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6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挑眉朝他一笑:“说什么呢,那是之前留下的印记,算他命不该绝吧。”敢算计他,死了一了百了岂不是便宜了,要的,就是活着今后替他卖命还要感恩戴德。

第196章

叶能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湛蓝色的帐篷顶,怔愣了好一会儿,猛地一下坐了起来。微微一低头就看到自己手臂的断裂处已经经过了包扎处理,眼中不由得一痛。

那座地下宫殿突然的塌陷,一堆黑蛇黑影也许是本能的感觉到危险,纷纷朝着一个方向逃窜,动物的本能有着天性的强大,当下车国源就让他们跟着朝同一个方向跑,可是那黑蛇本就危险,慌乱之中整个地宫震动的异常厉害,他不幸被黑蛇给咬了一口,几乎就在同一瞬间跑在他们几人身后的车国源当机立断的砍下了他的手臂。正巧那时他们所在的那座石殿出现了巨大的裂痕,要如果不是车国源急忙拽住他,他险些就跟那些来不及逃窜的黑蛇一样掉进了缝隙之中,不过他的手却没能找回来。

叶能闭了闭眼睛,苦笑了一声,本来这次来寻找队长的失踪之谜他就知道十分的危险,已经做好了不能活着回去的打算,现在还能活着,已经很好了。

易维拉开帐篷门帘,看到叶能醒了,却一个人呆坐着,看了眼他空空的手臂,微微抿唇,走到他旁边坐下:“部长已经联系上了部里,等下直升机就到了。”

叶能转头看向易维,声音有些沙哑:“我们怎么出来的?是司大师?”

易维道:“我不知道,醒来就在外面了,司大师跟修天师都不在了,樱井文仁也死了,不过尸体带出来了。”

叶能点点头,没再多问,低头看着另一个满是伤口的手掌,笑了笑:“以前队长总说,这世上没有绝对的黑,也没有绝对的白,我们超度的厉鬼也未必都是害人的东西,我们只是阴阳平衡的维护者,不是制裁人,不要让手中的力量成为屠刀,人活在世,最起码要问心无愧。”

易维垂眸不语,叶能转头看他:“以前的我,问心无愧。”

叶能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武器拿了过来,那是一把短刀,刀身上隐隐泛着灵光,这虽然不是一把法器,但所用的材料都是上乘的东西,只是缺少成为法器的机缘,在刀柄上,雕刻着一条盘旋的银龙,这图案还是当初他的队长帮他选的。叶能轻轻在龙鳞上顺着纹路按了下去,刀柄咔嚓一声就打开了一道口子,叶能将藏在刀柄里的东西取了出来,那是一枚黑玉戒指:“这是我在地宫里面发现的。”

易维看着那枚黑玉戒指半天无言,那是他们队长的,也就是说,庹鹏程曾经也到过地宫。他们的队长到底是失踪还是故意不出现,是活着还是死了,亦或是,从那个村子里出来的,到底是不是他们的队长。

最近玄门圈又出大事了,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特勤部部长竟然跪在浦田山下,已经跪了三天了。浦田山下就是兰谨修的农庄,而这位兰家家主大概为了顾及这位部长的颜面,所以特意封闭了一个距离浦田山最近的一个餐厅。

要知道那个餐厅因为距离浦田山近,从窗外看出去还能看到与浦田山相接的紫竹,灵气浓郁程度自然不用说,所有的包间恐怕预约都排到明年去了,现在突然暂时闭馆,说什么装修维护,这农庄也才开业不到数月,维护什么,就是不想让人去围观罢了。

至于为什么这位部长要跪在浦田山下,各种传言不少,有说求药的,不过这种说话很快被否决了,以车部长的身份,哪怕他没有黑卡,随便问哪位家主借用一下便是,何必这样丢人的跪求。

有人说车部长是得罪了浦田山上的那位,生怕被灭了门,于是将尊严脸面都丢到了地上给人踩的赔罪。这个说法倒是很多人认同,只是做什么什么得罪了又有了诸多猜测。

这车部长到底是国家的人,并且地位可以说仅次于两位真人,就连闾山派的钱连良见了这位部长都要敬畏三分,这会儿这么跪着,不少人还想着上头那位怕是要坐不住了,不过可惜,所有人好像默许了车国源的行为,不但没人出来阻止,还打压了不少好奇打听的人。

在农庄一个淡雅却不失奢华的包厢里,白翼坐在主位静静的品茶,跟在他身后来的几个天师都在就地打坐,这里的灵气浓郁的简直堪比一些世家的修炼场,来了不修炼简直是暴殄天物。

白家的人没几个能修炼的,所以喝喝这里的灵茶,尝试一下蕴含了灵气的菜肴已是极限。一杯清茶见底,一旁的人连忙给再次斟上。白翼看了眼毫无坐相仰躺着嗑瓜子的白羽,有几分碍眼的移开了目光:“第几天了。”

白羽直接这么躺着仰着脑袋看了眼他哥,伸出一个巴掌:“今天是第五天了。”

“你当真核查清楚了,司阳那几天是跟那个特勤部的去了冰川?”

白羽笑嘻嘻道:“哥,我调查的东西什么时候出错过,就算你不相信我,你自己培养起来的侦查班底也该信任吧,不过密地被打开的悄无声息,里面的东西什么时候被偷走的我们也不知道,所以他什么时候去的冰川,跟是不是他偷走了密地的宝贝,并不冲突。”

白翼微微眯眼,握住杯沿的手微微有些发白,任谁筹谋了几十年的东西就这样凭白消失了,恐怕都要疯。虽然白家也有几个势力盯着密地在,但有能力打开的根本没几人,算来算去只有这个司阳。前几十年都是好好的,唯独找了这个司阳之后,就发生了这样的变故,而他又是修士,这白家先祖遗留下来的东西,一直寻不到有缘打开密地的人,说不定等的就是有缘能修真的,而司阳显然很合要求。

换做是别人,敢吞他东西的,他有的是办法给逼出来,更甚至,来华夏之前,他已经想好了一些方法能逼的司阳不得不听话。但现在的情况却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华夏政府,恐怕根本左右不了这个小子。

白翼闭了闭眼,沉默良久后道:“递帖子。”

司阳看着手中烫金的帖子,轻笑了一声:“这就坐不住了啊,定力比我想象中还要差。”

兰谨修坐在一旁给司阳将制作好的糖料灌入磨具之中,虽然胖大厨的手艺好,制作的糖果精致又美味,但司阳还是喜欢自己动手,他刚刚给司阳送来白家的拜帖时看司阳在自己做,就接过了手。就在一旁的桌子上,一个水晶制品的小碗里有一颗黑色的蛋,碗中还有满满的灵液将黑蛋给浸泡着。这是从地宫里带出来的东西,司阳说很有可能是黑蛇的蛋,打算看能不能孵化出来。

司阳将帖子随意的往桌上一丢:“既然想见,那就带上来见见吧。”

兰谨修抬头看了眼司阳,微微一顿:“有些事如果你不好出手,可以让我来。”

司阳轻笑一声:“有什么事我不好出手的,不过是个白家,放心好了,我跟他们,根本没有血缘之恩。”那点血缘之恩,早在这个身体胎死腹中的时候,就已经断干净了。

白羽一见到司阳就跟上次见面那般吊儿郎当笑嘻嘻道:“小侄子好久不见啊,快来见见你这个便宜老爹。”

白羽话音都还没落下,整个人直接跪了下来,跟在他们身后的天师知道这是对方出手了,下意识想要出手阻拦,站在司阳旁边的从梦皓腕一转,将几个上前的天师刷刷两下,直接抽的跟那个白羽一样跪在了地上,这才眸子一扫,冷冷道:“我家主人跟前,若是再敢放肆,那就留下做花肥。”

当从梦将武器收了起来,众人这才看清她手上所戴的戒指里,一根极细的丝线被抽了回去。而白羽和跪在地上的几个天师膝盖弯处,有丝丝血迹渗了出来。

几个模样标志的小丫头鱼贯而入的奉上茶水,从梦将司阳跟前的茶杯端了起来,恭敬的递到了司阳的手上,司阳低头喝了一口,然后直视白翼道:“不知道白先生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白翼让人将白羽扶起来,直接坐到沙发上,他看过司阳的照片,对于这个儿子,他是复杂的,种种情绪都汇聚成,宁愿当初没有那一场露水情缘。

白翼借着端茶的动作,掩去所有复杂的情绪,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密库里面宝贝无数,但我白家发展至今,可以说钱财已经是身外之物,而白家不知何种原因,能修炼者寥寥无几,越是白家直系血脉者,越是无缘修炼,所以那里面的各种丹药药材与我们而言也只是锦上添花,要不要都不重要,之所以我们耗费了那么多年,只是为了里面的一样东西,我只求这一件东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