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6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车国源道:“现在政府还在跟日方谈判,关于樱井文仁尸体的赎回,为弥补这次对司大师的亏欠,此次谈判所得一切宝物,都尽数归司天师所有,我知道司天师并不缺这点东西,但这也是上面的歉意,我敢保证,今后这种事情绝不会再发生。”

司阳轻笑了一声:“以后,你觉得,我还会给你们这个以后的机会?”

至于那些东西,不过是整治上的一些添头,哪怕这个添头也足以让日本大出血。所以说啊,人心就是这么可怕,像他们修仙界多好,简简单单的修炼,痛痛快快的厮杀,算计来算计去的,始终不敌一个凭实力说话。

车国源面对司阳的嘲讽也没再辩解,说实话,司阳的脾气当真算好的,这种事换做任何一个拥有他那般实力之人的身上,怕都不会这么轻轻巧巧的收场,想到刚才那群离开的白家人,车国源忍不住道:“司大师,可否容我多一句嘴?”

司阳挑眉看向车国源,车国源道:“不知道司大师对白家人了解多少。”

司阳道:“你想说什么?”

车国源道:“我不知道白家人求上门来所为何事,但这个白家,是被玄门摒弃的家族。”

“为何?”

车国源道:“认真说来,并不是被玄门摒弃,是因他们自身的原因,不得不逐渐被排挤在外,淡出玄门,这个中原因也许就连白家的人自己都不知道,当然,现在所保存下来的文献中也并没有提及多少,只是说有一段时期,不知为何会落下天谴,越是修为高深的修士越早遭遇,有些刚刚踏入道门的运气好还能逃过一劫,那次大难之后,修士几乎绝迹,后来断层后,通过一些遗留下来的东西,慢慢有了天师术士,但是白家当年有一先祖,为了躲避这种几乎要将修士灭绝的天谴做了什么事,结果导致他的后人极其短命,即便有那么一两个长命的,也是需要药罐子吊着。”

“但好在白家并未绝后,倒是随着一代代人的更替,这种短命的命格似乎有所好转,但他们全都无法修炼,任何办法,哪怕歪门邪道,都没办法修炼,但在两千多年前,有一个游士,不知白家的根底渊源,看中了一个白家的小辈想要收徒,结果尝试了各种法子,连道门都摸不到,那游士不甘心放过那样一个好苗子,于是想要追根究底,后来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那游士将那孩子给驱逐出门了,但是驱逐之前,告诉了白家的那个孩子,说这一切的根底,都要追溯其源,转机就在白家的祖上。”

车国源看向司阳道:“据闻,白家一直在海上寻找他们的族地,想要破解,但却不得其入,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为了这件事来的,但白家这近百年来动作越来越大,为此丧命的也越来越多,我希望司大师您,尽量不要去趟这个浑水。”

司阳缓缓靠在沙发上,手撑着下颚看向车国源笑道:“那你可知,如果以血缘来论,我其实应该姓白。”

车国源:“......”突然有点小懵逼。

第198章

车国源回去之后,很快将那些记录了白家前事的文献给翻找了出来,然后复印了一份让人送上了浦田山。文献上的记载不过寥寥数语,比起疏于记载,反倒更像是不愿意被更多的提及。古时候的人本身就诸多忌讳,尤其是对天命方面的事情,一个不慎甚至能祸及后辈数代子嗣,因此言语含糊甚至讳莫如深也是理所当然。

这文献兰谨修也顺带看了一眼,他不知道司阳已经撸空了白家筹谋这么久的宝藏,但上次白家人来的目的他多少也知道一些,也只当白家人来找司阳是想要司阳帮他们打开密地的宝库,所以现在见到这个文献,便略带讽刺地道:“看来白家人还是没有说实话,延寿丹不过是个虚晃。”

司阳轻笑了一声:“就算说了实话也没用,这白家不能修炼的根源,根本不在他们以为的那个地方,只不过倒是能从那里面弄清楚来龙去脉而已。”

兰谨修看向司阳,司阳笑道:“好奇想知道?”

兰谨修点点头:“的确挺好奇的,不知道当年的白家先祖到底做了什么事,白家后代又为什么不能修炼。”

“因为白家的先祖,偷了天。”

兰谨修不解的看向司阳:“什么意思?”

司阳道:“万事万物没有永恒不变的,都有个新旧更替,修道修道,修炼的是天之大道,所谓的天之大道虽然说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但道法有迹,普通人崇尚的神灵都能通过信仰从无形中诞生出有型,更何论天道,会发生那种所有修士都死于天劫之下的大清洗,只能是天道的更替,更替之间无非是大道重组,如果这时候得到天道的碎片,让自身的气息与之相融,这不就能瞒天过海了吗。”

兰谨修不像司阳,从小就是生长在全民修炼的环境中,对于修炼之事了解颇多,更甚至,连所谓的天道他现在都没有触及到,所以司阳说的那些事,他大致上能听懂是什么意思,但并没有一个实质的概念。这就好像,从来只在虚构神话中的神佛,有人却说,得到了那些神佛手中的宝贝,乍然一听只觉得这是无稽之谈,不过司阳说的话他自然是相信的,于是追问道:“那最后瞒骗成功了吗?”

司阳摇摇头:“自然是没有,更甚至落下的天谴更重,不但劈的白家老祖尸骨无存魂飞魄散,所有白家直系血脉更受天谴所累,原本修为低的还能逃过一劫,正因为老祖所为,白家几乎灭族,好在有一些刚好没来得及引气入道的子弟逃过了一劫,然后被白家不能修炼的奴仆带着前往了族地,白家老祖知道天劫即将来临,于是将白家整个家族物资全都留在了族地当中,只希望白家有人能躲过天劫,今后再次复起,于是将这些过往都雕刻在了族地石壁上。”

“只不过白家老祖没想到,他那个举动,导致了整个家族走向了绝境,那些逃过一劫的人碍于当时的环境放弃了修炼,但却记得自己传承于修真世家,于是当大劫过后再次修炼,竟然再也与道法无缘。我第一次见到白羽的时候,他身上的气息就有些奇怪,明明是普通人,但身上竟然有一丝大道的意志,那是大道的印记,也就是说,只要是白家的血脉,不解除这种印记,将永远没办法修炼,因为你被天道拉黑名单了。”

兰谨修闻言看向司阳,司阳挑眉一笑:“想问我为何能修炼?”

兰谨修点点头,司阳道:“因为这里的天道拿我没办法啊。”

兰谨修忍不住笑了笑,又道:“难怪白家人这么执迷于那个地方,大概他们以为破解的法子在里面吧,明明有能力,却偏偏因为祖上的原因不能修炼,眼看着岁岁年年过去,寿命将尽,这个中滋味,怕是能将人逼疯。司阳,如果他们一再上门来求,你会帮他们吗?”

“帮什么?帮他们打开密库?你以为他们来找我是求合作打开密库的?”

兰谨修微微蹙眉:“难道不是?”

司阳乐道:“当然不是,密库他们早就进去过了,不过我先他们一步拿走了里面所有的东西,他们上门来,大概是查探虚实,又或者说,想要拿回其中的一块方晶,只是不确定究竟是不是我拿走密库,也不知道我清不清楚方晶的存在用法,所以才想用延寿丹来试探。”

兰谨修忍不住道:“你什么时候去的?”明明每天都见面来着。

司阳朝他勾唇一笑:“就你跟车国源去冰川的前一天,搜刮干净了就去冰川找你们了。”

兰谨修:“......”突然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同情白家人了。

兰谨修正想问问方晶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靖柔从门外进来了,朝司阳道:“主人,您的同学李浩去了玉翡香苑找您。”

司阳点点头,让靖柔下去了,看了眼手机,没有来电和未读消息,于是给李浩打了个电话过去。但奇怪的是,李浩在那边正拍着戏,司阳留了个心,没有直接问李浩找他有什么事,只是随便闲聊了两句,见李浩并没有找他的意思,甚至近段时间都不在中都,这才挂了电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