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4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正当他打算去尝试的时候,突然听到司阳的声音,立即朝他传音道:“司阳?是你吗?”

司阳道:“这里是一处秘境,是阴阳两界交界的地方,但出路还是有的,用心去观察去寻找,不要去动那棵树,我在外面等你。”

车国源见兰谨修突然定住不动了,皱眉问道:“怎么了?”

兰谨修道:“司阳在外面。”

司阳的大名叶能他们自然如雷贯耳,原本还有些急躁的心情,听到这个名字,瞬间便冷静了下来,几乎是带着喜意的问道:“真的吗?司大师来了?那我们是不是很快就能得救了?”

兰谨修道:“出去的路要我们自己找。”

听到这话要说没有一点小失望自然是假的,但他们也不是喜欢依赖他人的性格,不过知道外人有人在,众人心中的底气也足了些,也不像之前那般迷茫了。

这时张培培突然扑过来跪在了兰谨修面前:“你们走的时候能不能带我走,求求你们了!那个盯上我了,我见到了,见到了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她要杀了我,她会杀了我的!求求你们救救我,求求你们...”

张培培哭的声嘶力竭,车国源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至少要等我们找到出口再说。”

虽然有些谜团还没解开,但这些对于兰谨修来说无所谓了,他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这些谜团存在这里上千年了,那就让它们继续存在好了,一想到司阳在外面,他就一刻都不想再多待。

但出口哪里是那么好找的,这么多年迷失进来的人恐怕也不少,但这里的存在却从未被外界得知,证明当真是进来了就没多少能出去的,而那些出去的也不知为何对这个地方守口如瓶。还有那个庹鹏程,究竟是不是他来了这个地方,而出去的人,又是不是他。

车国源在房顶上找到兰谨修,直接朝他道:“对于天罡七星阵我虽然没有深入研究过,但之前也看过一些资料,不知道你对这阵法有没有涉猎?”

兰谨修摇了摇头:“这个阵法只是维持这里的能量,那棵树就是阵眼,但并不是我们出去的方式。”

车国源自然也想到了这种可能,可是这整个村子是个天罡七星阵的布置,是他们唯一的发现,除了从这个大阵着手调查,他们毫无头绪。

兰谨修道:“怎么会毫无头绪,天罡七星阵是反置,是镜像的,这里的人有两个,是复制的,镜像能复制人影,同样的,成了精的镜像能复制出它所有能照射出来的东西,那么这个村子有没有可能,就是一个镜像的存在。”

“你是说,这个村子其实已经不存在了,而我们现在所处的,是镜像的虚影中?”

兰谨修指了指月光下泛着亮光的平静湖面:“你看,那像不像一面镜子?”

车国源顺着他的指引看去,湖面上正投射着天上月亮的倒影,就像一面天然的大镜子。

第181章

不等兰谨修和车国源去查探湖底,村里就响起了一阵骚动。两人微微蹙眉,见声音来源是祠堂,便往祠堂那边过去。两人到祠堂的时候,该来的基本都来了,见到他们两人过来,围在门口的几个小孩嬉闹着跑开了。还没进去,在大门口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易维他们见到兰谨修和车国源也来了,便退开了一些,将出事的地方让给了他们看。

就在他们白天见到疯癫居敏的长廊上,那个身穿白色衣裙疯疯癫癫的居敏满身血的倒在了长廊上,而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另一个居敏手里拿着一把沾血的刀坐在地上,整个人无法抑制的颤抖,神色狰狞而癫狂。

当围拢的几个人让开,露出了车国源和兰谨修的身影,坐在地上的居敏一把丢开满是血的刀,扑过去想要抓兰谨修的衣服,却被兰谨修一个闪身让开了,而他身旁的车国源却被居敏一把抓住了,几乎魔障道:“我杀了她!杀了她,我能离开这里了,我能离开的,你们带我离开好不好,带我走,我要走,我要离开这里,我杀了她,她死了,她死了就留不住我了,留不住我了,我能走的,能走的...”

车国源看向他的两个徒弟:“这是怎么回事?”

顾明旭摇头道:“晚上戚天睿他们过来找我们,说居敏不见了,求我们帮他们一起找找,找到古祠这里的时候闻到了血腥味,进来一看就是这样的情况。”

然后张培培吓的大叫,两个男生也腿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尖叫声引来了周边住着的几个老人,还有一群小孩子也跑来看热闹。但也许是他们见多了这样的情况,就连那几个孩子看到这样的情况也一点都不害怕,一副十分习以为常的样子。这闹得动静大了些,在这个几乎可以称得上寂静的村子里也存在感尤为强烈,这才惹得远处的兰谨修他们发现了异状。

至于居敏是怎么知道古祠里还有另一个自己的,现在她这种情况根本什么都问不出来,生长在红旗下的女孩第一次杀人,杀的还是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惊吓到神智失常也是挺正常的一件事,能够下这个手,证明居敏已经被眼下的情况给逼疯了。

兰谨修也没什么兴趣去细问这件事的始末,见不是什么大事,转身看了眼车国源,然后朝外面走去。车国源自然一同跟了出去。

兰谨修道:“我现在下水去试试,水下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你们可以再等一等,另外这是传音符,我之前接到过司阳的传音,但我不知道是外面可以传音进来,还是需要什么限定条件,如果我出去了,我会传音告知你们下面的情况,如果无法传音,等一天我还没回来,你再考虑要不要去尝试。”

如今这里修为最高的应该就是兰谨修,所以车国源也并没有提出跟他一起去,如果下面有什么情况连他都搞不定,自己等人下去说不定还会是拖累。

车国源跟兰谨修一起来到那个湖边,车国源看了眼平静的湖面问道:“你水性如何?我这里有几张避水符,要不你带上以防万一。”

兰谨修道:“不用,我有避水珠。”

车国源没再说话,避水珠什么的,听起来就比避水符高级。他原本还想再叮嘱一番,但兰谨修不等他再多说,直接跳入了湖中。

他们所在的这个村子原本就被一条河道围绕着,而在村子的中间,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他们现在下的就是村子中间的那个湖泊。

等兰谨修下去有一会儿了之后,左一从后面慢慢走了过来:“以前也有人下去过。”

车国源道:“后来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