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5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地球古修士的文字,这就算是可以号称无所不知的司阳,怕是也难解了,于是摸了摸下巴道:“这面墙是承重门吗?”

兰谨修道:“不是,但里面有没有连接在一起的机关就不知道了。”

司阳突然转头看向兰谨修道:“所以我们现在从寻找失踪的那个队长,变成了找龙骨,现在又变成了盗墓?这里面应该是个墓或者地下宫殿之类的吧。”

这时车国源走了过来:“我想,我大概可以打开这扇门。”

两人看向车国源,车国源仔细辨认着石门上的图形文字道:“十多年前,我们在千雾谷里发现了一处规模巨大的古墓,墓中就有这样一道石门,当年为了破解这道石门,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所以即便是闭着眼睛,我都能将这石门上的东西描绘的一清二楚,没想到,竟然在冰川下面还有个一样的墓。”

司阳侧开身让他过来,门前只有一条容纳一人行走的石台,此时他们三人站在门前,着实有些拥挤。

车国源看了石门好一会儿,大概确定了跟他之前见过的一模一样之后,这才抬手,在石门上雕刻了一堆四方格鬼画符的图文上描绘着,随着他一步一划的描绘,每描绘完一个方格,那个方格就自动缩了进去。直到整个石门上凸起的方格像个星辰的布局阵一样,整个山洞才开始微微震动起来,而那面巨大的石门也从两边缓缓拉开。

当石门一拉开,慢慢一个巨大石殿的金银珠宝直接闪瞎了众人的眼。不等他们细看,刚刚开来的石门仿佛又要合拢了一般,司阳等人自然直接跨了进去,而那边还在斩杀黑蛇的几人见状,一人拎了一个俘虏,快速的朝着石殿的方向跑来,在石门关上的最后一刻,直接侧身挤了进来,还顺势夹死了好几条跟着追过来的黑蛇。

直到他们喘了口气,这才看清石殿内的情况,在照明珠的照耀下,那些金银珠宝,翡翠玉石简直要灼伤人的眼球。

众人内心头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卧槽,发了!

第189章

轰隆一声,巨大的石门合拢了上来,阻断了外面凶猛的蛇群。而石门内,巨大的石殿中密集的堆积着数之不尽的金银珠宝,甚至连个下脚的地都没有。

顾明旭指着石壁上的壁画道:“你们看壁画上面,仕女捧灯图,图上灯芯是从石壁内延伸出来的,那灯芯应该是特殊材料研制的,看它们分布的如此规整平均,很有可能是这里用来照明的,我们要不要点亮看看?”

兰谨修看了他一眼:“燃烧耗氧。”

顾明旭哦了一声,这才打消了点灯的念头,像这种直接点灯在石壁上的巧思,他还没见过几个古墓中有。

因为石殿巨大,司阳便又取出一颗照明珠来,一前一后的悬在半空,这才将整个石殿里里外外照了个亮堂。这一照亮,他们就发现,从石门往石殿之间,还有一座并不显眼的石桥,之所以说不显眼,因为两边只有一条仅仅比小沟稍微宽一点,但步子稍微大一些就能直接跨过的小水渠。

兰谨修朝着左右两处小沟渠看了看道:“这里面应该不是一般的水,气息不对。”

车国源道:“左边的阴气明显更加重一些,照这个格局来看,这应该是两界阵,取两极之处的水融于阵中,达到两不相犯的目的。”

司阳道:“这是阴阳阵,左手为阴,右手为阳,阴乃是阴间的忘川水,而阳这边应该是阳间的黄河水。”

“忘川水?是真的下面的忘川水,还是某种水的替代品?”

司阳道:“真地府忘川河中的忘川水。”

如今的天师可以跟鬼神交流,甚至能下阴去到地府办理一些阳间上的事,但从地府里拿东西可是从来没有过,一听这是地府里真正的忘川水,众人的眼神顿时变了,恨不得掏出容器将所有的忘川水全都装走去研究,旁的那些金银俗物都入不了眼了。

他们当中对阵法最不熟悉的是易维,听到这话,顿时不解的问道:“那这个阵法的目的是?”

车国源道:“阳水送活人,阴水迎死魂,这阵法不是为了渡走这里的枉死之魂,就是为墓主所准备的,羽化登仙必走的一条道。”

至于死后究竟能不能羽化登仙,哪怕他们能通阴阳,这种事也没有一个绝对的说法,尤其是,古时候的术士比他们现在的手段更多,更莫测,但他们所有见过的陵墓中,就没有一个真正羽化登仙的。

车国源一边说着,一边折叠着符箓,按照方位给丢到了地上,符一落地,就像是从地里升起一股吸力,将轻飘飘的符纸紧紧的吸在了地面上。等那股阴冷之气渐渐化开之后,众人这才过了那座石桥。

两个华夏叛徒看着满地的财宝,渴望而贪婪的直咽口水,他们会答应那群日本人带路来到这么危险而又被国家禁入的地方,所为的不就是求财。而这里的宝贝随便带出去几样,下半辈子就能衣食无忧了。

看着他们贪婪的目光,叶能冷笑道:“拿啊,随便拿。”

两人不可置信地道:“真,真的?”

见只要叶能一点头他们就能不管不顾下手拿的样子,顾明旭道:“拿了,恐怕就再也走不出去了,能从地府中弄到忘川水的天师设下的陵墓布局,你觉得他会让活人带走这里的东西?”

那两人明显有些不信,但在众目睽睽之下,想动手也不敢,还有什么比置身宝物之中能看却不能拿更痛苦的。

见众人开始观察石殿,试图从一些雕刻图文中找到关于这个石殿的信息,司阳看向兰谨修,传音道:“这些东西倒是可以当你招兵买马的本金。”

兰谨修也在观察着石殿,听到传音并没有回头,而是直接回道:“目标太大,哪怕做掩饰后下手,这里的东西一旦消失,上面只会怀疑到我们身上,我戴了面|具身份没有暴露倒还好,但你不行。”

虽然修为可能一般般,但上面的人也都不是傻子,现在既然在冰川下面发现了这座石殿,那到时候肯定是要花大力气挖掘的,如果是他们先发现了这里,在没有被车国源看到之前还能收起来,可是车国源已经见过了这里面的东西,哪怕看的不仔细,凭借他们的眼力和记忆力,这里有什么基本一目了然,今后在外面也难以用出去,反倒是成了烫手山芋。

司阳轻笑了一声:“你想不想要?”

兰谨修自然是想的,现在兰家虽然在他手上,但是并非人人都服他,一些以前兰家掌握的资源已经由兰自明转到了明面上,兰自明这个老家伙是当真为了整个兰家鞠躬尽瘁,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整个兰家的利益,所以想用兰家的账面去培养自己的人,这显然不可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