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7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助理将安神茶递到马薇薇的手上,观察着马薇薇的神色:“微微,你要如果不想在房间里呆着,那我们去附近的寺庙里走走吧,而且晒晒太阳总比躲在房间里面好吧。”

马薇薇看向助理:“外面是不是开始有传言了?”

助理道:“肯定是有点的,昨天晚上闹出的动静那么大,不过你真的见鬼了吗?还是只是睡迷糊了?”

马薇薇没做声,见没见鬼她自己心里清楚,尽管不相信寺庙那些地方,但马薇薇还是跟助理一起去求了不少的平安符,就连晚上,也是跟助理挤着一起睡。

结果到了晚上,那鬼又来爬她床头,那些求来的护身符根本屁用都没有,就连一旁的助理都睡得死死的,任由她怎么推搡都弄不醒。见到那鬼朝她伸着乌黑指甲的手,马薇薇被吓到一个窒息,生生吓晕了过去。

结果等第二天马薇薇醒来,除了自己的手腕上多了一条微微发黑的印痕之外,自己什么事都没有。每天晚上的骚扰已经让马薇薇几乎崩溃,当白天一场戏的时候,马薇薇看到角落里那个低垂着头背对他的男人,再次生生吓晕了过去。

几次三番这么搞,导演也火了,哪怕马薇薇现在的名气起来了,但他也不缺这一个女演员,更何况还是招惹了脏东西的女演员,让人将马薇薇送到医院之后,就开始跟编剧商量着如何剪掉她的戏份了。

李浩蹲在医院门外的地上画圈圈,非常不解的朝司阳抱怨:“我天天晚上去爬她的床,简直跟个色鬼一样摸手摸脚的,就算要装鬼吓人,那我该吓的难道不是罗浩吗,你看他每天顶着我的脸好吃好喝被人供着,我吓马薇薇有什么用,难道她跟我这件事有关?”

司阳道:“有没有关很快就知道了,她快醒了,你快进去,在墙角去站着。”

李浩叹了口气,但还是老实照办了,他觉得马薇薇没有自己被吓死,已经算够胆大了,毕竟普通人对于鬼这种存在,还是相当恐惧的。

马薇薇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在医院,想到昏倒前所看到的画面,猛地一下坐了起来,这一坐起来,就看到站在墙角的背影,整个人像是被一只大手给生生拽住,就连呼吸都开始困难了。

马薇薇哆嗦着将手边所有能扔的东西都朝着墙角扔去,可是鬼是没有实体的,就那么一抹虚影,所有的东西都直接砸到了墙角后散落在了地上。

马薇薇眼睁睁的看着墙角的背影慢慢在转动,似乎正朝着她移动过来,这些日子受尽了折磨的马薇薇实在忍不住崩溃的哭喊道:“又不是我害死你的,你来找我做什么!你是车祸死的,你的死跟我无关啊!呜呜呜...根本不关我的事,你找我干什么!不要过来,不要再缠着我了!我,我给你烧钱,烧很多很多钱!你要什么东西你告诉我,我都烧给你好不好!呜...你别缠着我,求求你别缠着我了!”

李浩突然一个闪身,低着头,眨眼间就出现在了马薇薇的身边,冰凉的手掐在了她的脖子上。还没等他用点力,马薇薇就双眼瞪的突了出来,再次被吓晕了过去。

李浩连忙放开了马薇薇,见司阳也进来了,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司阳道:“等。”

晚上,马薇薇再次醒来,她现在对黑夜已经有了本能的恐惧,一醒来就将病房里所有的灯全都打开了,不敢去浴室,却觉得自己脖子疼的厉害,翻开包包找出镜子,发现自己的脖子上竟然四条乌黑的抓痕,之前是脚,后来是手,现在是脖子,马薇薇觉得如果她再不做什么,真的要被那个鬼给弄死了。

换了衣服,马薇薇小心的离开了医院,回到酒店之后取了自己的车,谁也没惊动直接驱车离开。

李浩看向司阳,司阳随手在马薇薇的车上丢了个什么东西,然后带着李浩原地消失了。

差不多天快擦亮的时候,马薇薇已经将车给开出了中都,来到邻市的一个小区里,马薇薇熟门熟路的进了小区上了楼,按了门铃过了好一会儿里面的人才把门打开。

马薇薇一进门就喊了一声月大师,而被称为月大师的男人穿着一身长袍,腕子上戴着一串佛珠,手中还拿着一串盘玩着,见到马薇薇后,嘴角带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微微小姐这么早这么急的来,不知道所为何事?”

马薇薇略有些惊慌地道:“那个罗浩到底是怎么死的?”

月大师露出几分疑惑的神色:“怎么死的?命数到了,大劫过不去,自然就死了,你这话是何意?”

马薇薇伸手拽住月大师:“可是他来找我了,他纠缠了我好几天,你看,这是他抓我的痕迹!是我介绍他来的,可是没几天他就死了,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现在他找我索命了!我该怎么办?”

月大师看了马薇薇身上的痕迹,笑了笑,取出一块像是棉布做的帕子,沾了点水,在她身上轻轻一擦,那乌黑的印记就直接消散了,随后便安慰道:“放心吧,没有鬼能找你索命,而且你并没有害人,也没有杀人,之所以会遇到这种事,无非是那阴魂心有不甘罢了,这么一算,最多过了今夜,那阴魂就再也不会出现了,我给你一张符,你贴身带着,那阴魂绝对不会再近你身,过了今夜,他也该投胎去了,不会再纠缠你了。”

马薇薇不确定的问道:“真,真的吗?过了今天晚上,就再也不会来纠缠我了?”

月大师微笑着问:“你难道不信我吗?”

马薇薇的脸红了红,微微低头略带了几分羞涩:“怎,怎么会,我当然相信月大师。”

李浩跟着司阳的旁边见到这些,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恐怕跟罗浩的死,还有他被霸占的肉身有关,有心想要问两句,见司阳示意他不要说话,这才乖乖的闭上了嘴。

马薇薇拿了符,月大师又在她的身上随意的轻点了两下,那股缠绕在她身上的阴冷也随之消散,贴身将符放好后,这才神情轻松的离开了这里。等马薇薇离开之后,那个月大师脸上温柔的笑意瞬间不见,变成一片阴冷。月大师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确定马薇薇离开之后,周围的环境也没有任何异动,这才进了屋子。

李浩见他将屋内一个壁画推开,露出隐藏在里面的门,顿时瞪大了眼睛,这简直跟演谍战片似得,家里竟然还有密室!

司阳将他一拉,一闪身就跟在月大师的身后进了那间密室。密室里面贴满了符箓,布满了阵法,挂满了用红朱砂写了字的黄布条,整个一邪教现场。而在密室的中间,一个用朱砂和金粉描绘的阵盘中心处,有一个像圆口鱼缸一样大小的水晶盆,水晶盆里有一条条红色灵光在里面游走抖动。

月大师将手覆盖在了水晶盆上,从他手中有丝丝缕缕的白光落下,那养在水晶盆中的红色灵光争先恐后的翻腾起来,似乎是以那人手中的白光为食。

司阳看着他投放进水晶盆中的白光微微蹙眉,李浩拉了拉司阳,指了指那个水晶盆,用眼神询问那是什么东西。

司阳道:“那是信仰力。”

李浩眨巴了一下眼睛:“信仰力?小说里面那些能让人修炼成佛成仙的东西?”

司阳道:“信仰力也没有那么玄乎,有人信佛,那他所真心诚意信奉的佛便能收到信众所产生的信仰力,接受信仰的人事物因此能从中获取力量变得强大,但凡事都是相对于的,收获了就要给予,而且随着人类接收的信息越来越多,越来越科学,这种信仰慢慢就不再存在了,因此很多话本小说中的东西都在慢慢消失,现在,能这样收集信仰的存在几乎都没有了。”

李浩指了指眼前这个正在用信仰力喂食的人,这不就还有一个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