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7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第204章

经过大佬的一场直播,整个玄门上下简直堪比地震一般的震动了起来,这次事情简直可以上升到与贺博易当年屠杀事件同级别了。

不过引起震动的并不是司阳,虽然司阳这次狠狠露了个脸,之前许多人听闻司阳的威名,听他如何如何厉害,但这次亲眼所见之后,才能真正的感受到,为何好多厉害人物,提到司阳都要胆颤三分了,不止逗弄荆誉时的剑招精妙绝伦,尤其是最后那股火焰,不需要符箓便能直接召唤出火种,这火种还明显不是普通火,这中修为当真只能令人仰望了。

但比起已经被人知道厉害,如今只是亲眼证实了一次的司阳,特勤部的荆誉才是最出乎意料的。没想到,他竟然是当年那位失踪的庹鹏程假扮出来的。那一手复制人的手段,才是令人防不胜防,越想越可怕。

荆誉这人不是什么大家族出身,但因为他有修炼天赋,所以从小在他们小家族中也是重点栽培的对象。但那种小家族说白了也就是普通人的世界里,稍微跟天师这一行稍微沾点边的,荆誉也是在普通人的世界长大,接触的最多的就是普通人,而自己又能修炼,不同于普通人,难免就养出了一些高人一等的心态。

后来家中长辈带着进了特勤部,接触了这天师中各方面的人才,各个家族子弟,真正认识到了这个层面中的人,那种心高气傲的气焰不但生生被人给掐灭,甚至还隐隐生出一些自卑来,所以行事上有些方面张狂了一些,显得有些浮躁。

一开始因为荆誉的这种性格,在特勤部中不是很得人缘,出身好的看不上他这种有点小修为就自满自傲的,出身不好的也受不了总被人看低嘲讽,自然不愿意跟他一道。后来还是吕家一个老好人见这孩子越走越歪,这才有时候遇到任务就带着一起好让他长长见识。

而自从那次去处理苍家阴胎,跟那个叫司阳的接触过一番,一开始荆誉回来没少说这个姓司的坏话,就像以前那样嘴上不留德。随着司阳的名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厉害,荆誉渐渐不说了,开始低调起来,这在外人眼中,就显得仿佛经事了一般,循循渐进的沉稳起来。

但是没想到,在苍家处理阴胎时,这个荆誉就已经不是真正的荆誉了,真正的荆誉什么时候死的,什么时候被庹鹏程取代的,许多人开始回想,竟然回想不出半点不对劲的地方。

还有这个庹鹏程,当年三队在昆仑遇难,除了活着逃回来的一个副队长,几乎全员牺牲在了那里,为了搞清楚当年的事情,三队的人从未放弃过寻找他们的队长,前段时间车国源给司阳赔罪的事情闹得那么大,起因不也是一同去寻找那位队长的失踪之谜的。却没想到,这人竟然一直潜伏在了特勤部里!

想想天机门出现的时间,那是三队还在的时候,不过后来天机门行事开始低调起来,倒是跟庹鹏程失踪的时间差不多。

车国源赶回特勤部的时候,事情都已经结束了,这次的事情闹得很大,几乎所有玄门中人都看到了直播,也都知道了这件事的存在,这样好的是,以后会有个防备,毕竟落发为人这种法门实在是太过可怕,什么时候被取而代之都不知道。但这件事的曝光,也让人心跟着浮动了起来,造成了一定的慌乱。

如何安抚众人这不是车国源需要操心的事,经过了再三的思量,还是拿了一份卷宗上了浦田山。

这次司阳倒是没有阻拦,让靖柔放人上来了。车国源也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将手里的卷宗递给了司阳:“这是庹鹏程失踪事件,我们隐瞒下来的所有事。”

司阳直接道:“拿走吧,我没兴趣。”

车国源叹了口气,也不管司阳的拒绝,开口道:“我们之前就发现,龙骨的埋葬之处,有结界的印记,但龙骨失威,每隔几年都只有那么短短的不到一天的时间,我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信息去深入研究,但经过近百年的钻研,我们最终得出定论,龙骨本身就是一道结界的入口,它封锁住了一个小世界。”

司阳闻言看了眼车国源。

车国源继续道:“庹鹏程失踪的那年,我们算到了能够接近龙骨的时间,然后派遣了他们那支小队打算尝试打开结界,虽然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但谁也没想到,那一年龙骨失威的时间短的超过了我们最保险的预计,邵玉堂是如何逃出来的我们不知道,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在冰川腹地了,而其他人则毫无踪迹,龙威之下,触之便能灰飞烟灭,这是特勤部的失误,只不过除了邵玉堂之外,庹鹏程的魂牌也没有碎裂,但不管如何寻找,毫不见踪迹。之前我们以为庹鹏程遇到了什么事失踪了,为了搞清那日发生的事情,我们大力寻找,可是昨天庹鹏程的身份曝光,早在他失踪之前,就已经是天机门的人,那证明他很有可能是故意失踪,更甚至,那些死掉的成员就是被他所杀。”

司阳道:“如今庹鹏程虽然败露了一层身份,又重新潜伏于暗中,但至少你们也得到了一些信息,总不像以前无头苍蝇那般,他的目的既然是龙骨之下的另一个小世界,那他肯定还会出手,你们盯紧了就好,现在来找我也没用,我也不知道他的本体在哪里。”

车国源道:“我希望司大师能助我们一臂之力,距离下一次龙威消散的时间,还有三年,到时候两位真人也会出关,既然一切的源头都在那个小世界,只有真正打开了那个地方,才能解决所有的事,到时候如果成功打开小世界,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司大师先行挑选,我们只希望,如有必要,司大师能站在我们这边。”

司阳道:“可还记得你们那位副队长所中的是什么蛊?”

车国源道:“之前修天师看过,说是祭天蛊。”

司阳道:“除了祭天蛊之外呢?”

车国源微微一怔:“还有龙鳞。”

司阳闻言一笑:“所以很显然,结界的入口是找到了,更甚至他们还有可能进去过,或许没有深入,只是触摸到了入口,但时间估算错误,前后夹击进退不得之下全军覆没,而这种祭天虫,很有可能是一道入口的看护者,你们连这种蛊虫都破解不了,进去送死吗?”

司阳说完朝车国源笑道:“我这人胆小怕死,没有万全的把握,我轻易不会去冒险,更何况,哪怕那个小世界里有成仙的丹药,都未必会对我有吸引力,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去冒险,每一天都是一个变数,三年后的事,谁又说得准,若无别事,车部长请回吧。”

车国源知道自己不可能一次就能请动司阳,所以也不强求,以免惹人反感,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强留,告辞离开了。

车国源走后,兰谨修没过多久也上来了:“车国源来是为了庹鹏程的事?”昨天那场直播闹得太大,他这个近日都在专心炼化龙骨的人都有所耳闻,还专门将视频翻出来看了看,不过看后的观后感是,他家司阳果然是最厉害的。

司阳道:“他担心庹鹏程私下的势力,为了以防万一,现在就开始集中力量,他们想要去龙骨下面封印的小世界,殊不知,那就是个潘多拉的魔盒,开不得。”

兰谨修道:“你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司阳笑了笑:“不知道,但需要一条龙自解元神,以龙骨去镇压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有沈然,你之前不是曾经好奇过,我为何会对沈然诸多包容,更甚至出手保他。”

兰谨修点点头,他之前的确有过疑惑,如果司阳是想要收沈然为徒他倒是还能理解,但是这些年司阳并没有收徒的意思,更是放任沈然来去自如,还不嫌麻烦的一次次保他,一次次帮他,更甚至,只是沈然求了两次,司阳就给他开了后门,将一些原本就低于应有市价的好东西,价格更低的专供二组,这好的实在是有些过了。

司阳道:“因为沈然的父母,为了华夏镇守了几千年,而他们在寿数将尽之前,合二人之力的大功德尽数度给了沈然,助他化形成人,否则以如今的天道,如今这般资源稀缺的情况下,除非是早年化形而成的妖,近百年内,几乎不可能有妖能修炼化形。”

兰谨修不知道这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听后沉默了片刻:“沈然的父母镇守的就是龙骨如今镇压封印的那个地方?”

司阳嗯了一声:“应该是,我在沈然身上所看到的一些零碎过往,那场景应该是同一处地方。”

兰谨修喃喃道:“原来是这样,难怪你对沈然好的超乎寻常。”

司阳转头去看兰谨修,莫名觉得这句话有些怪怪的,这语气还有些小哀怨,于是笑道:“放心好了,至今为止,我只收过你这么一个小弟,沈然那家伙性子过于跳脱,偶尔逗弄逗弄还行,一直培养在身边我会嫌吵。”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