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6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似乎有些疑惑的看着白翼:“你说了这么多,但是你说的密库又是什么?你想跟我合作,让我帮你们打开密库,你们拿想要的那一样东西,其他的都归我?”

白翼微微眯眼,他笃定密地里的东西是被司阳拿走的,所以才会开门直接了当的说,以司阳如今的修为地位,若是真拿了,恐怕也会有恃无恐,承认了又何妨。

司阳没等他说话,直接轻笑着摇头:“我师父当年给我留了不少的好东西,玄门传承至今,哪怕你说的那个密库里面是前古修士遗留之物,也未必有我师父给我留的珍贵,一些我看不上眼的东西何必浪费我的时间,还是你们真当我是眼皮子浅的,什么货色都看得上?”

白羽被刚刚那一个下马威伤了,又碍于老哥一直安安静静的忍痛坐在一旁,听到这里,不由得也朝司阳看去,难道真的不是他拿的?

司阳道:“你们费尽心思想要得到那里面的那件东西,相比那肯定是里面最贵重之物,你们倒是说说,那是个什么玩意,我好评估一下你们说的密库值不值得我去。”

白翼稍一衡量,便道:“一颗长生不死丹。”

司阳听后直接嗤笑了一声:“我看你们是玄幻小说看多了吧,真要有那颗丹药,为何当初修建密库的人没有服用。”

白翼道:“根据我们所调查过的文献,的确有些过于夸张,我们猜测,那应该是一种延寿丹,至少能延续普通人寿命两百年。”

听到这话,司阳脸上的笑意更大:“如果真的是延寿丹,那我就更看不上了,区区两百年而已,密库你们自己玩吧,我没兴趣,不过,只要你们付得起代价找的到草药,我倒是可以给你们炼制一炉,延寿丹而已,别说两百年,只要你能找齐原料,我给你炼制延寿五百年的都没问题。”

在座众人听到司阳这话,忍不住瞳孔一缩,他没有说谎,他们想要的,的确是里面的延寿丹,但司阳的话,对他们无疑是更大的冲击。

第197章

白翼等人这一趟自然是无功而返,那司阳的话令他们摸不透虚实,上了一次浦田山,反倒是让原本笃定的事情又变得迷雾丛丛,白家密地之物被盗取一空,怀疑的人员上,司阳的嫌疑最大,但是...

白翼回头看了眼因上面犹如实质的浓郁灵气,仿佛笼罩在云雾中的浦田山,面色晦涩不明。白羽双腿虽然伤的不算重,但还是行走不易,所以现在正被人背着,见大哥的神情,顺着他的目光往上看了一眼,微微垂眸道:“也许当初,我就不该找来。”

曾经的白家一脉多枝,也跟华夏一些古老家族一样,还讲究主家旁系,后来势力转移国外,慢慢发展到全球,一代代人的更替,早就不讲究那些了,能混出头的,就能进入白家的堂会,手上力量大的就能在堂会上有发言权,一切凭借自己的实力,没有那些所谓的尊卑那套,他们兄弟俩在白家不说多厉害,发言权还是有一些的,加上谋算的早,在海底密地那一块,他们兄弟两的势力从来都是占据主导的地位。但是除了他们,还有几家也一直盯着这里,并且同样在暗中筹谋,所以也不是没可能被那些人捷足先登。

可是这件事,不知道为何,他们还是觉得是司阳做的,就是一种即便没有证据,即便被当面否认,却依旧本能的这么觉得。

白羽还想说什么,白翼一个眼神看过去,白羽就闭了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哪怕说的再小声,以司阳的修为恐怕想听依然能听到。

看了眼手中记录了那些炼制延寿丹原材料的不知名兽皮,看着上面他们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出的东西,这就相当于画大饼,画下一个大饼,却能看不能吃。

白羽拉了拉老哥的衣服,示意他往下看,白翼偏头一看,竹林的边缘处有个跪在地上的人,白翼将兽皮收了起来,不管怎么样,若是真能找到这上面的东西,那延寿丹就有希望了。

走到那人不远处,白翼微微点头示意:“来华夏几次,次次都想上门拜访一下车部长,可惜车部长贵人事忙,无缘得见,却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在这里遇到,鄙人白翼,祖上元德白家。”

车国源听到元德白家这四个字,这才抬头看向来人,白家,如今海外势力发展的最大的一个家族,也是跟整个玄门脱离的最彻底的一个家族。前几年,的确好几次想要拜访他,不过这个白家...

车国源垂眸继续跪着,直接无视了白翼。

白翼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和地方,也不介意车国源的冷淡,任谁恐怕都不会愿意被人亲眼看到眼前这样的情况,要如果不是次次吃了闭门羹,他也不会如此没眼力的现在撞上来。于是也不跟他绕圈,直言道:“无论白家在外发展的多好,但华夏依旧是白家的根,这根须粗大了,才会枝繁叶茂充满生机,托马克思先生现在正在为白家效力,若是华夏有何需要,我十分愿意做这个中间人,欢迎车部长随时来找我。”

白翼说完就直接带着人走了,车国源微微蹙了蹙眉,眼中闪过一抹深思。这托马克思可不是一般人,他对外还有个称号,热武器教父,他设计研发出来的东西都是最先进的,对于华夏这样发展中的国家,说白了,很多东西都是在捡旧。

不过他只是在玄门这一块稍微有点发言权,如果这个白家真的想跟政府合作,还是以托马克思为筹码,那他所求,怕不仅仅是些权财外物了。

而且这行人还是从山上下来的,那他们求见司阳又有什么目的?

车国源正捋着这些复杂的关系线的时候,靖柔从山上下来,几个虚影就直接闪身出现在了车国源的跟前:“车部长,主人有请。”

司阳看着被靖柔带进来的车国源,不等他说话,直接开口道:“你在山下跪了七天,现在整个玄门都知道我将你拒之门外,七天七夜的跪求也不予理会,你车国源可是整个华夏玄门的风向标,地位尊崇仰慕崇拜者不知凡几,这么一跪,你是在对我下软刀子,让我变成他人的公敌吗?”

“这知情的兴许一开始还能理解,但在你坚持不懈之下只会让我变成多么铁石心肠的人,而你却是各种无奈各种身不由己,这下,我又变成仗着修为欺负人的人了,而不知情胡乱猜测的更是不用说了,车国源,你是在逼我低头吗?”

车国源连忙道:“司大师...”

司阳直接打断他:“你也活了不短的时间了,见过了经历过了多少事,有些事做了会发展成什么效果,你是再清楚不过了,你是真的在认错忏悔,还是别有他意?”

车国源道:“司大师,我知道有些事做了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但这件事绝不会是司大师说的那个方向,我这一跪,一是代表我自己,多谢大师的救命之恩,也是为我之前的种种行为举动诚挚的道歉。”

“二是为了华夏的玄门,多方势力虎视眈眈,哪怕多一位修士的助力,对整个华夏玄门而言可能就是翻天覆地的地位差别,玄门,看似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相比较普通人来说,尽管无法摆出明面上,但身份地位定然高出一筹,实际上却是脆弱不堪,有时候更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人。”

“这第三,也是政府想要摆出的态度,不计任何代价也要平复司大师的怒气,因为您若是坐镇华夏,所带来的利益,绝对要比付出的多得多。至于外界的看法,没有谁的想法是不能被人所左右影响的,说句不敬的话,就连华夏现有的两位真人,若非对政府的种种行为寒了心,又怎会一闭关就是几十年,但他们心系百姓,只要不真正影响到百姓的利益,干脆对那些事直接视而不见。”

司阳凉凉的看了他一眼:“可你现在,代表的就是政府。”

车国源并未再辩解,有些路选了,哪怕一路漆黑,只要还尚存心中那一抹光亮也足矣。他不愿被一些人的私心驱使,但只要最终能达成他的目的,这过程会如何,都不重要。

司阳将茶杯放到了桌上:“你跪也跪了,想说的也都说了,可以走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