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7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这武替并不是个轻松的职业,武术要求要硬,这罗浩也就是后来几年才学了个一招半式,教教小孩还可以,跟人家专业的比就不行了,好在他的优势是跟李浩很像,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光看背影,两人简直一模一样,有时候,有些侧面都能带一带,这份工作倒也算稳定下来了。

李浩跟他本身就是朋友加亲戚,所以很多东西几乎都跟他共用,就连休息的房车也能让罗浩随时上去休息。身边有个朋友,所以工作间隙也能聊聊天轻松轻松,有些不能对助理说的话,也能找朋友说说。当然李浩没那么傻,也不会什么话都说。

只不过,跟罗浩一起合作了有两部戏,又接了这部大剧,这拍起来有上百多集,又是各种打戏,工作量陡然增高,本来就已经让人非常吃不消了,更要命的是,罗浩在一次放假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抢救了三天还是没能救回来。虽然知道这件事跟李浩无关,这种天灾人祸的谁能防得住,但他那个表姑姑开口闭口就是早知道就不让罗浩出去工作,老老实实在家附近的小武馆做教练多好。

这话本身也没什么错,但听在李浩的耳里多少有点埋怨指责的意思,不过罗家的独苗没了,这样的话他倒是也能理解,不会往心里去。但共事了这么久,又是好朋友,他心里一样不好受,给了罗家不少的抚恤金,还有车祸的肇事者的赔偿,总归能让两个老人安度余生。但谁也知道,给再多的钱都不如还给他们一个儿子。

戏还是要继续拍的,公司很快又给他找了个武替,李浩也在每天几乎只能睡几个小时的忙碌中,从罗浩的死亡中慢慢走了出来,结果突然的一天,他在司阳所在的小区里醒了过来,不管他怎么走都走不出去,一开始他还以为遇到了鬼打墙,后来才明白,原来是他自己变成了鬼。

司阳带着李浩过来的时候,片场里的‘李浩’刚刚下戏,笑着拒绝了几个找他宵夜的邀请,一路带着助理回了酒店,就跟以前的李浩一样,笑语温柔的让助理快点回去休息,关了房门之后,‘李浩’的脸直接沉了下来。

司阳和李浩看着他走进了浴室,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伸手摸着自己的脸,眼神又是憎恶又是满意,甚至还有几丝得意,就这么诡异的看了好久,浴室中的‘李浩’才打开水龙头洗了个脸,更诡异的是,这人还不时的发出几声令人瘆得慌的笑声。

李浩紧紧跟在司阳身边,他知道司阳是隐身了的,那个霸占了他身体的人看不到他们,但明明他现在才是鬼,竟然有点被眼前这人的一些举动吓到,忍不住拽了拽司阳的衣服,怕发出声音被那人听到,于是用手指了指,眼神充满询问,无声的问着,霸占他身体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司阳直接开口道:“你认识他。”

见司阳说了话,那个‘李浩’却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去拿衣服洗澡,李浩这才开口:“我认识?谁啊?”

司阳问他:“你是不是在什么人死的七天前,说过想要与人交换的话。”

李浩眨了眨眼,猛地一下转头去看已经开始洗澡的人,几乎不可置信的问道:“他他他他是罗浩?!”

司阳看着李浩没做声,算是无声默认了,李浩顺着司阳的话想了想,突然脸色变得相当难看:“我,就是拍戏太累,就算有武替,但很多动作都要自己来,每天腰酸背痛腿脚都不是自己的了,我就偶尔开玩笑说,你要是能变成我,遇到这种动作戏直接你上...多...好...”

说到这里,李浩几乎都带上哭腔了:“可是阳阳,我就是随便开玩笑啊,这种事怎么可能呢!”

司阳道:“祸从口出。”

李浩还以为是自己得罪了什么人,或者被什么人眼红的看上了他的身体他的家世他的名气,结果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竟然是被他自己祸从口出所导致的!这下子当真是欲哭无泪了:“阳阳,那现在要怎么办啊。”

司阳凉凉道:“凉拌。”

第200章

司阳带着李浩一直坐在屋子里,看着占据了李浩身体的罗浩看剧本,做批注,期间甚至还给李浩的父母打了个电话闲话家常了一番,忙到了半夜,这才倒床睡下。

变成了鬼的李浩就这么扒在床头,看着仰躺着渐渐睡熟的罗浩,好几次伸手想要在他身上抓什么,却直接穿身而过。几次尝试无果,委屈兮兮的转头去看司阳。

司阳走了过来,指尖在罗浩的额间轻轻一点,原本睡得还有些浅的罗浩,直接脑袋微微一歪,沉的连地震恐怕都震不醒了。

李浩连忙站了起来:“阳阳,我们现在怎么办啊?我是不是要躺上去,然后把他挤出来?”

司阳取出一个银质小香炉,在里面点了一根淡黄色的清香,点燃后,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令人想要沉睡的香甜,尤其是李浩,整个魂都开始迷迷瞪瞪起来。司阳在他脑门上屈指一弹,李浩这才清醒过来。下意识看了眼那香,然后远离了几步。就在刚刚,他简直有种恨不得放下一切,然后就能飞身成仙的感觉,这感觉实在是太失控太可怕了。

“阳阳,这是什么香啊?我怎么觉得,它刚刚简直像是要把我的魂给勾走了一样。”

司阳道:“引魂香。”

李浩顿时不吭声了,难怪刚刚简直要被吸走一样。

司阳静待片刻后,将右手悬于罗浩天灵之上,一旁的李浩瞬间瞪大了眼睛,他看到罗浩的魂魄,正在从他的肉身当中慢慢被吸了出来。

然而还不等他高兴,他就发现,罗浩的魂魄跟他的肉身之间仿佛有无数根细密的丝线相连,那罗浩的魂魄慢慢被抽取出来的时候,硬生生被那无数丝线给拖拽住。

司阳尝试了一番之后就收了手,刚刚被抽离了一点的魂魄再次回到了肉身之内,司阳微微蹙眉:“果然。”

一旁的李浩急了:“什么果然?阳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丝线是什么东西?要不我们再试一次,你有没有什么厉害的剪子,你把魂魄拎出来,我把那些线给剪掉?”

司阳侧头看了他一眼:“那不是什么丝线,那是你的命数,你要是把命数给剪掉了,这肉身也就不用要了。”

李浩颇有些颓然的坐到了地上:“所以,我真的回不去了吗?”

司阳没说话,这件事说简单也简单,就那么点小伎俩,真要让他动手,他随手都能掐灭了。但这事坏就坏在,是李浩前言在先,那些话虽然是玩笑,但如果被人从中做了手脚,这话就相当一种话落立成的誓约,哪怕是告到阎王那儿都没用。

司阳看了眼李浩,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走吧,先回去。”

李浩有气无力的点点头,看了眼依旧昏睡的罗浩,李浩满眼复杂,如果这是意外,他还能理解,更甚至如果回不去,他也能甘心去投胎。可是看罗浩刚刚的表现,这明显就是知情的,更甚至,还有可能是一早就算计好了的。

回想之前他说那句玩笑话的时候,李浩突然朝司阳道:“阳阳,那些话我感觉是罗浩引着我说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