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6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话刚说完,余光就扫见主殿角落里一个人影,立即转头看去,但黑影瞬间消失。兰谨修却是毫无察觉,见司阳盯着角落,便问道:“怎么了?那里有什么问题?”

司阳微微蹙眉:“我刚刚,似乎看到那个死在鬼狼爪下的日本阴阳师了。”

兰谨修立即朝着司阳看向的角落走去,这是主殿的边角地带,有一个雕龙画凤需要两人才能合抱的大柱子,所以这个角落就显得特别阴暗。

兰谨修过来查看了一番,什么都没有,正准备转身,就看到靠近石墙的地面上有几滴水迹。司阳走过来也看了一眼,然后道:“走吧,先找到主墓再说。”

至于那个不知道是鬼影还是什么鬼的东西,想跟就跟着吧,敢惹事,他可以让那家伙再死一次。

对于司阳这种凭借硬实力走天下的,指望他能破解一下主殿的机关显然是不可能的,但这种地下宫殿非常有研究价值,万不得已损毁了那是没办法,能保存的话,当然还是尽量保存下来为好,所以破解机关这种事,只能兰谨修来做了。

很快兰谨修就找到了隐藏在座椅下的机关,扭动了一圈后,那厚重的石椅慢慢转动了起来,露出了一条往下延伸的阶梯。

司阳朝兰谨修丢了两颗丹药:“一颗是闭气丹,一颗是解毒丹。”

兰谨修接过一口吃下,两人这才顺着楼梯往下走。楼梯并不是太长,很快两人就看到了一条狭长的过道,当踩在最后一层楼梯上的时候,上面咔咔几声,像是椅子又转回了原位一样。兰谨修用力踩了踩最后一层阶梯,刚刚还能踩下去的阶梯仿佛卡死了一般。

看着过道上几具白骨,兰谨修道:“也许他们就是这样被困死在了这里。”

司阳弹出几粒火星,那几个挡在过道上的白骨瞬间化为了灰烬:“走吧。”

兰谨修垂眸看了眼地上几处堆积的灰,什么都没说的跟在了后面。

两人转过了几个弯道之后,来到了一处巨大的石台上,整个视野也开阔了起来,司阳轻轻一催动,一直跟着他打转的照明珠直接飞到了远处,而石台下方是一片天渊,之前那些塌陷的地方尽管司阳没有去探测深度,但大概的一个距离还是能感觉到,但是现在来的这个地方,他竟然感觉不到底。

司阳走到石台边缘,随手丢下去了一个小飞虫,等了很久之后,他感觉到小虫子被一股热度极高的液体给分解了。

司阳道:“掉下去必死无疑。”

兰谨修眉头微蹙,连司阳都这么说,那下面定然是万分凶险,抬头往天渊的中间看去,在照明珠隐隐的照亮之下,能看到对面有一座独立的石台,上面摆放着一口石棺,而与之相连的一共有七天粗大的铁链,铁链一头将放置了石棺的那个石台重重缠绕,另一头则深深嵌入了他们脚下这个石台边缘上。也就是说,如果想要过去,除了飞,就只能走这几条铁锁链了。

司阳手心一翻,一只小小的纸鹤突然变大,然后往石棺那边飞去,可是刚刚飞过了一半的距离,直接被一股无形的重压狠狠的压了下去,直接坠入了天渊之中。

兰谨修道:“如果只能这样走过去,我去试试。”

司阳看向兰谨修:“你是修行之人。”

兰谨修:“???”

司阳道:“所以不必去局限于普通人的方法。”

兰谨修看了看石棺:“过不去,那就让石棺过来?”

司阳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取出一条银链,随手一甩,原本并没有多长的银链直接无限延长,然后咻地一下直接飞驰到了对面,仿佛有自己的灵智一般,不但飞到了对面,还撞击在了捆绑在石棺上的粗壮锁链。那些锁链尽管粗壮,或许还有阵法的加持,但哪里比得过真正的灵器,直接应声而碎。

银链随即便灵活的将石棺捆绕了一圈又一圈,司阳手持银链的这一头用力的一拽,那边的石棺才微微挪开了大概几厘米。

司阳并非力修者,但修为到他如今这般程度,力气也绝非寻常人能比,虽说他并没有用全力,但竟然只拉动了这么点点的距离,还是令他有些意外的。

一旁的兰谨修朝他伸手:“我来。”

司阳也想看看兰谨修将龙的力量融合到了什么程度,所以什么都没说,直接放手让他尝试。

兰谨修紧紧抓着这条银链,稍微蓄了一会儿力之后,猛地一个拉扯,那口石棺几乎被他拉拽出了半个身子。大概知道力度在多少比较适合之后,兰谨修将灵力附着于银链之上,原本外型普通的银链竟然开始散发出红光来。

兰谨修气息猛地一沉,哪怕隔着衣服,都能看出他手臂上的肌肉鼓起,只见他一个用力的拉拽,然后快速的将银链一寸寸的收回,而随着他的动作,那石棺直接从石台上被硬生生的拔起,轰隆一声磕碰在了地上,那独|立于天渊之中的石台承受不住这突然的重压,下面竟然开始碎裂开来。

兰谨修立刻加快速度,那七条粗壮的铁锁链正好做了一个承载,托着石棺一点点移了过来。

就在石棺即将要到这边石台边的时候,那边的石台终于再也撑不住重量的分裂成块,掉落进天渊之中,那些作为承载的铁链失去了依托之物,自然无法再承受石棺的重量。底部失去了称托,兰谨修一下子被石棺给带的往前猛冲了几步,险些一下子掉进天渊之中。好在他及时止住了步子,但是想要石棺拉上来就显得有些吃力了。

一旁摸到了些他力道的底,司阳也不再旁观,伸手一拽,连石棺带人都被他给拉拽到了石台的中间。

兰谨修稳住了身形没有丢脸的摔倒,但还是无声叹了口气,要是他力气再大些,就不用司阳来给他收尾了,只是没想到,这石棺简直重的令人匪夷所思。

司阳却已经好奇的走过去打量石棺了,还有几分意外道:“难怪这么重,这是石木,看起来跟石头无异,可是实际上却是生长在深海中的一种水木,这东西其重无比,一丈长的石木就重达一万多斤,看这石棺也差不多有万斤重了。”

说着还回头看了眼兰谨修,笑道:“看来以后你可以去胸口碎大石卖个艺了。”

兰谨修:“......”他觉得,他应该不会有沦落到需要去卖艺的那一天的。

司阳敲了敲石棺,刚想推开,兰谨修道:“有棺钉,不取出棺钉,这石棺推不开。”

兰谨修说着,就在石棺安置了棺钉的地方用力的一拍,一枚枚镇棺钉依次飞出,当最后一枚镇棺钉飞出后,兰谨修直接猛地一推棺材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