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5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不过兰谨修也并没有去打那些兰家产业的主意,至少现在不用着急,刚换家主就吃相这么难看,不利于今后的发展。现在他有了一个生金蛋的农庄,凭他的本事,根本不愁钱财的问题。不过如果多了这么大一笔资金的话,他很多计划可以提前。

司阳又是一笑:“想要的话,那就如你所愿。”

兰谨修闻言转身看向司阳,他虽然想要,但如果这件事会带来麻烦,他宁可不要。然而在他刚转身的瞬间,整个石殿开始剧烈震动起来,他们所踩的地面也开始变得晃动倾斜。

司阳三两步就来到石殿的边缘地带,其余人自然是紧跟在他的身后,几个呼吸的时间,轰隆隆的巨响声接连响起,然后众人眼睁睁的看着那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随着塌陷的石殿一点点消失在了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那两个华夏叛徒本能的想要去抓一点,管他什么东西,哪怕抓个玉镯子也是好的,就因为这份贪心,一个险险的扒住了最后一块安稳的石台,差点掉了下去,而另外一个没能来得及的跑过来,随着那些财宝一起坠入了深渊之中。

那个扒在石台上的人还在惊恐的大叫:“救,救我!有东西在下面拉我!救命啊!救救我救救我啊啊啊啊!”

易维距离那人最近,自然伸手去拉他,可是没想到下面当真有股坠力,他一下子没能拉起来,还险些随着这股力道掉下去,好在一旁的叶能及时的将他抓住。

兰谨修剑尖一挑,灵力一震,那人身上的背包衣服统统粉碎的掉入了深渊之中,随着那些衣物的脱去,那股拉扯般的坠力这才消失,然后易维将只剩一条底裤的家伙给拉了上来。

顾明旭道:“说了不能拿东西,你们找死也别拖累人!”

死了一个同伴,仅剩的叛徒天师又刚死里逃生,吓的脸色一片青白,面对顾明旭的指责,他吭都不敢吭一声。刚刚见他们这群人专注于石壁上的东西,他们偷偷的抓了一把珠宝塞进了包里,结果东西刚刚放进包里,整个地面就开始震动起来。

叶能突然咒骂了一声:“娘的小日本佬!”

众人这才发现,那个日本的阴阳师趁乱,竟然从另外一个刚刚塌陷时震开的洞口跑掉了。

叶能气得恨不得飞过去抓他:“早知道一开始就应该一刀解决了!”

司阳玩弄着不知何时开始,围绕着他指尖飞舞的小蝴蝶,淡淡道:“跑了就跑了吧,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

叶能还以为司阳早在那个日本人身上动了什么手脚,闻言这才觉得没那么憋气了。

而躲到了另一个洞内的长谷川见他们没有追过来,倒在地上大喘气,终于摆脱那些华夏人了,他现在已经不准备去打什么龙骨的主意了,华夏那个年轻天师修为太高,如果再遇到,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现在趁着他们往龙骨那个方向去,他赶紧找出口离开这里才是上策。

一路攀爬,好不容易狼狈的爬出了那个狭小的洞口,长谷川一抬头,一条仅仅一个脑袋就有好几倍他大的巨蟒,长着血盆大口的朝他咬了过来。

片刻后,场景突然一变,依旧是那个狭小的山洞内,长谷川以扭曲的姿势坐在了地上,七窍流血,眼珠暴突,生生被吓到断了气。

另一边,司阳等人只能重新寻找出路,他们现在所站的是一块巨石板,而后面就是一道石门。但是这个石门跟之前那个不一样,这石门上就是个普通的大石头阻挡了去路,但这石头偏偏又跟洞门严丝合缝,要说不是故意雕琢出来的都不可能。

正当他们在想如何在他们所能站的狭小空间内,将这个巨石给挪开,司阳将手放在了巨石上,微微一震,巨石瞬间四分五裂的碎掉了。

众人看了看掉入深渊的巨石块,又看了看已经朝洞内走去的司阳,下意识吞了吞口水,人型轰炸机啊这是。

等他们猫着腰慢慢从山洞里走出来,视野变得开阔之后,还没来得及去看环境,就听到司阳含笑的声音道:“哟,好巧,咱们又见面了。”

在他们面前的,是挖矿挖的灰头土脸的樱井文仁和他的徒弟。

樱井文仁和他的徒弟:“......”阴魂不散都没眼前这人可怕!

第190章

樱井文仁之前被他的徒弟慌不择路随意的带了个远离司阳他们的地方,却没想到来到一个满是黑晶石的矿洞中,这矿洞看起来像是密封没有出路,但洞内尽管有些封闭,却还是不时有新鲜空气蹿入,很显然,这里定然有一个被隐藏的出口。所以樱井文仁一点也不着急,一边挖着黑晶石,一边来调息修养,现在这样的环境,这样密闭的山洞倒是很容易让人有安全感。

没想到,一阵强烈的震动,像是什么坍塌了的动静传来,就连他们所处的这片山洞都跟着震了震。樱井文仁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怕是哪里坍塌万一堵了这里的出口那就麻烦了,于是这才跟徒弟一起着急寻摸起出口来。

于是乎,他这辈子大概最不想发生的情况就这么发生了,他徒弟到底年轻,这种保命的手段对她来说可以算是大招了,尽管吃了些丹药恢复了一下,但如果再带着他跑,估计整个人都要废了。更何况,已经见识过他徒弟的能力,司阳这群人定然有所防备。

不过如果是她徒弟一个人跑,说不定还有可能,以他的身份,他就不信华夏人敢杀了他,如果他徒弟跑掉去得了龙骨,不管华夏人要怎么对付他,他都有东山再起的可能。这么一想,樱井文仁朝他的徒弟使了个眼色。

司阳却是指尖一点,一条细细的手链,灵活如蛇一般缠绕在了小泉花阳的手腕上,小泉花阳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拼命的拉扯,但那东西看起来细细的不着力,却怎么拉扯都拉不断。

司阳见她恨不得要将手链拽进皮肉里,笑道:“哪怕你将整个手臂砍断,都未必能从身上弄下这条链子来,我是看在这地下前路未明,随时有可能突发什么状况,这才没有将你手脚绑住,又或者,你想当个死人?”

小泉花阳中文并不好,但仅限于不太会说,听却是没有什么障碍的,在接收到师父的眼神时,她就想要就地遁逃,但是当这个链子一缠上来,她就什么能力都使不出来了,于是一脸惊惧的看了眼司阳,又极其惶恐不安的看向师父。

司阳却是不再多看她,环顾了洞中一圈,下面明显有不少刚挖掘过的痕迹,上面还有夹杂在石壁内的黑色晶石,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樱井文仁将下面能挖走的全都挖走了。

看了眼灰头土脸的两人,司阳朝兰谨修道:“这是些什么东西,能让这位大阴阳师都来当矿工。”

兰谨修道:“这是沉金,是一种炼器的材料,这东西坚硬无比,但遇火即熔,一旦和银木铁相结合,炼制而成的兵器可以说是无坚不摧还能克邪,更重要的是,这东西遇火熔成如水的液体,能直接洗干净尸毒,但沉金生长环境苛刻,市场上根本找不到,只有一些有特殊渠道的黑市偶尔能有一次沉金的拍卖。”

叶能突然取出一把|枪|来抵着樱井文仁的脑袋,语气不善道:“来我华夏的地盘还想偷我华夏的东西?将东西交出来,否则我一|枪|崩了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