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6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的话还没说完,四周就开始了强烈的震动感,那些围在外面碍于龙气一直不敢靠近的黑蛇和药虫立刻四散逃窜,而他们两人所站的天台也从边缘处一点点碎裂掉进了深渊之中。

兰谨修见状拉着司阳准备往之前来的石墓跑,司阳却道:“刚刚石棺中写了,这里就是依附于那个粽子身体里的一股气而存在,当这股气彻底散去,这一整个地下宫殿就会全部坍塌,所以现在跑进去也是找死。”

兰谨修上下看了眼,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如果进石墓中,只会被坠落下来的巨石压住,而石墓的上面还是一片冰川,如果这个地宫塌陷,上面的山体恐怕也会有损,到时候哪怕以他们的修为,也未必能掀翻一座山。前后无路之下,兰谨修看向司阳:“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在这里,不过你放心...”

兰谨修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司阳拽着一起朝天渊跳了下去:“话那么多,再说就真的被埋了!”

一直跟着司阳下坠的兰谨修:“......”第一次有人不让他把话说完还嫌他话多,他还不能生气!

第193章

自由落体下坠了很久,兰谨修甚至能看到上面随之坍塌掉落下来的石块,还有时间在下落的时候手中拿着照明珠去观察四周的环境,然而就算是这样,还是迟迟不到底,简直怀疑这个天渊是不是直通地心深处。

而越是往下,兰谨修甚至还在石壁里看到白色的石块,越往下所见的石块越大,有些甚至如成年人拳头一般的大小,这些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稀有钻石。要如果不是还在直线下坠,他大概会忍不住去抠个一两块带回去雕刻收藏了,以斤为单位的钻石怕是还没几个人有吧。

正想着如果用这种大块钻石给司阳雕刻个华夏四大神兽的摆件一定很漂亮时,就感觉到周围的环境似乎过了一个分界线,刚刚还是十分寒冷的,现在却变成了一片火热。

想到之前司阳用小虫子探路说被高温液体熔解了,这下面说不定是岩浆。看了眼司阳,就在与他不足一臂的距离处,一伸手应该就能抓到,于是取出长剑来随时准备刺入石壁内部来停止坠落,不然修为再高,他也只是个肉体凡胎。

就在这时,司阳朝他丢来一个光球:“穿上。”

兰谨修刚想着什么东西这要怎么穿,那个光球打在了他的身上后,直接变成了一件斗篷,根本不用他动手,斗篷就自动披在了他的身上。

穿过了深渊地带的雾气之后,下面果然是一片岩浆,兰谨修手一伸,就把司阳给拉拽了过来,单手紧紧抱在了怀中,另一手中的长剑直接刺入石壁之中,两人的重量加上从那么高地方下来的惯性,硬生生将石壁破开了一条长长的缺口,在距离岩浆地带还有大概一丈远的距离才堪堪停下。

兰谨修忍不住呼出一口气,然后去看司阳:“没事吧?”

司阳挑眉一笑:“除了你把我勒的有些紧之外,很好。”

兰谨修微微松了些力道,但没有完全放开,尽管现在很不合时宜,但他从未与司阳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甚至能通过那一层衣料,感受到怀中这具身体的柔软与紧实,所以难免心猿意马,明知司阳其实并不需要他这么做,却还是厚着脸皮做了。

果然司阳拍了怕他的肩膀:“到底了,可以放开我了。”

兰谨修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见司阳安稳落在岩浆之中的大石头上,这才收了剑,也跟着跳了上去。等身处岩浆中之后,兰谨修这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斗篷:“这是法器?我竟然感受不到岩浆的热度。”

司阳道:“就是一件材料有些特殊的衣服而已,找出路吧。”

兰谨修见他并没有披斗篷,连忙问道:“你呢?如果只有一件的话,我可以用修为抵挡岩浆的热度试试看。”

司阳笑道:“我穿了啊,比你身上那个还要好,只不过你们看不见而已,我穿的是真正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灵衣。”

听到这话,兰谨修才微微松了口气,不是司阳在硬撑就好,否则哪怕修为再深厚,不断的消耗也有见底的时候,更何况,他们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抬头往上看了看,兰谨修皱眉道:“也许我们现在在地心。”

司阳道:“不至于,没到那么深,我们还在冰川地带,只是这里环境着实奇特,上面是覆盖的那么深的冰川,这里反倒是岩浆成河,走吧,等下上面的地宫塌了,碎石就砸下来了。”

两人顺着岩浆往上流的方向走着,一边走,兰谨修看到四周竟然还有植物生长的,略有些惊奇道:“这样的环境之下还能有植物存活?”

司阳看了一眼:“虽然差了些年份,但已经隐隐有了灵药的趋势,这些都是火属性的东西,你摘了可以拿出去炼丹,亦或是如果身具阴毒的人,也可入药。”

既然司阳这么说了,兰谨修当然也就不客气了,既然来了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沿路的采摘,两人的速度自然就慢了一些,听到后面有巨石砸下的声音,兰谨修才想起问道:“车国源还活着吗?”

司阳道:“还活着,放心吧,到底是成立了特勤部的人,没你想的那么弱,保命的手段多得是,之前存在感那么低是不想过多的出头,现在那群小菜鸟想要活命都要依靠他,他自然不会再退居一旁。”

当将能采摘的全都扫光之后,两人的速度就加快了不少,很快就走出了岩浆区,过了岩浆地带,兰谨修只觉得仿佛来了死亡谷,目之所及的地方全都是各种人骨兽骨,破烂的衣服物件,那白骨堆积如山真是一点都不假,多到根本找不到一点间隙,层层叠叠,根本看不出这些白骨堆积的有多深。

司阳走在满地的白骨之上,一幅幅画面自动的蹿入他的脑中,修建陵墓的奴仆,殉葬的死侍,这么多年到过冰川地宫死于天渊之中的盗墓贼,更久远以前的还有在建造地宫之前,居住在这里的土著民,只要风云变幻就会将活祭之人从上面推下来。各种死前的挣扎,含恨不甘,堆积充斥着这整个深谷之中。

司阳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兰谨修。

兰谨修被他看得云里雾里:“怎么了?”

司阳笑着调侃道:“作为华夏的守护龙,这里怨气滔天,你不该做些什么吗?”

兰谨修:“......”他一点都不想变成看到尸骨就想埋葬度化的老好人。

但司阳这么说了,而且这里的尸骨这么堆积着也的确有些不好,既然遇到了,就当是行善积德了。于是兰谨修取出一串刻画了度经的骨珠手钏,破天荒的开始做度化。这还是他第一次做这种超度之事,以前倒是看过不少,但是现在没那个条件也没时间摆出道场来,只能沿路走沿路超度了。

而他们走过的白骨,全都化作灰烟,一点点消散在了深谷之中。这深谷里也不知究竟死过多少人,看白骨堆积的程度,成千上万说不定都有,这超度也是需要耗费修为的,一开始兰谨修神智尚存,但渐渐的他就进入了一种非常玄妙的状态,他感受着这些白骨死前的各种情绪。

司阳跟在兰谨修的身后,他能看到那些漫天的黑气正在消散,零星的白光开始回荡,一些散落在四周,一些散落在了兰谨修的身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