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6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这些人身上带了什么东西如果司阳想知道,随便一查探就能知道,但他没这种好奇心,所以叶能拿出|枪|来他才知道,他们竟然带了|枪。现代这种热武器,的确十分的方便,总是催动符箓还是有些耗费灵气的。

见司阳盯着叶能手中的东西看,兰谨修想到司阳虽然修为深不可测,但估计未必对|枪|上过手,毕竟华夏对于这种武器管制的相当厉害,于是传音道:“有些俱乐部里有练枪的,改天有空我们去练练手?”

司阳道:“我只是好奇,这种热武器能伤的了他吗?”

司阳的确没有对这种|枪|支上过手,但大家都是修行之人,这种不带任何灵力的东西能伤的了他们这种人?

兰谨修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司阳,甚至带了几分无奈道:“大阴阳师也是肉体凡胎,为什么伤不了?”

司阳微微挑眉,什么都没说的走到了一边。

叶能拔|枪|也只是气愤之举,车国源也不会让叶能就这样开|枪,反正这里面的一颗石头,他都不会让樱井文仁带走。

就在司阳找到了石洞中的另一个比较薄弱的墙面,准备直接用灵力震开的时候,洞中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司阳猛地一掌拍向墙面,喊了一声快走,拽着站在他旁边的兰谨修就跑了进去。

其余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但是这些天已经被司阳给领导习惯了,听到他的指令本能的就照做了,一个个速度极快的跟在了后面。尤其是见到司阳都有些慌忙的样子,以为是来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就连樱井文仁和他的徒弟都没顾得上。

樱井文仁和小泉花阳见那些华夏人自己走了,自然不会傻傻的跟在后面,还打算自己重新找出路,但是就在他们微微停顿的这一秒,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了一群群的黑影,在照明珠跟着飞进了山洞的瞬间,樱井文仁借着余光才看到那些黑影,这些黑影完全没有一个固定的形体,依附在石壁之上。

樱井文仁本能的取出一张火符来,但是这火符对那些黑影半点用都没有。已经快速进入通道的人,顺着光源不断的往前跑,但还没有跑多远,就听到从后面传来的一声樱井文仁的惨叫。

车国源的两个徒弟是跟在最后的,听到那惨叫声,顾明旭有些担心道:“那个阴阳师不会死在里面吧?”他们还指望活捉换宝贝呢。

走在他前面的顾明昇道:“死了那也是他活该,别说话,快跑。”

然而还没等他们跑出过道,就感觉这里又开始震动起来,并且震动的幅度比刚才在石殿中还要巨大,显然是后面的山洞塌了。更可怕的是,那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就在他们后面追赶,感觉就要追到他们身后来了。

就在这时候,顾明昇他们听到司阳的一声趴下,什么都没来得及想,话音都还没落下他们直接就地一趴,然后感觉到一股相当强大的能量波动从他们身上飞速而过,随即无数声叽叽的惨叫从后面传来,跟在后面的人甚至都没时间回头看一下,爬起来继续跑,因为后面的震动越来越强了,感觉稍微慢一步,就要随着不断的坍塌一同坠入深渊了一样。

但是当好不容易跑出了这条漫长的过道之后,迎接他们的竟然是一整面墙的无数洞口,前面的人早已不见踪影,后面坍塌的动静也不断传来,于是只能随便选一个洞口先跑了再说。

而在前面带路的司阳故意拽着兰谨修加快了速度,直接将后面的尾巴给甩掉了,等来到一个像是主殿的地方,这才停了下来。

兰谨修回头看了一眼,见身后没有人,也没有问司阳为什么要甩掉他们,而是开始打量这个主殿。

比起最开始他们所见过的石殿,这个主殿就显得更大更气魄,整个殿内的墙壁上都雕刻着各种神兽和朝拜的景象,兰谨修道:“也许我们来的是个地下宫,并不是古墓。”

司阳将一枚戒指朝他一丢,兰谨修顺手一接:“这是?”

司阳笑道:“招兵买马的启动资金,你不会真以为就那两个家伙随便抓了一把珠宝就能让整个石殿坍塌吧?”

兰谨修微微一怔,看着手中的戒指,只觉得心口鼓荡,浑身变得火热,那些一直以来只敢一再抑制的情感,就在这一瞬间,他简直就想不管不顾的爆发出来。

司阳自然能听到他加速的心跳和微粗的气息,只当他是激动的,那么大一笔宝藏,会激动也很正常,于是一边观察这间主殿,一边道:“以我的眼力,洞门还没全打开我就看清了里面的东西,所以那一瞬间我就将我的蛊虫召唤了出来,我的那只蛊王千变虫有个技能是制造幻境,所以后来你们进去所看到的都是我制造出来的幻境,没见到地上除了成箱的金银珠宝之外,就是堆积如山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的金币吗,几千年前的古墓里,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金币,就算是修士或者天师,也不至于闲着没事提纯铸造金币,所以这里面其实都是金砖,除了金银玉器,还有不少的青铜之物。”

司阳说着就忍不住笑道:“我还想着制造个崩塌的幻境让这些东西光明正大的消失,却没想到,我将所有的东西都收了起来之后,真的塌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抹掉了那些东西上面的阵法,不会拿了就出不去的。”

兰谨修走到司阳的面前,他的个子比司阳稍微高出半个头,此刻微微低头目光专注,手中的那枚戒指被他握的紧紧的,紧到手指都有些发白。

正当他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时候,司阳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些钱你就放心用,好好培养人才发展势力,不过这些东西也不过是些身外之物,对你自身的修炼也没多大助益,所以你也无须太过看重,更何况,这些东西恐怕只是这个地下宫的冰山一角,能把地宫建造在这里,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所以我们把那几个家伙甩掉,自己来寻宝,我在车国源身上留了印记,除了关键时候能保他一命,还能随时查探他的所在地,不用担心收宝贝收到一半会被人撞破。”

兰谨修略带无奈的缓缓舒出了一口气,见司阳在主殿里转悠起来,低头轻抚着手中那枚装了无数宝藏的戒指,如果刚刚真的冲动的抱上去,他现在可能被司阳一掌打死了吧。为了以后不被打死,还是先抓紧修炼吧,至少修炼到能在司阳的掌下撑个半条命再说。

第191章

整个地下宫殿都看了一圈之后,司阳轻笑了一声:“活着的时候都没能修炼到成仙,竟然还妄想死后飞升,我实在是很不了解古时候那些人的想法。”

兰谨修也看到了墙壁上雕刻的东西,那些神怪话本中所描述的仙禽异兽也好,万人朝拜也好,更甚至还有百仙腾云驾雾下界相迎的,这无不昭示着这座地宫般的陵寝中,所埋葬那人想要死后登仙的念想。

听到司阳的吐槽,兰谨修眼含笑意的看了他一眼道:“古人讲究轮回,对自然力量报以最大的崇尚和敬畏,觉得死亡才是真正的开始,所以那时候的达官贵族对死的讲究比活着的时候更甚,更不用说那些帝王,只要一登基,着手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修建陵墓,所以只要是能发现的大型墓中,基本都是这种想要死后成仙的。”

司阳站在一幅壁画前仔细看了一会儿,摸了摸下巴道:“一般来说,这种地方的壁画一部分是描述生前,一部分是对死后的猜想或者希望,你看这幅,这一片应该是描述生前的,有人对这个古墓的主人祭献了什么东西,而这个东西能够令人得道成仙?”

兰谨修走过来跟着仔细看了一遍,壁画都雕刻的比较简单,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线条简略但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是个什么东西,而这幅壁画所记载是一个长发的人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个四方盒子,高举过头一副贡献的姿态呈送给上座之人。

后面紧接着就是大建陵墓的情形,然后这陵墓的主人吞服了那人的祭献之物后,就躺在了一处高台上,然后无数人跪地而拜。到这里,这些应该就是这人生前的事迹,后面则是对成仙之事的期望。

“照这幅画来看,这里应该就是主殿了,但并不是主墓,我们要不要去找找主墓看看?”

司阳点了点头:“当然要,我倒要看看,那人是尸骨尚在呢,还是真的羽化登仙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