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4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道:“也就是说如果有人在这里死,地府是不会有阴差来这里牵引魂魄的?”

尹穆清点了点头,都空白了,死在这里的人,地府自然没有记录,没有记录的,也就没有阴差会来这里牵魂。

司阳静默了一会儿,突然道:“如果我再把这里打出一个缺口来,阎王会在生死簿上给我记个名吗?”

尹穆清:“......”这么凶残的问题,让他怎么回答,大概不会手写记名,会忍不住用刀刻了吧。

第180章

有什么比看到自己遗留在这里的日记,但记忆里却找不到自己来过的痕迹还要恐怖,那就是如同那本日记里所写的那样,看到另一个自己。

在众人因为那本日记恐惧的远离戚天睿的时候,张培培的恐惧中还夹杂着几分复杂的异常,她就见过了另一个自己,原本还以为只是来到这种古怪荒村后被这里的环境影响做的噩梦,可是戚天睿那本日记却说明了一切。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戚天睿搞的恶作剧,那么他们几个很有可能就如同日记所写,很早之前就来过这里了。一想到就在这栋宅子中,她见过了另一个自己,而另一个自己很可能就躲在阴暗的地方窥视着自己,居敏就惧怕的简直要窒息,一抬头看到兰谨修等人,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想要扑过去求救。

见多了灵异事件的兰谨修等人自然不会被这点小事给吓着,尤其是先前已经在古祠中见到过了疯癫的居敏,甚至很有可能他们会被迷雾带来这里,就是这群学生所导致的。不管是出于他们的计算,还是被无辜牵连,但折腾出这么多事,出去都变成难题,他们心里还是有些不太愉快的。这会儿见到几个学生求救似得往他们这边跑,易维等人直接闪身避开。

“我觉得现在你们跟我们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张培培却是一下子扑向兰谨修:“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我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就在昨天晚上,呜...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不想死,我害怕,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回家...”

一听到张培培说见过了另一个自己,那些躲避戚天睿的人下意识开始避开她。此刻恐惧就像一张细密的网,网住了他们所有的人。

王浩浩看着跪在地上哭求的张培培,看着已经陷入了恐惧失神的戚天睿,猛地一下拿起日记本,再三确认这的确是戚天睿的笔记,再三确认里面的确写到是跟同伴一起迷失到了这里,王浩浩转身就往外面走:“我去找村长,我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不信这世上真的有鬼!”

看到王浩浩跑出去,张培培等人都呆了呆,兰谨修道:“我们也去看看。”一见他们走了,其余几人都相视了一眼,连忙跟上。

兰谨修等人来到村长家里的时候,王浩浩正抓着那个老头质问这本日记中所写是不是真的。

老头依旧手拿着水烟,只是被王浩浩拽着,抽起来有些艰难,所以干脆也不抽了,任由他拉拽。村长的孙女左一却无视了那边的争执,安静的坐在高高的台阶上,手中用红绳编织着什么,而在他们家的院中有一颗树,树并不高,却生长的十分茂密,人站在树下伸个手就能摸到树干,而大树上系着无数条左一手中正在编制的那个东西,一条条的红穗随着偶尔划过的微风摇摆着,这满树的鲜红色,仿佛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色彩。

易维突然道:“那是千穗结,又称为千岁结,是古时候给死人祈福用的。”

听到这话,正在质问老头的王浩浩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然后转头去看满树的鲜红,树上挂着成百上千条那种红色的结绳,简直就像是在对人爪牙舞爪的恶鬼。

村长这时开口道:“这个村里很久很久没有新人留下来了。”

王浩浩:“什,什么意思?”

村长抽着水烟没说话,那边正在编织结绳的左一头也不抬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的人不再随着时光流逝而衰老,这里就像一个巨大的牢笼,只要进来的,就再也出不去了,想要出去,就要穿透那片迷雾,谁也不知道迷雾里面有什么,去尝试过的人最后都会再次回到村子里来,但是回来的却不再是一个人,他们就好像分离出了两个人,却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如果哪天两个人碰上了,那就是不死不休,只不过,只要杀死其中一个,另一个也会在某天的早晨从村里消失,有人说杀死另一个自己就是唯一出去的路,但究竟是不是谁也不知道。”

左一说着这才抬头看向他们:“而且谁又能确定,被杀死的就是复制出来的那个。”

王浩浩被左一的话惊得毛骨悚然连连后退,戚天睿失声问道:“我们之前是不是来过?是不是?!”

左一笑了笑:“是啊,你们已经来过了,就跟以前那些人一样,尝试了各种办法想要出去,你跟戚天睿更是尝试了穿越迷雾,然后又回来了,回来之后性情就大变了,一天晚上,你们遇到了另外一个你们,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复制人和出去的办法,早有准备的你们联合起来,将另外一个你们给杀死了,然后就带着那两个女孩再次进入了迷雾。”

叶能道:“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两个男生没再回来,回来的是两个女孩,一个不断的在各个空屋里躲藏,一个疯了,就在古祠里,死活不肯出来,我们也就由她们去了。再后来,就是你们一起来了。”

村长道:“只要杀死了另外一个自己的,就一定会消失,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消失到哪里去了,但是如果是甘心留下来的,不去尝试穿透迷雾,就能安稳的留在村子里,过着长生不老的生活。”

车国源问道:“为什么这个村子里没有年轻人,除了老人就是小孩?”

村长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小孩是以前那些迷路进来的人留下的,那么点小,时间长了就会忘记以前的事,就算有些记事的,时间长了也认命了,断了出去的念头,而那些年轻人,就像你们这样,谁会甘愿出去,留下的自然是一些老人了。”

这话恐怕是半真半假,兰谨修一针见血的问道:“古祠里那棵树是怎么回事。”

村子装无知:“什么怎么回事,那棵树在那边好多年了,建村子以来那棵树就种下了。”

兰谨修道:“既然只是棵普通的树,那我去砍了吧,看了碍眼。”

兰谨修说完转身就走,老人连忙起身阻拦:“那树砍不得!砍了会出大乱子!”

车国源道:“什么乱子?”

村长道:“我也不知道,但人活得久了,有些事真的不是说能说的清楚的,总有些说不出来的直觉,那树砍不得。不过你们就算去了估计也没用,我知道你们几个都不是普通人,就跟之前来过的那个天师一样,那人就是想要砍树,结果砍的自己重伤,养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有一天突然消失了,也不知道是出去了,还是跟以前那些人一样消失了。”

凡事不自己去试试,自然不会死心,兰谨修直觉那棵树很重要,但究竟是不是砍掉了,这个仿佛秘境一样的地方就会破解,不试过谁知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