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5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现在他们已经知道,所谓的另一个自己,是因为浓雾中的某种物质导致了影子的变化,独|立成了一个复制人,现在他们将复制人杀了,人没有影子会变成什么样,不用想也知道,所以他们没办法在镜子里看到自己。

这事几个天师心里有数,可现在这几个人不管是看起来还是接触起来,都跟正常的人无异,这种情况他们之前还没遇到过,一时间也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所以打算先观察一下,于是打算今晚先休息,等明天天亮之后再说。

从那边湖泊的深渊过来还是相当耗费体力的,哪怕有避水符,但一张符纸的威力也就那样,能避水的时间恐怕也不会多长。兰谨修是亲身体验过那个深渊的深度,如果不是他有避水珠,光靠避水符过来恐怕难度不小,更不用说车国源他们还要拖拽个普通人过来。

所以哪怕被镜子中看不到自己这件事困扰着,但那几个年轻人消耗太大了,又因为离开了那个村子,心里多少有些放松,几乎是倒头就睡死了过去。

就在车国源他们也准备休息的时候,司阳突然出声问道:“冰川那边晚上是不是会有什么东西出没?”

车国源点头道:“会有鬼狼,一种行踪完全无迹可寻长得像狼的东西,鬼狼只会在冰川附近出没,它们甚至能在冰冻的冰里面前行,更让人防不胜防的是,这东西能穿透各种结界,所以只要在冰川附近,夜里一定要有人来守夜,光靠结界根本不行。”

司阳道:“杀伤力如何?”

一旁刚把睡觉的地方整顿好的叶能插话道:“很强,这东西在冰川里面神出鬼没,简单说来物理攻击对这些东西完全没用,而一旦被鬼狼抓伤,那不管什么药都没用,伤口会一点点腐蚀,直到整个人全部化成血水,因为鬼狼的杀伤力太强,哪怕只是被勾破一点皮,都能全部化成血水,所以只要遇到了鬼狼,我们只敢远战,根本不敢近身,行动受限之下,对付起来自然越发困难。”

修仙界什么样的妖兽都有,不过是能在冰川下面行动的东西,这还不足以让他觉得惊奇,见他们对鬼狼似乎有所忌惮,向来那群日本人对付起来应该也不太容易,于是问道:“那鬼狼会被什么东西吸引?人气,血气,还是灵力?”

叶能转头看了看车国源,见部长似乎所知也不太多,便朝着司阳摇了摇头:“具体不清楚,但每次一群人遇到鬼狼,鬼狼都是无差别的攻击,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行之人。”

司阳点了点头,见兰谨修看着自己,便朝他笑了笑:“今天先睡吧,剩下的事明天再说。”

兰谨修也不再多问,然后看似自然,实际上手脚略有些僵硬的往帐篷那边走去,距离上一次跟司阳同一个帐篷睡觉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那时候的他,对司阳心生好感,虽然已经很喜欢了,但远不足现在这般喜欢,所以再次跟司阳这样同处一个小小的空间内,鼻尖萦绕着司阳身上专属的淡香,兰谨修有些害怕自己无法自控会发生一些尴尬的事情,所以从司阳进了帐篷之后,兰谨修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

司阳刚准备躺下,见到他的动作疑惑道:“怎么了?”

兰谨修轻咳了一声道:“我刚炼化了影子,还有些不稳定,所以今晚打坐顺便守夜,你睡吧。”

司阳忍不住笑了一声:“有我在还需要你守夜,既然不稳定就专心打坐吧。”说着就直接舒服的躺下了。

兰谨修微微抿唇,很想跟司阳一起躺下,可是他刚刚说了要打坐,留恋的看了眼司阳身边的空位,一咬牙真的认真打坐起来了,心无杂念的修炼,一夜应该很快就能过去了吧。

而兰谨修不知道的是,当他入定之后,他的影子期期艾艾的凑近了司阳。司阳看着那试图纠缠到自己脚上,像个大型宠物不断散发着撒娇求抚摸气息的影子,再看了看哪怕打坐都坐的一身笔直,像个钢铁直男的兰谨修,这反差简直太大了。

好笑的真的伸手去摸了摸影子,那影子兴奋的在地上直打转。见司阳不讨厌它,影子凑到司阳的身边,卷成一团缩在司阳身边乖顺的不得了,虽然它只是投射到地上的影子,没有兰谨修的允许,它也不敢随便的将自己变得凝实,但这样静静趴在司阳的身边,就像挤在他怀里一样。

等天亮后,兰谨修一回头就看到司阳旁边多了一团阴影,脸色发黑的将它揪起来丢出了帐篷。

第184章

兰谨修从入定中醒来时,司阳就睁开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他简直仇视的将自己的影子丢了出去,一手撑着头,侧躺在睡垫上好笑道:“突然觉得,养个影子当宠物似乎也挺不错。”

兰谨修转身看向司阳,虽然是刚刚醒来,但整个人清醒的就像不曾睡过一样,这让想看司阳睡眼朦胧姿态的他略感失望,不过失望归失望,像司阳这样修为的人,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有睡眼朦胧的样子吧,或者说,等他哪天真的能看到那样的司阳,那他的身份应该大大的不一样了,至少不会是小弟。

见兰谨修看着自己发呆,以为是自己撞见了他跟自己影子过不去的幼稚一面觉得丢脸了,于是伸着懒腰坐了起来,转移了话题道:“外面那几个,快要消失了。”

就在司阳的话音刚落,一声尖锐的尖叫声从帐篷外面出来,兰谨修立刻出来查看,戚天睿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已经接近到半透明的手:“我的手,我的手不见了,我的手不见了!怎么会这样!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

不止是戚天睿,他们一行四人,身上一些部位都开始变得透明,就像随着太阳出来,他们也在一点点的消失。

车国源看着那几个年纪对他来说还只能算是孩子的人,微微蹙着眉,却并没有采取什么举动。

万事万物在光源的照射下,都能投射出一片阴影来,没有影子的东西,那是没有实体的,而没有实体的人,只有鬼。

张培培知道他们这群人里面,车国源好像是他们的领导,看起来十分严肃,但其实最心软,于是一下子跑过去抱住他的腿哭求道:“叔叔!叔叔求您救救我,我家就我一个独生女,我妈爸把我拉扯这么大,我还没有好好回报他们,我死了我爸妈要怎么办啊,他们年纪已经不小了,怎么承受的了失去女儿的打击,叔叔我求求您,您一定有办法的,您救救我,救救我的家,叔叔我求求您,我不在了,我爸妈怎么办,他们该怎么办...”

张培培哭求的声嘶力竭,车国源自己也是做父亲的,他当然知道一个家庭若是失去了唯一的孩子,那就真的是天塌地陷了,看着跪地朝他哭求的几个孩子,车国源下意识侧头去看司阳,见司阳朝他摇了摇头,那就是真的没办法了,这才沉重的闭上了眼睛:“对不起...”

一声对不起,简直就像是对他们宣判了死刑,那个王浩浩突然一下站起来,猛地朝湖边冲过去。戚天睿见状,稍微一犹豫,看了看自己已经快要完全消失的手臂,一咬牙也跟着王浩浩往湖边跑去。既然他们出来了就要面临死亡,不如回到那座村子里去。

有人带动,后面的人就会本能的跟随。两个女孩见状也连忙跟上,四个人纷纷跳入了湖中,想要回到村子里。

湖面随着他们的跳入溅起大水花,惊的水中的鱼儿四处逃窜,过了好一会儿,水面渐渐平静了下来,车国源他们盯着湖面看了一会儿,直到水面上只有水中鱼儿游动时带起的波纹,半天没看到那几个年轻人上来,这才微微叹了口气道:“我们也走吧。”

至于那几个年轻人究竟是消失了,还是回到了那个村里,他们也不想探究了。

没了普通人在,兰谨修一挥手将帐篷等物直接收了起来,司阳这才将几个日本人去了冰川腹地的事情告知了他们。

车国源皱眉道:“您听到的是樱井吗?樱井文仁?”

司阳道:“嗯,是当初我抓过的两个阴阳师的师父,我看那个樱井寿限将至的样子,这昆仑里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延续寿命的?让樱井哪怕快要死了也要来一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