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3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阵灵的话还没说完,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袭来,这白家小子竟然不客气的直接动手。直到这人动了手,阵灵才察觉到对方的修为,似乎是分神期,但也有可能更高。

还不等他细想,接连数掌直接朝他拍打了过来,这剑阵在一旁虎视眈眈,他身为阵灵,自然能感受到对方剑阵的强大,一时间受到制约,连反抗都有些吃力,生生被眼前这人废去了不少的修为。

司阳看着弱化了一些的阵灵道:“我给了你机会,你却还要继续说谎,执迷不悟。”

阵灵见这人似乎要对他下杀招,连忙喊道:“白家先祖设下的结界有两道关卡!一道白家血脉的入门考验,一道有缘人最后获得宝藏的机缘。只要是白家血脉来到此地,不管怎么样都会获得一件白家与其相契合的法器或者灵器,功法,亦或是丹药等物,只有选定的有缘人才能得到里面所有的东西,但最后一关必须由我开启,你现在杀了我,这里面所有的东西也会随之消失!”

第174章

这次阵灵虽然说得的确都是真话,但话中难免没有威胁的意思,它尽管没有出去外面的世界看过,当初被白家先祖安放在这里守护宝藏的时候已经隐隐生出灵智,但那时懵懵懂懂如同稚儿,如今也只是残存一点微末的记忆。自从修真界大劫之后,它不知道等了多久,才等来第一个找到这个地方的白家子弟,从那人的口中得知了不少外界的消息。

根据白家先祖定下的规矩,只要能找到这里来的白家后代那便是有缘人,不管是不是他们符合当初设定的条件,都会从无数宝藏中给出一两个物件。当年巧不巧的,那个白家后代所得的是两枚丹药。

自从生出灵智,有了自我的意愿后,阵灵只想着修炼,然后离开困锁住它的地方。又或者是白家定下的那个有缘人快点来,让它不用继续束缚在这里。

不过在第一个白家后代来之前,阵灵并没有生出旁的心思,只一心修炼。但就是那两颗丹药,对于吸取灵气越来越困难的阵灵来说,简直就像是荒漠中发现了一汪清泉,它哪里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于是找到这里来的白家人并不算少,但没有一个从这里拿走过半件灵物。

距离上一代找过来的白家人,差不多也有两百多年了。这次来的人从长发变成了短发,穿着也是奇奇怪怪,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从这一代人口中得知外面的世界越来越艰难了,几乎没了修士的立足之地。阵灵很明白,现在这里隐藏的宝藏对外面那些人意味着什么,甚至对它自身而言意味着什么。

阵灵想的很多,不管眼前这人实力多强,既然找来了就是想要得到里面的东西,而它的确是验证有缘人开启宝藏的最后一关,如果它的本体被强行破坏,里面所有的东西就会瞬间毁灭。

阵灵想的挺好,如果遇到的是别人,说不定修为再高,下手的时候还有些犹豫,不过可惜它遇到的是司阳。

司阳等它说完后,只是轻轻扫了它一眼:“灭了你里面的东西就会自动销毁?”

阵灵以为他迟疑了,连忙点头:“是的,这句话绝对是真的!”

司阳点点头:“我相信你这句话是真的,上古大家族为防被外人强行攻破埋藏了宝贝的密地,的确会设下这种玉石俱焚的禁制。”

就在阵灵觉得自己小命保住了,下意识松了口气的时候,又听他道:“这样正好,反正里面那些破烂货我也看不上眼,我只是烦白家的人为了这么个破地方将念头打在了我的头上,既然灭了你就能直接销毁里面的东西,那我也用不着费事去强行打开结界了。”

说着,长剑一收,直接以雷霆之势刺入了阵灵幻化出来的形体之中。

但阵灵的本体并不在这里,哪怕把它幻化出来的形体拍的灰飞烟灭,也只是消除了它的修为和灵智。而阵灵好不容易诞生出灵智,一旦灵智被消,这对阵灵来说无异于就是杀了他。

不过司阳剑下收了点力道,这一剑足以将阵灵打回原形,却又让它保持了一点灵智。阵灵却以为是它自己命大逃回来的,看着这些年从一代代白家后代人手中骗来的天地宝材,阵灵恨恨的咬牙,他就不行,那人当真舍得毁了大阵毁了那么多宝贝!

当司阳刺下那一剑之后,这里被阵灵幻化出来的幻境直接消失了,沙地变成了石洞,只是外面的海水受到结界的阻隔无法进来。

司阳取出一枚照明珠,虽然他神识覆盖此地,夜视能力也不差,哪怕一粒小小的沙子都逃不过他的感知。但能亮堂堂的看到,总比一片漆黑来得好。

山洞内被结界不知封闭了多少年,大概受到维持阵法时所布下的灵石灵气影响,这几千年过去,就连这周边都长了些灵花灵草。也难怪灵阵还要另外幻化出一个地方来,这一旦进入山洞中看到这些东西,那些进来过的白家人哪里会轻易善罢甘休。

司阳并不打算真的毁了这里,不过如果真的只能毁了那他也不会客气。所以一路过去直接挥挥手,将所有带有灵气的全都灵根拔起,哪怕带回去喂喂大白,喂喂他山上的猪牛羊都比便宜了白家人好。

当这条通道走到底,一个巨大的石门拦住了去路。石门上雕刻着一条盘起来的巨龙,哪怕几千年过去了,还能从上面感受到当时设下这片禁制的白家先祖修为的威压。司阳感受了一下,推测其修为大概在洞虚期,比他高出两层来。

不过那时候一个修真大家最厉害的竟然只是洞虚期,到今天还能留存两个筑基期修士,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司阳并没有直接来硬的,尝试着将手放在龙头上释放了一些灵力,石龙似乎微微有些晃动,但很快平息了下来,就如同一个普通的石雕,没有丝毫的变化。显然他并不符合白家先祖定下继承这些遗物的条件。既然不合适,也探出了设下禁制之人的修为,司阳自然不再浪费时间,该办正事了。

海面上,一架直升飞机缓缓降落在了钻井台上,从直升机上下来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男人五官俊美,即便看起来年长了几分,但更添一种成熟稳重的熟男气息。乍一看去,还跟司阳有那么几分相似。不过也仅仅只有五官上的几分,比起司阳来,自然差的远了,但在普通人中,已经是属于人中龙凤的存在了。

男人往前走了几步,又从直升机上跳下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正是上次去找司阳的那个白羽。

之前司阳所见到的那些异能者天师,纷纷出来迎接自家的老板,走在前面的男人原本冷硬的脸色,见到那些人也缓和了几分,声音微微有些低沉的问道:“事情进展如何?”

那些特异人士中,为首的是个华夏的天师,虽然并不见得其他人对他臣服,但对于华夏的阵法,自然是华夏天师最了解,所以一般情况下,汇报情况的也是那个华夏天师。

这个天师名叫夏尘,以前在闾山派呆过,自问天赋过人,却因为没有背景又不会讨好人,所以被人排挤资源也倾斜给了别人,导致他修为增长缓慢。心有愤懑之时,被白家人找到,并且资助他修炼,要求是为白家做事二十年。

白家有钱有势,给他修炼的宝贝比闾山派一些管事用的还要好,并且从来就没有限制,这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的增长,区区二十年的卖命在修为面前又算的了什么,修为如果止步不前,那他就像个普通人一样也没几十年好活。

像他这样的,白家还养了许多。以前他只以为这种大家族养着他们这样的人是为了防备敌手通过这种玄术暗算,直到几年前,白家人带着他们来到这里,并且要求他们将海底那处的禁制打开,他们这才明白白家培养了他们这么久是为何。

夏尘道:“我们打算利用血阵试探一下,如今我们已经找出了三处下面阵法的薄弱之处,再利用血阵尝试一次更加保险,只要确定真正薄弱的是哪一处,再着重下手,然后制造出一个漏洞的间隙送进去一个白家子弟,确定了安全,再用同样的方法送老板进去自然就万无一失。”

这一世司阳那个身体血脉上的便宜父亲白翼没说话,他身后的白羽道:“大哥,你在华夏还有个儿子,不如用他的血试一试?”

白翼微微蹙眉,白羽耸耸肩:“那孩子名叫司阳,相当出色,关键还是个修士。”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