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6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第195章

车国源的跪地求人,司阳的漠然相对,即便另外一边三对二打的相当吃力,好几次险险从樱井文仁的手中脱生,但叶能和易维,哪怕是车国源的徒弟顾明昇,都觉得脸上一阵火热翻腾。听清了事情的原委,他们只觉得丢人的连头都抬不起来。

车国源的确顾虑的情有可原,面对司阳这样一个不稳定因素,如果无法确认他真的没问题,身为华夏特勤部的部长,哪里敢放心。

可司天师一次次出手相帮,真算起来不知道为华夏避过多少大祸,这次出行也是很多地方依靠司天师和修天师,到头来竟然是一种试探算计。这种事别说司天师了,就连放在他这种没有多少本事的人身上,都被激出了脾气,都恨不得能拍死对方了,真是脑残了才会去一次又一次救把自己当假想敌的人,那不是欠吗。

其中最受打击的则是车国源的徒弟,他一直敬仰的师父竟然会做这种事,他能理解师父的立场,但却没办法认同师父的做法,一下子分神,要如果不是及时被易维所救,就要命丧樱井的式神之下了。

樱井文仁和石田户则是本着敌弱我就下死手打的原则,满心期盼那边内讧越严重越好,石田户有心说两句刺激刺激,但樱井文仁知道那些真正有本事的性子都高傲着,性子定然捉摸不透,可不是随便两句就能刺激的白痴,有时候反而越说越错,所以示意他赶紧解决眼前的三只小虫子。

而另一边的司阳可不欠,所以现在无动于衷的坐着,面对车国源的苦苦哀求,也只是神情漠然的看着樱井文仁和石田户对着那三个下死手的打:“如果今天你们全都死在了这里,等出去后,我跟他就会成为华夏的公敌了吧?”

兰谨修看了眼车国源,眼中尽是一片冷意。

车国源微垂眼眸没有说话,这也相当于默认了。他将司阳与他同行的事情早就报了上去,只是这位修天师的身份还成谜,原本以为这人应该是兰谨修,但根据上面的回报,当他们迷失在荒村的那段时间,兰谨修还在中都活动,甚至还出席了闾山派的道场法事,因其农庄的灵菜蔬果,还被闾山派的钱连良特意结交了一番,应该不会是假的。

尽管身份成谜,但如果今天他们都死在了这里,龙骨又被抢走,司阳与修天师出去后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就算自己等人的死跟他们无关,但这种事,无异于百口莫辩。

司阳轻笑了一声:“所以我若是想要安稳的呆在华夏,就非救不可?”

车国源摇头道:“不,我这一辈已经算是油尽灯枯了,但下一辈正在成长,而且所有的事情他们都是不知情的,我只求,司大师能将他们几个好好的带出去,只要他们出去了,这其中发生的事情上头也就一清二楚了,是我们理亏在先,一再对司大师抱持着怀疑,司大师心生埋怨也是应该,只是像我这样谨慎心计之人只在少数,大多数华夏百姓还是温暖友好的,希望司大师不因我们这一小众人,对整个华夏失望。”

司阳摇了摇头,看向车国源:“可惜晚了,我已经失望了,你们华夏啊,谨慎小心,凡事喜欢将一切不稳定掌控在手中,遇到一些个令人产生危机的强大存在就宁可抹杀来以求安稳。”也许这就是地球,跟修仙界之间最大的不同,不是力量的强弱,而是安稳的太久了,已经经不起动荡了。

车国源闭了闭眼,重重的朝着司阳磕了一个头:“司大师,我求求您,在我死后,求您将那几个孩子给带出去。”

“啊!!”

樱井文仁的式神找准机会打算将易维刺个透心凉,却被叶能打失了准头,却还是一爪从易维的肩膀处掏了个大洞,易维疼的惨叫了一声,急忙退后,却还是捂着伤口操纵着蛊虫去对付樱井文仁。

那个石田户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人是鬼,对付人的办法对付他没用,对付鬼的符箓也激不起半点水花,偏生这人又神出鬼没,冷不丁的出现在你身后给你一个暗算,所以必须保持十二万分的警惕来防备。这样高强度的注意力以及身上不断的负伤,叶能三人早已灵力耗尽,只剩最后一点意志在抵死顽抗了。

车国源给司阳磕了一个头之后,也顾不得司阳是否答应,直接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器加入了战局,一把将那三个家伙拎起来丢到了司阳那边,自己以一敌二的迎了上去。

车国源的徒弟挣扎着爬了起来,跪在司阳面前死命的磕头,痛哭着道:“求司大师救救我师父,求您救救我师父,我师父真的没有任何私心,我知道师父的隐瞒您非常的生气,我也没有任何立场为师父争辩,但我师父真的没有任何的加害之心,师父身处这个位置,每一步每一个决定都要各种小心,在师父的心里,他早已没有了自己,他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对得起这个养育他的国家,如果您心气不平,请您拿我出气,打我杀我怎么折磨我我绝对不会有一点怨言不甘!求您了,司大师求求您救救我师父,救救我师父!”

易维和叶能也爬了起来,什么都没说,只跪在司阳的面前一个劲的磕头。这件事站在各自的立场来看,谁都没有错,面对司阳这样一种存在,来历神秘身份不明,换做任何人,恐怕都会忌惮,都想要将对方的情况掌握的一清二楚。但是若是司阳真的没有异心,一再的帮助华夏,却遭受了这样的防备算计,定然也是十分寒心,从今以后对整个华夏彻底的冷眼旁观也是理所当然,性情若是激烈的仇视也是有可能。所以他们除了磕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兰谨修看了他们片刻,见司阳没有任何松动,轻轻一挥手,那三个家伙直接被抽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石壁上,整个昏死了过去。

司阳侧头看了眼兰谨修,微微勾唇一笑:“你真狠得下心?”

每个人对自己的根有种本能的眷念,这也是为何这一世即便他生长在华夏,但却从未有过归属感的原因,在他心里,他的根在那个也许他再也回不去的地方,所以他可以对这里的人好,也可以彻底的冷漠无情。但兰谨修就不一样了,不管这些年他遭受了多少冷待白眼,华夏,始终是他的根。

兰谨修看着司阳道:“有何狠不下心?”

司阳笑笑没说话,是他想太多了,能走上这条道的人,不够狠的话,如何能走的下去。

车国源显然是对樱井文仁这行人详细调查过,至少他知道如何对付石田户,石田户大概也没有想到,车国源手上竟然有克制他的法器,一时间他只能狼狈的躲避,根本近不得身。而樱井文仁也被车国源的突然爆发逼的连连后退,刚刚追击着那三个菜鸟压着打的气势一下子就被掐灭了下去。

但樱井文仁和石田户都不是好对付的人,很快就在车国源的招式中摸到了对方的套路,渐渐从压制中找回了点自己的节奏。

车国源之前应该跟他们打过一场,此时刚刚一下子爆发出去的力气耗尽,变成持久战之后,就明显有些力有不济,很快又被樱井文仁二人占了上风。那石田户与樱井文仁对视一眼,樱井文仁立即会意,攻势瞬间猛烈起来,打的车国源一时间难以招架,那石田户趁机,隐匿了身形,直接窜到了车国源的背后,车国源自然察觉到了,但前有樱井文仁,根本无法避开,只能尽量用后背不知名的部位去抵挡石田户。

只是没想到的是,石田户那锋利的五指抓下来,却并没有发生血溅当场的情况,反而是车国源背后竟然发出一阵刺目的金光,那石田户惨叫一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生生撞击了出去。不过他现在已经肉|身分离,所以这一下直接重伤了他的神魂,要不是他修为厚实,此刻恐怕已经灰飞烟灭了。

而在前面紧盯围攻的樱井文仁也受到这股力量的波及,一下子被从龙骨上撞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樱井文仁还当是他还有什么保命的东西,一下子不敢贸然上前,而石田户神魂仿佛被烈火灼烧,此刻痛苦的很,尚无一战之力。

车国源却是下意识看了看自己,此刻的情况他自己都云里雾里,倒是难得的得到了一丝喘息。

一旁的兰谨修此时开口道:“之前与你们分离,司大师担心在他看护不到的时候你会遭遇什么不测,你是特勤部的部长,若是你有不测,华夏定然会遭受重创,所以在你身上设下了防护,关键时候,能替你挡致命一击。”

车国源猛地转头朝司阳看去,顿时更加羞愧难当。司阳却是嘲讽的轻笑了一声,依旧没有出手的意思。

车国源深深呼出一口气:“司大师的大恩大德,若有机会,请容我来世再报。”一说完趁着樱井文仁被刚刚那股力量波及尚未调息过来,再次猛烈的攻击了上去。

而石田户已经被刚才司阳设在车国源身上印记的反击给生生烧的魂飞魄散了,樱井文仁见状大骇,大概是没想到,司阳竟然会在车国源身上留了一手,顿时下手本能的有所保留,生怕步了石田户的后尘。

兰谨修看着司阳叹了口气,传音道:“你还是心软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