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6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棺壁上镶嵌着几枚夜明珠,整个棺材里面散发着幽幽绿光,除此之外,棺材中只有一个身穿白衣华服的古人,面容上栩栩如生,仿佛只是沉睡了一般,并没有任何其他的陪葬之物。

兰谨修看到翻倒在地的棺盖上还刻有字迹,自然过去仔细查看起来,就在他们查看棺盖上刻画的文字时,棺材中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缓缓坐了起来。

第192章

几乎就在棺中之人睁开眼睛的瞬间,司阳就感受到了这里气息的变化,他转过头去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见他坐了起来,于是微微歪头道:“这是起尸了?千年粽子?咱们好像没带黑驴蹄子。”

兰谨修闻声回头,正好与坐在棺材中的人对上了眼。那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很古典美,一双十分勾人的丹凤眼,微薄的嘴唇还带着淡淡的粉色,皮肤白皙到通透,一点都不像在棺材里睡了几千年的人。

那人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兰谨修,眼珠子一转,将目光转向了司阳,随即那双原本平静到毫无波澜的眸子里升起些许涟漪,那张充满了古典美感的脸上甚至绽放出一丝笑容来,不过也许是躺尸太久了,肌肉有些过于僵硬,笑的时候令人有种特别不舒服的感觉。

司阳见他看着自己,于是也就跟他对视,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片刻后,棺材中的人竟然缓缓抬起手臂指向了他。

兰谨修眉头一皱,本能的想要挡住那人的视线。刚刚动了个脚就听到司阳叫他站住别动,于是微微侧了侧头,只是目光一直盯着那个棺中之人道:“怎么了?”

司阳手一抬,虚空一抓,兰谨修这才看清司阳手中拽着几根细微到几乎不可见的丝线,而丝线的源头就在那个千年粽子的手上。

见到自己的东西被抓住,千年粽子那张僵硬的脸上没什么大表情,但眼神明显相当的不悦。司阳轻轻一抖,一团幽蓝火焰瞬间将缠绕在他手中的那些丝线全都烧了个干净,要不是千年粽子松手快,很可能就直接烧到他身上去了。

迎上那带着怒意的目光,司阳又是一笑:“我是不是该夸你挑皮囊的眼光很好,可惜,我不乐意给你让位。”

也不知道隔了几千年语言上的沟通有没有障碍,反正那个千年粽子听到司阳的话之后,猛地一拍棺木,瞬间,一大片悉悉索索的声音铺天盖地的朝他们席卷而来,兰谨修一眼扫过去,一大片冰川中那些来去无形的黑影正从深渊之下朝着他们爬了过来。

兰谨修祭出长剑,剑光一扫,刺耳的叽叽声接连响起,满地都是绿色的液体,看起来有些恶心,不过淡淡的药香味倒是让在这种沉闷环境中呆久了略感压抑的人脑子一松。兰谨修想着进来的时候司阳就给他吃了解毒闭气的丹药,所以下手越发凶狠的毫无顾忌。

千年粽子看到自己的药虫在那个该死的东西手里死了一大片,顿时气急败坏的张开了嘴巴,露出像兽类一样尖锐的獠牙,嘴里也发出嘶嘶的声音。

另外一边,好不容易汇合的众人被困在一间石墓中,他们进来的地方因为要阻挡蛇群,直接落下了闸门,而石墓中还有一口石棺,以及摆放在石棺前面比人还要高的一口巨鼎,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研究这些东西,突然从房梁顶上冒出无数条黑蛇。

叶能直接右手一张防御符抵在前面,左手上的|枪|不断扫射着,但那些蛇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简直跟杀不完一样:“他妈的!这些玩意到底还有多少!这是闻到活人的气味都找来了是吧!”

易维和顾明旭一边扫清跟前的黑蛇,一边往刚刚落下闸门的地方跑去,试图将闸门再拉上去。但这种闸门还有一种说法是断龙石,一旦断龙石落下,就彻底阻了内外的通道,根本没有再拉上去的可能,除非他们有司阳那样的本事,能够空手碎大石。所以此刻发现这条道彻底没法走了,一个个忍不住骂了好几句脏话。

倒霉的樱井文仁和他的徒弟也好死不死的也被外面的蛇群追击到了这里,却没想到这石墓中的黑蛇竟然比外面还要多,但他徒弟被司阳封了修为,这会儿就跟普通人无异,只能躲在人后,而樱井文仁重伤加消耗过度,只能召唤出一只式神来贴身保命,此刻还要依仗这些华夏人,所以老实的跟在他们的身后,根本不敢冒头。

倒是车国源手上的攻击不断,但对付起来尚有余力,正观察着四周,出路倒是暂时没有找到,却发现了这些蛇的异常:“这蛇好像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你们看这些蛇,除了少部分被我们吸引来了,其他的好像有目的的要去什么地方一样。”

车国源一说,正在无差别扫射蛇群的众人才留心注意了一下,的确只有一小部分的蛇群在朝他们攻击,其余大部分反倒是朝着同一个方向爬走了。

而在天渊上的石台上,随着千年粽子的嘶嘶声,除了那些个黑影之外,又来了一群黑蛇帮手,司阳看兰谨修对付的游刃有余,便也不插手,反正哪怕他真的被这黑蛇咬了也死不了就是。自古就有蛇百年成精,千年成蛟,万年化龙这种说法,暂且不管是不是真的,这血脉上的气息一旦散发出来,估计这些小黑们连靠都不敢靠近。

这么想着,司阳看了眼杀得兴起的兰谨修,嗯,半龙也是龙。

石棺中的千年粽子显然是没料到这两人竟然如此厉害,一看连黑鳞蛇还有药虫都对付不了他们,当下急不可耐的直接从石棺中飞身而起,直直的朝着司阳抓去。

兰谨修余光瞥见,哪怕明知司阳厉害,但还是本能的朝着那千年粽子挥剑而去。只是没想到,他的龙血剑砍在千年粽子的手臂上,简直就像砍在铜墙铁壁上一样,还发出吭的一声响。要知道龙血剑不说那些普通钢铁,就连炼制过得法器都跟切豆腐一样,这一下着实令兰谨修有些吃惊。

千年粽子凶狠的瞪了眼兰谨修,但他的目标始终如一,那就是司阳,司阳在千年粽子朝他扑过来的时候,轻松踩在他身上一跳,直接跳到了石棺边缘上,看到石棺中的阴水,微微一挑眉:“以忘川之水保持尸身不腐,看来你还有几分能耐。”

司阳一说完,微微一个侧身,避开了那千年粽子朝他抓来的利爪,两指并拢轻轻一划,一股灵力如弯刀一般朝着粽子打了过去,这粽子大概是仗着自己一身非同凡响的皮肉,竟然完全不躲,却没想到,那股灵力竟然比他还要厉害,直接削掉了他的半个手掌。

千年粽子吃痛的发出了嘶哑的惨叫声,司阳笑道:“今天如果开棺的不是我们,恐怕真如了你的愿,换一身皮囊就能离开这里到外面为所欲为,可惜你运道不好。”

兰谨修懒得再被这些杀之不尽的小东西拖住,直接用剑划开手掌,鲜血沾满了剑身,那股龙气也随之散发了出来,朝他不断围攻的黑蛇药虫感受到了可怕的气息,纷纷后退。

千年粽子猛地一个回头看向兰谨修,那双勾人的丹凤眼微微一眯,显出了几分邪肆来,果断的放弃了司阳,转头朝兰谨修扑了过去。

兰谨修早已杀出了血性,尤其是这东西刚才一直紧盯着司阳,所以下手越发不客气。等过上招他才发现,这千年粽子依仗的并非那一身奇异的皮肉,这家伙生前恐怕也是个天师,并且修为绝对不俗,能不借助符箓将五行之力附于掌上。

司阳此时被棺中淹没在忘川水下的那些字所吸引,还发现了一颗黑蛋,司阳将那黑蛋收了起来,将棺中的水直接用灵力带动抽了出去,这才低头看去。这些字虽然有些难以辨认,到还算是华夏历史上有所记载的,司阳对这方面没有兴趣,平日里也很少关注,所以也就连蒙带猜,当看到其中一小段,他急忙朝兰谨修喊道:“不要杀他!”

可惜兰谨修好不容易有一个近身的机会,他甚至舍弃了龙血剑,直接一掌抓进了粽子的心脏里。而这时司阳才刚喊出声,兰谨修有些茫然的抬头看向司阳。

那粽子被兰谨修在胸口掏了个洞,但并没有彻底死绝,抬手就想朝兰谨修抓过去,兰谨修被司阳喊得那一声分了神,反应顿了那么一瞬,当粽子尖锐的指甲抓破了兰谨修肩膀上的皮肤时,司阳直接闪身过来,朝着粽子的天灵盖就是一掌。

倒霉的千年粽子还没出来好好活动一下筋骨,就直接被打得四分五裂,而本该几千年前就去投胎转世的魂魄,省省被压制在肉身当中千年,此刻没了附身之物,根本不用司阳动手就直接灰飞烟灭了。

司阳叹了口气:“反正已经救不活了,那就死的干净点好了。”

兰谨修没有在意肩膀上的伤,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要杀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