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7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打量了他片刻,问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荆誉点了点头:“前几年阴胎的事情与大师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不知大师真本事,看您过于年轻难免心生轻视,是荆誉的不对,还请司大师大人不记小人过。”

司阳轻笑道:“大人不记小人过这句话我听多了,好像是个人到我面前总要这么来一句,你若真是小人,这过不计也就不计了,问题是,你是吗?”

荆誉不解的抬头看向司阳,又看了看队长,不安道:“司大师是,是什么意思啊?我...比起大师来说,自然是小人,我如果犯了什么错,不小心得罪了大师,还请大师言明。”

一旁的周勤没有急着帮荆誉辩解,他相信司阳不是无的放矢,更不是滥杀无辜的人,如果这个荆誉真的犯错了,那该罚肯定是要罚的,如果他犯的错必须以死谢罪,那该死还是要死的。

司阳摇摇头:“你没有得罪我,只是你的手下不长眼,动了我的朋友,所以说,就算再饥不择食,选人一定要擦亮眼睛,有句话说得好,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你说呢,天机门门主?”

周勤瞬间转头看向荆誉,那转头的速度看的司阳差点以为他要把自己的脑袋扭掉了。

天机门是他们特勤部里的秘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势力,等他们发现时,这个天机门已经渗透到了不少的地方,前些年天机门的动作比较大,被他们抓到了不少的尾巴,因此得知了这个势力的存在。后来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学精了,开始低调行事,每次好不容易发现了一点踪迹,追踪上去却都是徒劳。

而这个天机门,行事手段诡异莫测,关键是他们至今都不知道这股势力到底有何目的,所以有关于天机门的事在特勤部内是隐秘不宣的,就怕知道的人多了打草惊蛇。

如果荆誉是天机门的门主,那他们特勤部恐怕就成了天大的笑话。

荆誉却还在装着云里雾里,一脸不明所以地道:“什么天机门,司大师,您在说什么?”

司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或许我不该叫你荆誉门主,应该叫你庹鹏程,庹队长?还是庹门主?”

这话一出,周勤已经拿出自己的本命武器开始戒备起来,暗中更是开始催动结界。他们特勤部,有时候会招待一些脾气不好,或者不好对付的鬼物,结界这个东西每个会客室都有,只不过,如果眼前这人真的是庹鹏程的话,那这里的结界恐怕对他就形同虚设了。

司阳道:“周队长无须如此紧张,我今天没有讨到一个说法,哪能放任这人离开,只是不知庹门主的实力如何,所以为表尊重,我已经在这里设下了最高防御的结界,哪怕你是大罗金仙,想要出去也要费些功夫。”

荆誉还在抵死顽抗:“司大师,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是三队的队长呢,三队队长失踪多年,不信,你大可查探我的气息,人再怎么变化,气息是绝对不会变的,我真的不是。”

司阳手一挥,牧乾就就被丢了出来:“这个家伙没长眼,动了我的朋友,我寻着蛛丝马迹找过去,顺便看了看他的记忆,想来他在你们天机门内的地位还不低,否则又怎么会知道你的真身,又或者说,这人被你控制的死死的,你根本不担心会泄露你的秘密,才会这么肆无忌惮,你这要如果还不认,那我就只能亲自动手,撕了你的那层皮囊,好好看看里面装了个什么东西。”

刚刚还惶恐畏缩的荆誉慢慢挺直了腰板,脸上的表情也从不安变成了冷笑:“早在那个村子里遇到你的一面起,我就有预感,你将会是我的阻碍,看来,我的预感还是很灵的,司阳,动了你的朋友是我的人不对,你可以开出条件,只要我能办到,什么条件都行,还请你不要插手我的事,我保证,我的存在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

司阳微微一笑:“如果我不插手,你的身份也暴露了,难道,你要杀了他灭口?”

庹鹏程手一挥,一团黑影慢慢凝结成人形,然后变成了跟周勤一模一样的人。

周勤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复制,下意识退后两步,退到了司阳的身后,就差抱大腿了,只求司天师千万不能动摇,动摇那他就小命休已。

第203章

司阳轻抚着下巴沉默地打量着庹鹏程,庹鹏程埋伏在一组这么久,自从出现了司阳这么一人,他就一直在暗中观察,这个司阳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说比谁都了解,但肯定不会是无知的,他虽然有底牌,但对于这个司阳,他却丝毫不敢轻视。

见司阳默不作声的打量自己,庹鹏程要说不忐忑自然是不可能的,这个司阳就是个不可掌控的变数,他不得不小心应对:“司道友,不知您意下如何?”

司阳轻笑了一声:“我在想,你能开出什么条件来说服我,仔细想了一番后,我觉得以如今这地球的资源,似乎并没有什么能打动我的东西,不如你先说说看,你凭什么让我不插手你的事。”

庹鹏程微微吐出一口气:“既然司道友将我这下属抓了来,想必定然是他正在做事的时候被抓了现行,不知司道友对那东西是否感兴趣,若是感兴趣,我今后可以定期向您提供最为纯粹,不沾染任何因果的。”

信仰力这东西,往大了说是一切的根本,古时人崇尚自然,崇尚一切未知的力量,因此诞生出许多好的坏的生灵,人们将自己的信仰供奉给神灵来换取想要的庇护和安定的生活。如今现代,这股信仰之力依旧存在着,那种对自己国家,对自己种族血脉的中的信仰,渐渐凝结成了国运。

而往小了说,这信仰力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执念,只是这种执念能让被信仰的人事物获得力量。如果有纯粹而不沾染因果的信仰力,那可比灵力要更适合修炼的多,这种东西就连在修仙界,那都是不能去妄想的。

司阳微拖长音的嗯了一声:“这的确挺有吸引力。”

站在司阳身后的周勤顿时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东西,简直跟打哑谜一样,但万一司阳被策反了,那今天恐怕就是他的死期了,还是那种没人知道无人祭拜的那种!

当他的心整个被司阳的话给提了起来的时候,又听司阳道:“可惜,曾经能将我诱惑的东西多了去了,若非我能保持定力,早不知死了千万次了,所以你给出的筹码太有吸引力了,我不要。”

周勤简直跟坐过山车似的,整个毛孔一下子都舒缓了下来,这才发现就刚刚那一瞬间,自己整个背后都汗湿透了。

庹鹏程取出一颗内里仿佛有萤光流动的玉珠递给司阳:“司道友不若先看看再考虑考虑?”

司阳轻淡的扫了一眼,摇了摇头:“如果没有其他东西的话,那是你自裁以死谢罪,还是让我来活动活动筋骨?”

庹鹏程沉下脸来:“我与司道友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不过是门下中人不长眼,我愿意拿出最大的诚意来弥补,即便司道友不愿意与我合作,也不至于将事情逼至绝路。”

庹鹏程说完又道:“更何况,人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并没有去刻意迫害过谁,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公平的交易?”司阳直接打断庹鹏程的话:“公平的话,我朋友被夺了肉身,谁问过他的意思?既然你不愿意,那就只能我亲自动手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