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7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听到这话,兰谨修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从自己的储物器中取出一个锦盒:“这是我炼化的,原本想要炼成储物容器,但是材料过于低阶,无法与之相融,只能炼成带有防御力的东西,我知道你可能看不上眼,但这是我第一次亲手炼的,希望你喜欢。”

司阳接过道:“又不是逢年过节,送什么礼物,这是龙骨?”

锦盒中放着一枚白润如玉的戒指,简单大气,戒指上隐隐带着很漂亮的暗纹,乍一看不显,将灵力注入进去后,瞬间变得流光溢彩,虽然看着像白玉,但上面的龙威之气却不容忽视,司阳伸手一碰,就知道这是龙骨炼制而成。

兰谨修道:“除了之前的那枚反骨,我顺便又带出一截,你...喜欢吗?”

司阳笑着往自己手上戴去,点头道:“挺好看,大小也合适,我喜欢,不过光是一枚戒指就有些大材小用了,呐,这个给你。”

兰谨修伸手接过司阳递来的一块黑色的石头,司阳道:“这是炼制空间的材料,你既然是练手之作,那就再尝试着将这个炼化进去。”

兰谨修笑着点头:“好。”

第205章

李浩就算再八卦,也关注不到玄门圈里,所以根本不知道,因为他这次魂魄被挤掉的事,闹出了多大的风波。那日被司阳收进去之后,再睁眼醒来,就感受到了躺在床上的沉实,以及那只有活人才能感受到的温度。

李浩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见到司阳坐在他的床头慢悠悠的喝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脸,惊喜道:“我回来了?!阳阳,我是不是活过来了??!!”

司阳抬眸看了他一眼:“自己去照照镜子不就知道了。”

李浩连忙急吼吼的鞋都不穿就往浴室跑,看到镜子里那张自己看了二十多年的脸,兴奋的跑出来直接朝着司阳扑了上去。

司阳早有准备,将茶杯拿开,被李浩这么猛力一扑,手里杯中的茶水却是纹丝未动。李浩恨不得抱着司阳猛亲几口来表达自己‘死而复生’的激动和欢喜,一个劲道:“幸好我家阳阳厉害,要不然我这次真的歇菜了,阳阳你是怎么办到的?那个家伙不是很难从我身体里面拉出来吗?对了阳阳,罗浩呢?”

司阳朝他抬抬下巴,李浩顺着司阳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顿时一个卧槽恨不得跳到司阳身上去,就在他床的一边角落里,有一个微微透明人影,满目憎恨,死死的盯着他。突然在自己房间里见到一个鬼,他这下真的是理解马薇薇的感受了,没有被他吓成神经病,那个马薇薇心理素质当真算够强大的了。

“阳阳阳阳!他他他他他怎么在这里!”

司阳将粘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开,语气淡定道:“他不在这里,那要在哪里?”

李浩哀怨的看向司阳:“难道不是该回阴间去投胎吗?”

司阳摇了摇头:“他现在投不了胎,他本身命不该绝,寿命不至于这么短,却偏偏作死,那撞死他的人无辜背上一条人命债,这条人命债导致那人原本在阳间的命数有了转变,这个转变所带来的一切因果最终都会算在罗浩的头上,而他既然已死,却偏偏在阳间逗留这么久,每多逗留一天,所消耗的就是他原本该有的福祉,当福祉负数了,他自然就要去偿还才能正常投胎,所以现在他不但不能投胎,还要去地府受刑,很有可能来世要投入畜生道。”

听到这话,本身就在阴狠瞪着李浩的罗浩,越加发狂,似乎想要冲过来抓着李浩一起下地狱去,李浩原本被司阳推开,见到这样的罗浩一下子又扑到了司阳的身上。但那个罗浩并没有扑出来,李浩这才发现,他是被困在了那里,这才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要过来掐死我呢。”

见罗浩还在张牙舞爪一副不肯认命的模样,李浩道:“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现在害了我,又害了你自己,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罗浩死死扒着那限制了他行动的无形屏障,李浩作为一个普通人,自然看不到他满身的怨气,但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憎恨,也能看到罗浩看自己的眼神有多恶毒,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怒意:“你凭什么恨我,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我是对你始乱终弃了还是抢了你的女人了?还是打压过你不让你出头上位了?你要进娱乐圈,我努力给你铺路带着你,我知道武替很辛苦,那次拍完你的戏份,我不是第一时间给你送吃喝关心你有没有受伤,我自问没有半点对不起你,你竟然恨我恨得要杀了我?罗浩,你自己说,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只要能说出来,我这条命赔给你又算什么!”

李浩话一说完,就直接被司阳重重打了一下后脑勺,李浩连忙捂着后脑勺看向司阳:“阳阳你打我干什么!”

司阳冷冷瞥了他一眼:“祸从口出又忘了?什么话都敢说,真要应了,连我都救不了你。”

李浩略心虚的咳了两声:“这不是我问心无愧嘛,我真的没有做半点对不起他的事,我发誓!”

司阳笑了一声:“你在娱乐圈待了也有这么久了,拍了好几部戏了,想法还这么天真?你是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但你所拥有的一切,名气地位,财富人脉,还有那么多喜欢你的迷妹,那于他而言,都是对不起他的原罪。”

李浩忍不住道:“不是吧,心理这么扭曲?现在的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总要有些悲苦童年或者什么阴差阳错的误会才会这么仇视吧,什么流程都不走直接仇视到要弄死我的地步,亏我跟他朝夕相处了这么久,这也太可怕吧。”

说完转头看向罗浩:“不管你怎么恨我,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下辈子,你好好的吧,不管是做人还是做动物,我会给你去点个长明灯,好歹结交一场,过去的事我也不想计较了,你好自为之吧。”

司阳等他絮絮叨叨的说完了才开口道:“你说这么多他又听不到,不浪费口水吗?”

李浩:“......”为什么不早告诉他罗浩听不到!

司阳道:“他现在只是个阴魂,还是个怨气冲天的阴魂,早已失了神智,就算听得到,也根本理解不了你在说什么,现在的他,只有吞吃活人生气想要变得更强大的本能而已。”

李浩心累的一屁股坐到了司阳的旁边:“现在要怎么办?找人来收了他?”

司阳递给李浩一张符:“贴过去自然就将他给收进了符里面,然后你亲自拿去佛寺或者道观,刚刚你说了要点长明灯,去佛寺吧,顺便把灯点了,要言出必行,这件事虽然你是无辜牵扯进来的,但凡事有因有果,你自己去了结了这段果,就不会对你今后有什么影响。”

李浩点点头,听话的接过符箓,看着那双充满了浓烈恨意的眼睛,无奈的叹了口气,将符给贴了上去。

中都大大小小的佛寺道观可以说多不胜数,其中佛寺最出名的自然是灵谷寺,李浩也从司阳那里知道,灵谷寺里是有真正有大本和尚在的,所以现在这件事肯定是要去灵谷寺。

司阳没打算陪他走这一趟,怕李浩去了没有门路被当成普通的香客,于是给了他一个自己的印信,那是他自己门派的印徽,早在他收第一个徒弟的时候,就已经昭告整个玄门了,只是因为他虽然收了徒弟,但还是习惯独来独往,也没有广收门徒,所以在别人的印象中对他还没有形成一个宗门的概念,但这个印信基本上该认识的都认识了,也不怕拿去了灵谷寺无人识。

李浩不敢将那符留在身边过夜,见天还没黑,就赶紧往灵谷寺去,司阳跟他一道离开酒店,出房间门的时候,一群人簇拥着一个长得平凡到甚至有点丑,但周身气质还不错的男人除了电梯。李浩见到那群人连忙上前问好,司阳随意的扫了眼直接进了电梯,李浩三两句就跟那几人说完了话追上了司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