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6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轻笑了一声:“看来这是不愿意了。”

这时一只黑影快速的窜过,直接朝着龙骨扑了过去,司阳神态悠闲,仿佛对那黑影的存在早就知道了一般,兰谨修定睛一看,一个人影站在了龙骨之上,而这个人正是死在冰川鬼狼爪下的石田户。

司阳道:“我记得阴阳道法之中有一种极难修炼的分|身之术,可惜道法失传,加上环境上的限制,至少百年内没有人能够修成了。”

站在龙骨上的石田户痴迷而贪婪的看着龙骨,兴许是已经将这龙骨视为了己物,兴奋到了神色近乎扭曲的程度,对于司阳的话充耳未闻,满心满眼都是得到这巨大宝贝的喜悦。

兰谨修走到司阳身边,抬头看向那个石田户:“所以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家伙就是他?可是他是怎么做到隐匿身形的潜伏,从那么高的地方下来还安然无恙,并且没有被岩浆的热度给烧死的?”

司阳道:“分|身之术中也有主次之分,而分离出来的理论上来说只是能凝实而出的虚影,但到底不是本体,如果这人直接舍弃了自己的肉身,那么现在他就是虚影而已,一个没有实体的鬼魂,怎么会怕摔死,又怎么会怕岩浆。”

兰谨修微微蹙眉:“既然他一直跟着我们,那我们刚才说的话他应该听到了,他为何不等我们离开再出来,现在冒出来岂不是找死。”

“大概是,等不及了吧。”

就在司阳的话刚一说完,从另外一边的墙壁上快速跳下几个人来,为首的就是车国源。车国源看到司阳以及戴着面具的兰谨修很是有些惊讶,大概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但看到龙骨上的人影时,顿时脸色一变,手中一把七爪锁链直接朝着龙骨上的人影投掷了过去。

石田户双目阴狠一瞪,但显然没有迎敌的打算,手直接朝着龙骨重重拍下,即便取不走全部,哪怕是一截也好。

但龙骨是什么修为,以如今这年代修行者的修为,哪怕死了几千年的一把骨头,要杀他们也是分分钟的事。所以即便他耗尽了全力,龙骨上甚至连个裂纹都没出现。

而这时一个老头子从另外一边冒了出来,这人正是那个樱井文仁,不过他的那个女徒弟倒是没见到,也不知道是埋伏起来了,还是已经死了。

至于车国源这边,他两个徒弟只剩一个顾明昇了,叶能断了一只手臂站在他身后,易维也浑身都是伤,似乎失血过多,脸色相当苍白,倚着身后的墙壁才勉强站稳。

车国源一看到樱井文仁,就朝着司阳喊道:“司大师快阻止他们!这是我华夏的龙骨,不能有丝毫缺失的!”

樱井文仁相当忌惮司阳,但面对将至的大限,只有这龙骨炼丹才能为他延续寿命增长修为,越是快死的人越是怕死,越是渴望活下去,所以哪怕被司阳打怕了,却还是舍不得离去,一边戒备着司阳,一边贪婪的想要挖走一块龙骨。

司阳没有上前,反倒是找了个光滑的大石头坐下,语气漫不经心道:“我这人呢,一向很好说话,有求于我的,我也几乎没有不答应的,就算不想管的事,也会给你们指条路,可惜,人善果然被人欺,车部长,你说是不是?”

车国源抿抿唇,沉声道:“所有的事情哪怕让我以死谢罪我也绝不眨一下眼睛,但现在,请司大师念在同为华夏同胞的份上,保全龙骨,绝不能让龙骨落到外族人手中!”

车国源身后的人原本见到司阳他们安然无恙还满脸的兴奋高兴,之前上面的地宫塌陷,他们好不容易才争的一线生机,顾明昇的哥哥顾明旭甚至为了帮他们拖延时间,已经死在了坍塌的地宫之中,后来他们跟樱井文仁好死不死的相遇,没想到这老东西之前被司阳重伤了一次,又看着像是油尽灯枯的模样,但实际上却是一直保留着实力,要如果不是部长带着他们寻机离开,现在的情况还指不定会怎么样。

原本想着既然司阳跟那位修天师都安好无恙,哪怕现在又遇到了樱井文仁,但只要有他们在,定能护得龙骨周全。但是眼前的情况似乎超过了他们的认知,为什么司阳好像一下子跟部长有仇了?

司阳却是轻笑着没说话,车国源看向兰谨修,兰谨修本身就不是个蠢的,哪怕有些事没搞明白,但也猜到了个大致,他们怕是被利用了。所以只是垂眸站在司阳的身边,态度非常明确。

真要说起来,司阳帮了华夏多少事,桩桩件件算起来,哪一个不是大功德,阻止了多少的生灵涂炭。但就算是这样,依旧被毫不留情的利用,这样的华夏,哪怕他答应了神龙,受了他的恩情,大不了舍去这一身修为,他宁愿独善其身,也不想再管这样的华夏。

樱井文仁看到他们似乎内讧了,心中一喜,整个人伺机一扑,但龙骨的坚硬程度实在是超乎了他的预料,而车国源的那几个狗腿子见状也朝他送死一般的扑了过来阻止,那个石田户也在上面忙着截取龙骨,一下子场面打斗的有些混乱。

车国源没有管那边,只要司阳愿意出手,这里就没有一个人能拿走龙骨。所以他走到了司阳的面前,直接朝他跪了下去。

远处见状的叶能等人顿时瞪大了眼睛,尤其是顾明昇,他师父那样一个人,竟然会给人下跪,尽管不知道内情,但人都有远近亲疏,原本对司阳极其崇拜,这会儿心中难免升起一些愤懑。

司阳抬眸一笑:“车部长这是何意?”

车国源跪在地上道:“求司大师出手保全龙骨。”

司阳看了眼那边打斗的一群人,微微挑眉:“你又不是没有跟樱井的一战之力,何必求我?”

车国源看向司阳:“我想司大师恐怕已经看出,我的修炼早已到了瓶颈,今天的樱井将会是我的明日,真要一战,想要杀死垂死挣扎的樱井只能与他同归于尽,但没了樱井,还有一个石田户,我只求司大师能在我死后保全龙骨,将那几个孩子,给带出去。”

顾明昇远远听到车国源的话,焦急的大喊:“师父!”

车国源没管徒弟,而是看向司阳:“在其位谋其政,司大师来历神秘,修为高深,尽管一再帮助我华夏避免了各种危难,但是,当年的贺博易同样是如此,试问,您处在我这样的位子上,面对一个您这样的存在会如何做?华夏的天师已经遭遇了断层危机,再也经不起半点动荡,而且,我们从未真正的想对司大师做什么。”

司阳接话道:“的确,你们什么都没做,只是隐瞒而已,外面的月亮,很快就要亮了吧?”

车国源闭了闭眼,似乎露出一抹苦笑来:“是,龙骨的龙威强大,根本无人能接近,但我们发现龙骨以来,从未间断的经行研究,我们发现,食月之时,龙威全无,是唯一能接近龙骨的时候。”

司阳看向樱井文仁:“他们来这里的事情,你们恐怕也是一早就知道了吧?”

车国源点了点头:“是,我们也是想,借助司大师的手,除掉一个巨大的威胁,给日本政府造成不可挽回的重创。但是一开始我们所计划的是引司大师来,不过司大师拒绝后,又出来了一位修天师,却没想到,修天师来了,司大师竟然也跟着来了,计划只能继续。”

兰谨修道:“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车国源道:“目的之一,除掉樱井文仁,目的二,试探你们是否会见宝起意,但是我们料错了时间,食月来的猝不及防,更是阴差阳错的进入了地宫,地宫根本不在我们的计划之中,更甚至,在这之前,因为龙威,我们根本没有接近过这里,也不知道地宫的存在,所以现在被困在这万丈深渊之下,绝对是计划之外。”

司阳嗤笑了一声:“算计,欺瞒,试探,还指望我来保护你们的龙骨,这龙骨被盗走了又如何,与我何干,反正你们这华夏,从来没有让我有过半点归属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