异动,司阳一个心念就能将他灭的干干净净。

那阵灵也没想到这次来的竟然是个真正的修士,他刚刚只感觉到了炼气期的修为,并没有比之前来的人高出多少,以前这种修为,在家族中连门童都不如,他自然轻视了对方。

但很明显,这人隐藏了修为,此时又被围困,阵灵刚开始被识破了身份的确有瞬间的惊慌,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我这么说无非是断绝你们想要炼化我的念头,我不想替你们白家守护了秘宝这么多年,最终却落到一个被炼化的下场,而且我也不是有心要骗的,是你们白家数百年前第一个寻来的人误以为,我就继续延续了这个误会而已,除此之外,我并没有说假话。”

司阳五指微微一收,唰唰唰,分|身出来的数把灵剑将阵灵团团围住。

看着那个阵灵正努力维持着镇定的模样,司阳道:“能够生出灵智幻化成人形是你的机缘,你想要保护自身也无可厚非,我对你这种阵灵没有兴趣,你也无须对我说谎,现在是你自己破了这里阵法的幻境,还是让我动手?”

阵灵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继续强硬道:“这里是你白家先祖布下的结界,只有拥有白家血脉,特定的有缘人才能进入,关于这一点,哪怕你杀了我,我都没办法帮你打开结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