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4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左一:“后来就被葬在了后山上,这湖下面有一个深不见的深渊,这湖水很清澈,当天气好的时候站在高处往下看,甚至能看见那个深渊,所以这下面到底有多深,恐怕没人知道。”

车国源没说话,直接在湖边开始打坐起来。

兰谨修一路下沉,这湖看起来不大,但却深得可怕,幸好之前司阳给了他一颗避水珠,下到水里之后,不但感觉不到水压浮力,连一片衣角都没打湿,就像是在平地上一样,只是这里环境特殊,他还是没办法御剑,所以只能凭借修为来稳定自己的身形。

越到深处,哪怕兰谨修的夜视能力不错,但能见范围越小,于是只能将照明珠取了出来,夜明珠一处,兰谨修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湖里,除了山石之外,没有任何生物,水中干净的一丝浑浊都没有。就算湖中没有鱼类,总不至于一点浮游生物都没有,当照明珠的照亮距离慢慢辐射开来,兰谨修这才注意到,自己身后的根本不是什么崖壁,而是极其粗壮藤蔓,粗壮到人对比起来简直渺小如蚂蚁。

兰谨修停止了下沉,而是掌控着照明珠环视了一圈,这才看清整个湖底深渊的环境,所谓的深渊,不过是粗壮的树根不断向下延伸出来的巨大深洞,这树根恐怕就是古祠里那棵大树的,而那棵大树的根须应该已经占据了整个古村的地下了。

这湖并不大,被大树的根据笼罩出一个圆形来,其他的地方被密密麻麻的根须给覆盖住了,根本过不去。兰谨修一直下沉,这深不见底又漆黑的环境不知道要沉到什么时候去,当他想着要不要将根须砍出一个缺口来,看看根须之外是个什么地方的时候,透过照明珠的光亮,兰谨修隐隐看到了湖底。

兰谨修很快停在了湖底,湖底土质松软,踩在上面仿佛踩在棉花上一样,有微微的承托力,但并不是很踏实。兰谨修环视了一圈,取出长剑,慢慢刺入湖底,而湖底的松软层并没有什么阻碍,长剑慢慢穿透之后,一股不同这里的气息就穿透了过来。兰谨修长剑一扫,直接刺开一个缺口来,然后整个人从湖底穿透了过去。

当他从湖底穿透过去后,整个世界都好像颠倒过来了一样,他再次出现在了湖底,而湖面上还透着光亮。兰谨修飞速的游了上去,这次比他之前下沉耗时要短的很,很快他就来到湖面上。

当他从湖面冒出来,一眼就看到笑意吟吟坐在湖边的司阳,碧蓝无云的天空下,晨曦微光中,兰谨修看着浑身笼罩着一层柔光的司阳,一下子难以克制的朝他跑了过去。

还不等兰谨修靠近,司阳就扬了扬手中刚刚烤好的鱼:“比我预计的出来还要快,奖励你的。”

兰谨修生生被司阳这一副逗徒弟的口吻给止住了步子,颇有些哭笑不得。

兰谨修坐到司阳的旁边,接过他手中的烤鱼,见他从旁边又拿出一条腌制过的鱼继续烤着,低头吃了一口自己手中的,一想到这是司阳亲手烤的,嘴角就忍不住扬起一抹笑意。

司阳一边往自己手中这条撒着佐料一边问道:“那边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兰谨修道:“一个很邪异的村子,古怪的事情很多。”

兰谨修将村子里的一些事情说了之后,又问道:“你怎么来了?”

司阳朝他笑道:“我一直跟在你们后面,好几次你差点发现我了。”

想到之前他一直觉得身后有被人窥视的感觉,没想到竟然是司阳,顿时有些懊恼:“那我应该认真去查看一下,说不定就能提前发现你了。”

“发现我干嘛?跟你们一起消失?那村子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尤其是身带修行的人,进去了,比一般人更加危险,一般人最多像原本的村民那样,长生不老的活着,修行之人那就很容易真正的迷失在里面。”

兰谨修道:“迷失在里面会怎么样?”

司阳道:“大概会变成不人不鬼的怪物吧。”

兰谨修微微蹙眉:“车国源他们还在里面,我刚才试着传音,那边没有动静。”

司阳道:“我之前在你身上画过符,而你修炼到额功法也是我教的,所以我跟你之间自然有一股无形的牵引,能够给你传音就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你现在想要给一个跟你无关的人传音,功夫还不到家。”

兰谨修想了想,问道:“如果我再过去,会有影响吗?”他不想把自己变成救世主,但是车国源可以说是特勤部里的一根定海神针,如果他出事了,整个特勤部恐怕都要动荡一番了,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司阳摇了摇头:“那边认真说来,是在阴阳夹缝中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世界,那个村子曾经的确存在过,不过毁于一场天花中,如今村子里的人究竟是不是当年被困死在天花中的村民,还是后来迷失进去的人,还有可能是一种诞生于这种夹缝环境中的灵,这些都无法探究,这种地方会给外来人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谁也不知道,更甚至,你再过去,那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是不是你们之前进去过的村子这都很难说。”

司阳说完又道:“不过现在重要的貌似不是这个。”

兰谨修看向司阳,司阳道:“你没发现,你带了个东西出来吗?”

第182章

听到司阳的话,兰谨修本能的转身回头看,可他身后是一片平静的湖面,兰谨修放出神识来查探,他们所处的这片盆地在他神识的扫荡下一览无余,但依然什么都没有。

查探无果之下,兰谨修只得看向司阳:“有什么东西?”

司阳目光微微偏移些许,那个黑影,在兰谨修从湖水中出来的时候,就一直趴在他的背上,依稀能看出是个跟兰谨修有些相似的轮廓,但只是一片虚影。以兰谨修的修为,如果是一般的东西,不可能毫无察觉。可是兰谨修从湖中出来,又坐在他旁边吃了一条鱼,一整个过程十分的正常,完全的毫无察觉。在确定出来的的确是兰谨修没有被掉包,司阳这才出声提醒。

见兰谨修在他提醒之后依然没有发现紧紧贴在他背上的黑影,司阳手一挥,在兰谨修面前出现了一面巨大的玄隐镜,镜面一阵灵力震荡开来,随即便出现了画面。

兰谨修站在玄隐镜前,看着自己的模样,以及自己背后那只黑影,下意识伸手去抓,可惜他什么都没抓到,手直接穿透了黑影。

尝试了各种办法之后,兰谨修脸色铁青的看向司阳:“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司阳坐在一旁看着兰谨修各种折腾,却依旧没能将依附在他背上,简直就像个水鬼一样的黑影折腾掉,幸灾乐祸的笑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种虚虚实实像鬼又不是鬼的东西我也是第一次见。”

司阳说着取出一块灵石,用灵力微微一震,那浓郁的灵气便从灵石中散发开来,虽然不知道它为什么要这样跟着兰谨修,但这种东西总归是需要能量来维持的,要是能吸附到灵石上面来,那就好解决多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