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5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可惜那个黑影只是微微偏了个头,看那动作像是看了眼灵石,但并不感兴趣的继续粘在兰谨修的身上。

司阳想了想,将灵石换成了龙丹,这次那黑影明显比刚才更加感兴趣一些,大半个身子都朝龙丹这边偏了偏,但显然兰谨修对它的吸引力更大,在发现龙丹和兰谨修之间需要抉择一个的时候,黑影果断的选择继续粘着兰谨修。

司阳笑道:“看来这东西当真是喜欢你啊,如果对你没影响的话,要不你就这么带着吧,反正你看不到,别人也看不到。”

兰谨修满头的黑线,天天身后背着一个黑影这像什么话,而且他虽然没了玄隐镜看不到自己背上的东西,但司阳能看到啊,一想到自己在司阳眼中是这个鬼样子,他的脸色简直比锅底还要黑。

正当兰谨修在思索着用什么办法能将背上的东西解决掉的时候,司阳轻咦了一声。

兰谨修抬头看向司阳,司阳道:“你背上这东西跟你越来越像了,刚刚还只有个轮廓,现在似乎五官都渐渐显现出来了。”

兰谨修瞬间就想到了村子里的复制人:“之前在村子里,村子里的人说三天内如果不能离开,那就再也离不开了,他们说试图穿过迷雾出来的人,会多一个复制人,现在看来,复制人跟穿不穿过迷雾根本无关,恐怕只要进去了,就会慢慢诞生一个复制人。”

兰谨修正在说着的时候,那个紧紧扒在他背上的鬼影突然张开了口,而它嘴巴里满口都是尖锐锯齿样的牙齿,直接朝着兰谨修的肩膀咬了上去。

司阳双目一凝,抬起手虚空一抓,硬生生将依附在兰谨修身上的鬼影给抽离了出来。这鬼影恐怕跟兰谨修有一点联系,将它从兰谨修身上抽离出来的时候,兰谨修猛地吐出一口血来,而鬼影更是尖锐而刺耳的惨叫了一声。

司阳随手弹了一粒丹药到兰谨修的口中,又拽着那鬼影仔细看了又看,余光瞥到正在地上调息的兰谨修,突然道:“这东西好像不是什么鬼物。”

兰谨修睁开眼睛看向司阳,司阳指了指地上:“这玩意,好像是你的影子。”

兰谨修低头一看,这大大的太阳之下,只有司阳的影子,没有他的。

兰谨修猛地想起那个村子里的人,全都是没有影子的。

司阳随手画了个阵法,将兰谨修的影子关了进去,现在这个影子可不是正常的影子,这家伙明显想要将兰谨修取而代之,好在兰谨修本身的修为并不如他,所以他还镇得住这条不安分的影子。

一个人高马大的鬼影子缩成一团坐在地上,不断的想要往兰谨修那边爬过去,但到底是离了本体的东西,又被司阳镇压,每当它靠近阵法就痛的惨叫,然后缩的更小团,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兰谨修满头黑线的看着司阳不断逗弄他的影子,逗弄的影子叽叽大叫不说,还那么窝囊的缩成一团。别的事他是无所谓的,可是这个东西跟了他估计有一段时间了,跟他越来越像,虽然黑漆漆的一团,但依稀能看出他的模样,所以此刻兰谨修简直羞耻心爆棚,觉得那个被司阳逗弄的人是自己。

司阳注意到兰谨修的脸色发黑,轻咳了一声,随手将戳鬼影子的棍子收了起来,一本正经道:“这世上任何东西都有灵,这影子闹独|立貌似也不是没有过,虽然没这方面的处理经验,但只要抽掉它身上所有外在导致的力量,应该就没问题了。”

如果是普通人,这种事很好处理,但兰谨修是修行之人,他的影子自然也不是普通的影子,所以这要是稍微处理不当,很有可能就将兰谨修的打散了。

兰谨修突然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将它炼化?”

司阳想了想道:“可以,这东西虽然是你的影子,但却是被外物所致,驱动着你的影子变得强大跟你分离,所以炼化的话应该也不难,毕竟你们本身就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如果炼化,那就相当于你今后要将它当宠物喂养着,首先要它跟你建立更加深刻的联系,然后镇压让它臣服,炼化影子这种事我倒是没有遇到过,但既然这东西已经有了独|立的能力,那可以用一般炼化的方法试试。”

兰谨修点了点头,低头看向那个碍眼的影子,直接将它提溜到了一旁,然后开始炼化。

炼化并不是多难的事,但也不算简单,尤其是这黑影没血没肉,都不能直接用血契,这其中的办法自然就要复杂些。

兰谨修入定后,司阳给他画了一个圈,就直接闪身去了另外一个山头。这昆仑山川绵延起伏,山顶更是常年积雪,能开发出来的地方一路竖立引导着登山者的彩旗,但还有另外一些地带环境更加恶劣,更甚至被华夏政府隐秘的控制着。

兰谨修他们这次并没有直接去昆仑的中心腹地,他们原本是想要查探当初庹鹏程失踪的那座山丘,却没想到竟然去了那样一座神秘的村子,也算是歪打正着的弄清楚了庹鹏程突然失踪之谜。

而另一边算是昆仑真正中心腹地的地方,是兰谨修他们下一步准备去查探的,可惜他们被那个村子拖住了脚步,有人先他们一步已经上去了。

虽然华夏政府有派遣力量镇守在昆仑,但昆仑这一带环境特殊,加上华夏已经几百上千年没有出过一个真正厉害的修士了,就算想要设下阵法将这片不能对外公开的地方隐藏起来都不行,仅靠人力当然没办法无死角的守卫,总会被人钻了空子。而现在,就有这么一行人进入了冰川腹地。

司阳早就察觉到那群人的存在了,只是当时兰谨修他们还被困在秘境之中,所以对那群人他便放任自由了,现在兰谨修这边没问题了,他自然要去看看那群人上来的目的。

这昆仑中有龙骨这件事,在司阳踏入昆仑的地界时就已经确认了,他虽然对龙骨这种东西不至于看不上眼,但也没到非得到不可的重视,但要不要是他的事,在他还没决定要不要之前,那东西就不能被人抢先一步拿走。

兰谨修是因为融合了兽血,所以当司阳暗中跟踪的时候,才能被他所察觉,毕竟野兽般的直觉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其他人想要察觉到他的跟踪,除非修为比他高。

所以司阳跟着这一行七人跟了挺长一段距离,都没被人发现。这群人走的是冰川路线,一览无余的冰雪,一个不小心就会踩空跌入万丈悬崖。这群人虽然不是一般人的,但走的也是异常吃力,身上的负重不少,修为可能没到家,衣服穿得也不少,乍一看就像个普通的登山爱好者,这里面有两个华夏的天师,另外五人说着日语,身上的气息跟他当初抓过的那两个阴阳师也很像。

好巧不巧的是,这群人一边走,一边谈论的对象竟然是他。

从他们的谈话中司阳得知,这群人里面有个地位不低的老者,应该是他们中最有话语权的,其他人称这个老者樱井桑,而谈论的话题是如何除掉他。

听到这群人计划着如何杀自己的时候,司阳差点就笑出声了,那个老家伙老态龙钟的,走个路还需要人搀扶,看他身上的气息,也是寿命将尽的样子,这整个人恨不得踏入了棺材的老头子竟然还想杀他。

跟了一段路程之后,司阳这才搞清楚,原来这个叫樱井的是当初他抓过的两个阴阳师的师父,那两个阴阳师当初抓沈然闯入了他的地盘,面上恭敬有加,实则盘算着贪婪的小算盘,所以司阳干脆就将人给抓了,不过他并没有将那两人杀了,好歹留了一条小命,虽然将两人直接弄成了傻子。

刚想起这段陈年往事,就听到其中一个青年咬牙切齿的道:“师父放心,我一定会手刃小人司阳,为惠子报仇的!”

那个叫樱井的重重的点了点头:“惠子是我最疼爱的弟子,这华夏小人,我一定会让他为他那愚蠢的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司阳轻笑了一声,张嘴微微一吹,一股狂风突然无征兆的朝着那行人席卷而来,不过他们到底都不是普通人,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下也一直都保持着高度的戒备,所以对于这突然而起的大风也反应极快的抵挡。

司阳从地上捡了个小石头,朝着那群人所在的地方丢了过去,在狂风肆掠中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滚落在了地上,随着小石头的滚落,那几人所站的地方开始断裂开来。他们所走的路原本就比较极端,冰川这个地方本身每一步都充满了巨大的危险,此刻他们脚下的路开始震动似乎要分裂开了,几人连忙往另一边平稳的地方走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