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4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一旁的夏尘顿时一惊,他在海外多年,为了海下面那个禁制,更是在这片海域待了好多年,如今华夏的情况他并不太清楚,听到白羽的话,有些质疑:“修士?我只知道华夏的确有两个修士,还是因为大机缘的造就,现在的环境,可没办法再培养出一个真正的修士出来。”

白羽笑眯眯道:“白家的信息网从来不会错,而且这在华夏的玄门圈子里本身也不是什么秘密,大哥,你那个儿子可是相当了不得,华夏的兰家你应该知道,就因为那个兰家得罪了你儿子,他直接扶持了一个傀儡灭了兰家,现在兰家明面上还是兰家人在做主,但谁都知道,司阳已经掌控了整个兰家。”

听到这话,白翼才开口道:“如果是这样,那这件事越发不能让他插手。”

白翼这话的意思白羽当然明白,但他们找到这个地方已经将近十年了,尝试了无数的办法,都没能破了下面的禁制。更甚至,已经弄死了不少白家的人,拿他们的血来做各种尝试。这老祖宗设下禁制说不定就是为了找一个适合修真的后人,而白家连能修炼的天师都没几个,更不用说修真的。但偏偏大哥那个便宜儿子是个修士,说不定他才是老祖宗等的那个有缘人。

不过如果真的是他,等打开了禁制,这里面的东西最后归谁还真不好说。想到这里,白羽就生出些许的埋怨。他大哥四处留下血脉为的就是尝试破解禁制,尽管当时根本没有找到具体的位置。现在他孩子多,好处坏处现在自然就都体现出来了。要是那个司阳从小就在他们身边长大,父子情深的话,也就不用像现在这样踌躇了。

夏尘这时插话道:“那那个人的修为如何?”

白羽看了他一眼:“就连闾山派的副掌门钱连良都曾经被他狠狠教训过,没那个把握,就不要尝试用办法去控制他。”

白翼道:“先用血阵,这么久的尝试都做了,就差最后一点了,没必要节外生枝。”

听了这话,夏尘点头表示知道了,等他走了之后,白羽道:“那大哥你什么时候去华夏,咱们不打别的注意,既然他是你儿子,作为父亲去见见,能弥补挽回就试试,实在不行那就再说,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白翼并没有直接表态,只是道:“我有分寸。”对于那些孩子,从他们还没出生时就注定了只是工具,一个不能利用的,甚至可能会咬手的工具,他不要也罢。

身为修士,如果被人算计提及,有时候是能感应到的,尤其是距离又不远,直接在海面上。就在白羽说出他名字的时候,司阳就感应到了,并且分出了神识关注着上面,自然也见到了他那个便宜父亲。

虽然目前来说他们似乎并没有来招惹自己的意思,但心思定然是动过的,只不过碍于对自己修为的不了解而已,如果今天他修为太低,岂不是会被他们控制着为所欲为。这种被人算计的滋味他很久没有感受过了,所以当阵法被他破开后,他相当不客气的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横扫,连一点碎灵石都没给白家留下。

第175章

这海下的结界阵法原本并不好破,虽然当初设下这个阵法的白家先祖只比司阳高出两层修为,但每突破一层度过一次天劫便是一个分水岭,只要不是通过嗑药增长起来的修为,哪里是那么容易越级而战的。

虽然那个阵灵好对付,但到底是因为它化成了人形,司阳留它一丝神智没有灭掉,也是想要从中寻出大阵的漏洞,但幸运的是,这大阵已经布下几千年了,一般情况下,只要灵石充裕,阵法可以支撑万年不破。但偏偏这里有个阵灵生出了邪心,直接将灵气吸收化形。原本阵法就是阵灵的本命,阵灵越强阵法自然就越厉害,但刚刚被司阳打的几乎全废,这大阵自然就没那么稳固了。

而且白家先辈中并不是没有人想要强行破开阵法取得其中的宝物,外加现今一代白家人通过各种手段来试探,甚至当真琢磨出了几处薄弱之处,这么折腾至今,那阵法脆弱的对司阳来说简直不堪一击,都没怎么费力就轻而易举的破掉了。

原本他想随便看看,如果需要费工夫来破解阵法,他也懒得折腾,直接在外面增加一个禁制,给白家添添堵。不过现在这里面的东西对他简直相当于拱手相送,他自然是不客气的收下。

能够支撑一整个家族的东西当然不会少,光是堆积成山的灵石就足以让任何一个进来人疯掉,更不用说那满地的天地宝材,炼丹的,炼器的,堆积在密地里简直一眼望不到头。这些东西哪怕数量减半,都够重振一个大家族了。大概是白家先祖不知后世情况会如何,除了这些奇珍异宝无数丹药之外,还专门准备了一个库房的金银珠宝。

这些金银之物对于在修仙界的司阳而言相当于俗物,那边的交易都是用灵珠灵石,所以司阳的洞府中只能找到些许炼制所用的金沙,这一趟倒是充足了一点他浦田山的小金库。

司阳专门用一个储物器将这些东西收了起来,这些东西虽然在现在这个时代算是好宝贝,其中的确有那么几样连他都看得上眼,但大多数也就那样,留着今后逢年过节给人送送礼倒也不错,至于他徒弟,既然拜入了他司阳的门下,自然要用真正的好东西,不然被养的小家子气了就掰不回来了。不过也可以给他们随身带一些,今后在外难免交际。

司阳一边想着,一边连跟草都没留下,等里面的东西收空了,虚空一抓,一团灵光被他不知从哪个角落抽了出来镇压在了地上。

司阳看了眼那团灵光,轻笑了一声:“看来这些年你也没少骗东西啊。”

缩成一团的灵光慢慢变化,变成了一个人形的虚影,它没想到这人竟然真的将阵法给破了,并且还不是直接破坏了阵法,而是真正的破解,这让洞中的宝物没有丝毫的损毁不说,就连这个大阵都被他镇压住了,哪怕它想跑都跑不了。

见这人明显是准备灭了它,阵灵立即将这些年从白家后代那里哄骗来的还没被它吸收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大人我错了,求大人绕我一命,这里是所有从白家所得的东西,求大人念在我成形不易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

司阳却是懒得与它废话,直接将这阵灵从地上提了起来,将它的神智全部打散,然后收进了木牌之中。到底是成形的灵阵,如果就这么灭掉着实可惜,干脆抹消它的神智,等回去后好好炼化一番,放在浦田山上当守卫用好了。

见这里没有漏网之鱼了,司阳就准备打道回府,不过走之前,忍不住做了些小动作。灵阵已经被他收了,这里自然就不再有大阵保护,不过让他炼制一个仿阵来却是不难。

布好了阵法,又在洞内设置了一番幻象,见到满地堆积成山的天地宝材虚影,司阳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满载而归的离开。

事情进展顺利的有些出乎意料,除了炼制仿阵耗费了点时间之外,他在外面竟然只耽误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想着跟徒弟们还有靖柔交代了他归期不定,就干脆转道去看看昆仑山的情况好了。

昆仑山在华夏一直有着相当浓重的神话色彩,小时候司阳的外公还将昆仑山当童话故事来讲。不过那时候司阳正忙着吸收从母体内保存下来的先天真气,后来又急切的想要恢复修为,对于旁的事情根本没有半点兴趣。

等好不容易慢慢对这个世界有了认同感之后,又忙着安家了,也没那个闲情逸致去走一遭,现在既然出来了,就干脆去看看热闹好了。

白家的钻井台上面,因为大老板来了,一些材料等条件都早已准备好了,所以就像之前计划的那样先用血阵去试探一番。

以钻井台上那些天师异能者的修为,如果不借助其他的辅助工具,根本没办法下到结界所在。这也是为何明明白家有代代相传的口谕,能真正找来的却没几个。古时候条件不好,只能以自身修为能力下来。现代好歹有了辅助的工具,但地壳的变动又让祖上传来的地理位置有了变动,这才耽误到现在才被白翼这一脉的人找到正确的点位。

白翼和白羽带着他们的心腹乘坐着独|立潜艇下潜到了结界处,按照之前的经验,穿着潜水服引路的直接打开装了血的罐子,一旦被白家血脉激活阵法,他们就能暂时进到没有海水的区域,那区域就连不是白家的人,借着血脉之力也能一同进入。

不过他们这次并没有来到以前的沙地,而是一片漆黑的山洞。

白翼和白羽从潜艇中出来,旁边的人连忙取出大量的照明之物照亮,白羽皱眉道:“这里怎么跟之前不一样了?”说了喊了一声老祖宗,但每次都会出来的那个老祖宗的残魂并没有出现。

白羽下意识转头看了眼他的大哥,白翼看向夏尘等人:“这里可有问题?”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