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7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庹鹏程冷眼道:“司阳,莫非你当真以为谁都怕你?论修为,我或许不及你,但如果你凭借着修为就为所欲为,早晚有天会有能制衡你的人出现!”

司阳轻笑了一声:“早晚有天,但可惜,不是今天。”

司阳一说完伸手一挥,将周勤推至角落,随手画了个圈将他框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小子人还行,无功无过,总不至于让他死在这里。

周勤自知自己的本事,对于那些鬼物他还有一战之力,但这种打斗,他还是不要去拖后腿了,下意识拿出手机看了看,毫无信号,就连影像都因为强大的灵场影响什么都拍不出来。

司阳见到他的动作,轻笑道:“怎么,想录制视频?”

周勤连忙摇头:“不不,司大师您放心打,我一定躲好不拖您后腿!”

司阳指尖一弹,一点灵光飞出荡漾开一片光幕,而在一组的大厅里,突然出现一片巨大的水幕,水幕中将房间里面的画面全都投放了出来。

有人顿时惊呼道:“怎么有两个队长!”

“那是荆誉?他在干什么?蓄灵?他想做什么?跟司大师对打?他不要命了!”

“为什么有一个队长被圈在了角落,难道他是假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荆誉是在抵死顽抗吗?他到底做了什么竟然惹得司天师出手,直接跪下求饶不好吗?”

很快,玄门论坛上有个内部直播链接,硕大的标题指路司阳虐杀全过程,吸引着本就被先前置顶的消息跟帖的人连忙爬过去,一点进去就看到那水幕上的画面,各种疑惑弹幕刷屏,简直比玄门盛况的节庆活动时还要热闹。

而房中的人还不知道自己被直播了,庹鹏程见事情无法说通,干脆也不浪费口舌,手中凝结出黑影团,猛地一下朝着司阳攻击了过去。

那黑影中散发着一种腐蚀之气,倒是跟司阳以前在修仙界那边接触过的毒龙火有几分相似,但威力显然没有毒龙火那般强大。就在庹鹏程出动的时候,那个站在一旁充当木偶的复制人也动了,拿出了跟周勤一模一样的双刀猛烈的朝着司阳攻了过去。

司阳一展手,看都没看那个复制人,手中一个灵掌打了出去,那家伙直接被司阳打成一道黑烟消散了。而朝他打过来的黑影团力道比司阳预想的还要浑厚一些,倒是让他花了一分力气去接招。

“我以为你多有本事,这复制出来的人连我半招都接不住,就算让他顶替周勤,恐怕要不了多久也会露馅吧。”

庹鹏程看了眼周勤,嗤笑了一声:“那是因为这位周队长自己本身的实力如此,我所采集来的毛发会根据这人本身的修为而变。”

周勤嘴角微抽,他的修为肯定没有那么弱,怎么可能半招都接不住,好歹也能接住一招吧!不过刚刚看到司阳将复制人打散的瞬间,他还是一阵发寒,莫名有种自己被打死了的感觉。

司阳挑眉道:“仅凭毛发就能将人复制出来?”

庹鹏程勾唇一笑:“若是司道友愿意与我合作,亦或是不再插手此事,这道法门我愿意双手奉上。”

司阳摇摇头:“我只是想感叹,幸好我头发生得好,轻易不掉。”话音一落,手中的灵力凝结成剑,司阳直接欺身攻了上去。

而外界围观直播的人已经目瞪口呆了。

“所以荆誉到底是谁,仅凭头发就能完全复制一个人出来,刚刚竟然连队长都复制了,那这个特勤部里面,究竟有多少是他复制出来的?”

“想想都细思恐极!怎么办,突然全身一阵寒毛颤栗。”

“我家队长绝对不可能挡不住司大师的半招!好歹一招以上!”

远在外面的车国源早已接到消息,正在往回赶,同时也在关注着直播画面,听到他们的对话,脸色变得无比难看。除了他们自己之外,许多家族门派都关注着,他们谁都没想到,特勤部里竟然隐藏了这样一个人,这件事已经不仅仅只是特勤部的事了,这样的能力实在是太可怕,太防不胜防了。

司阳身为剑修,本就善攻,可以说他经历过的战斗,比这里人吃的盐米还多,想要解决庹鹏程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但他非但没有干脆利落的解决,招式间看着凌厉,但更多的反而像是逗弄。

庹鹏程只觉得自己犹如一只落入了猫掌的老鼠,别说逃跑了,连翻身的能力都没有,顿时怒道:“有句话叫士可杀不可辱!我技不如人今日死在你的手上那便罢了,你何必如此侮辱我!”

司阳笑道:“死?别开玩笑了,这又不是你的本体,就算杀了眼前的这个你,也不过是伤你部分元神,你又怎么可能死呢,我说了让你自裁你不乐意,现在却怪我侮辱你,算了,我脾气好不跟你计较。”

庹鹏程气得咬牙切齿,他自以为瞒过去了,既然被看破,那他也没什么好掩饰的,直接放下武器打算自戕遁逃。

可惜司阳哪能如他的愿,一见他的动作就直接用灵力将他整个封锁住,哪怕他想要自我分解都办不到。庹鹏程冷眼看向司阳:“既然你知道这并非我本体,现在捆绑着我又有何用,难不成还想拷问我什么?不过是暂时被擒,等我本体隔断了与分|身的联系,你再如何都困不住我!”

“谁说我要拷问你了,我只是让你长个记性。”司阳说着,从庹鹏程的脚底开始燃烧起幽蓝色的火焰,哪怕只是个分|身,那炙烤到元神的痛苦还是让庹鹏程忍不住的惨叫了一声,极度痛苦的扭曲着,想要摆脱火焰的炙烤,摆脱司阳的桎梏。

司阳坐回椅子上,看着那火一点点将庹鹏程整个包裹了起来,不给这家伙最极致的痛苦,烧的他感受一番灰飞烟灭的滋味,这火就不会停。

“庹鹏程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有什么计划,在盘算着什么,只要不招惹到我的头上,影响了我的利益,我就懒得管你,今日的教训你给我记住了,别说我能找出你这一个分|身,即便是你的本体,我若真想找,你也只有等死的份,以后让你的爪牙做事擦亮点眼睛,要是再动到我身边人的头上,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庹鹏程已经被这可怕的火烧的说不出话来,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但司阳的一字一句,简直就像是犹如实质,是生生砸进他脑子里的,让他想要听不见都难。

司阳说完之后,手一挥,那火瞬间大了起来,几个呼吸的时间,庹鹏程被烧的干干净净,连一点衣服的灰烬都没留下,而那凄厉的惨叫声却回荡在众人的脑海里,久久不散。

原本还在不断刷弹幕的众人顿时安静如鸡,屏幕上干干净净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从此以后,如果想要害人,害人之前恐怕要将这人祖宗三代都查清楚吧,否则一个不小心害了不能害的人,那就惨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