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7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不等司阳问,李浩就叽里呱啦将刚刚那几个人是谁给说了出来,他们是拍摄这部电视剧的导演副导编剧制片,司阳道:“那个穿着白衬衣戴眼镜的人是谁?”

李浩道:“我现在拍的这个剧是根据小说改编的,那个人是小说的作者,但写小说跟拍摄电视剧的剧本不同,所以让他将小说改成剧本也不现实,有些内容广电不让播,要小幅度的修改,所以现在作者也在剧组里,说是想要学习如何写剧本,以后发展的好的话,似乎想要往出影视这方面来,怎么了,他有什么问题?”

李浩说完又小声朝司阳嘀咕:“以前搞文字的不赚钱,像编剧,辛辛苦苦呕心沥血的写一本,能赚个几十万已经是导演仁慈了,几十万还要缴个税,一个剧本速度快点的半年多,慢点的好几年磨练出一本,算下来真是赚不到多少,现在就不一样了,小说改编,小说那边还赚着钱,拍成电视剧,名气上来了少说也能赚个百来万,要是有幕后团队的操作一番,各种渠道捞一把,有些比二三线赚的还要多,就这个小说的作者,简直可以说是一本成名,特别厉害,他这个小说还是导演商谈了好几次才愿意卖,阳阳,你说他是不是用了什么旁门左道啊?要如果是的话,你可得告诉我,你放心,我保证不大嘴巴,只是现在在同一个剧组里面,偶尔也会碰见,我也好避着点。”

司阳斜睨了他一眼:“戴好你的玉佩,安生拍戏,自然就不会有麻烦找你。”

李浩噘了噘嘴,哼哼两声,他本来就挺安分守己的,还不是遭受了无妄之灾。但既然司阳不说,他也就不问了,不过那个作者他要避着点,司阳特意问他,肯定是有问题的。只是这阳阳真是的,话总不说清楚,害他好奇的不行。

两人离开酒店后就分道扬镳,各自回家的回家,处理后续问题的处理后续,另一边,跟导演那边商谈完,回到房间的李觅打开了电脑,对着空荡荡的文档发着呆。他新构思的小说设定方面有些冲突,因此大纲反复琢磨都不太满意,前一本小说完结挺长一段时间了,虽然赚了不少,但总不能一本吃一辈子,新文又感觉有些瓶颈,李觅这段时间很是有些烦躁。

揉了揉有些胀痛的额角,李觅忍不住叹了口气。

而他的身后,有一个男人的阴魂慢慢靠近,双手从背后将李觅给环抱住,更是亲昵的亲了亲他的发顶,恨不得将自己给揉进李觅的身体里,紧紧纠缠永不分离。

第206章

一大早,根据行程,夺回肉身的李浩精神满满的去上工,刚进剧组,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上妆的李浩就被导演叫住了。

“这两天你的状态一直不到位,感觉对于男主角这个人设理解有些过于表面,今天早上我把戏份调整了一下,男主这方便改动的也不大,我建议你跟李觅去好好聊聊,这事我也跟李觅说了,他知道的。”

李浩:“......”这几天都不是他,但这个锅他只能背了。

心塞的李浩只得心虚的连连点头,表示一定尽快找回状态,等敲响了李觅房间大门时,李浩这才想起来昨天司阳对李觅的格外关注,顿时懊恼不已,说好要离远点,免得有什么事牵扯上了自己,怎么今天就这么凑巧不得不撞上来,这撞上来了吧,也应该选个人多的地方,听到房间里李觅喊等一下的声音,李浩忍不住双手合十小声嘀咕:“求我李家各列祖先保佑,求阳阳保佑,希望我这个倒霉体质不要再遇到麻烦事了!”

听到门锁的声音,李浩连忙将手放了下来,然后朝开门的人礼貌的笑道:“打扰了,恐怕要麻烦你一下了。”

李觅昨天就已经答应了导演,今天要给李浩深入的讲讲男主这个角色定位,于是微微侧身直接让李浩进来了。只是在李浩与他侧身而过的时候,李觅微微蹙眉,眼中似乎带了几分疑惑。

没有谁比亲手诞生出这个角色的作者还要更了解这个角色了,李浩虽然不是影视专业的,算是半路出家的演员,但以他的智商,只要愿意刻苦去钻研,演技这东西不说多么精湛,吊打如今的一些小鲜肉还是绰绰有余的,原本这个角色他就已经吃的挺透了,现在又跟作者深入的聊了聊,很多之前忽视的细节也掰开揉碎的理解了,也算是一种收获。

礼貌的谢过李觅的指点,李浩就回去拍戏了,原本以为这事也就过了,但这个李觅不知为何,似乎有点缠上他了。

一次两次的偶遇李浩还觉得是巧合,可是偶遇的次数越来越多,就连拍戏的间隙,李觅也会过来跟他说话,这就显然不同寻常了。

不过李觅这人文文雅雅的,周身带着那种令人很舒服的文人气息,学识也是十分渊博,之前还曾经游学过两年,有不少有趣的见闻,聊起天来总能让人不知不觉的忘了时间,所以明知李觅好像在故意接近自己,但李浩却对他讨厌不起来。

而李浩不知道的是,每次李觅跟他相谈甚欢的时候,一个普通人看不到的阴魂都在对他做着各种攻击的举动。却因为他身上保护的东西太过强大,他甚至连身都近不得,只要李觅跟他呆在一起,他连李觅身上都粘不得!

阴魂跟在李觅身后,那双原本就充满了执念的眸子,如今变得越发血红,李觅是个自由职业者,以前通过上学时打工攒的钱,毕业后出去游学了两年,回来之后就宅在家里写作,本身就跟人群接触的不多,所以他一直安心的跟在李觅的身边,粘在他的身后。现在见李觅对这个叫李浩的格外不一样,阴魂的嫉妒和占有欲简直暴涨到了极致!

酒店里,普通小房间中,一个过了气的女明星正在敷着面膜保养着,她在剧里饰演一个戏份不算多,也不算少的长老级人物,所以能在剧组包下的酒店里有个自己的房间。

想当初她也曾经红火过,每天出行也是前呼后拥的,可惜女人的黄金时段就那么几年,正感叹着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门铃响了,她也没多想就去开门,但是门口却没有人,暗道了一声奇怪,又回到房间拿起各种仪器开始倒入面膜精华,这时从她身后慢慢凝结出一个黑影来。

女明星感觉脖子一疼,嘶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却什么都没有,余光见到镜子里多了什么,一转头,就看到一个看不到脸的男人正抱在她的伸手,张着嘴在她的肩膀上啃着什么。女明星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片刻后,黑影化作一团烟雾散去,女明星脑袋以一个诡异的姿势仰头靠在了椅背上,眼睛瞪的简直要凸出来,面膜下的脸更是扭曲到了极致,可见死前到底经历了多恐怖的事情才会死的这么可怕。

李浩刚刚洗完澡,正擦着头发就听到门铃响,于是也没多想就去开门,但是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以前在寝室里,司阳给他们科普的一个灵异常识。

如果在外面,觉得周围的环境不对劲的时候,听到门铃声,一定要看清外面的人才能开门,如果看到外面没有人,那就千万不能以为是谁恶作剧去开门查看。

据说门这东西就是一道屏障限制,不管是对人还是对鬼。如果外面是鬼在敲门,这时候不管你开门是为了什么,只要这个门打开了,就等于是允许了这个鬼进来的意思,如果不开门,那没有因果关系的鬼就没办法进来害人了。

又是一声门铃声将他从愣神中唤醒,然后莫名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于是转身回去从枕头下取出一个护身符来,走到门口挂在了门把手上。站着等了一会儿,门铃声没再响起,这才去凑到猫眼那边往外面看了一眼,可是走廊上并没有人。

这一下李浩几乎是逃窜着回到房间,刚把自己塞进被子里,想了想,又拉开床头旁边的抽屉,里面全都是平安符护身符,那都是他在司阳的网络小店上拍的,于是一把抓出来,将房间里里外外能挂的地方都挂上了,就连窗户上都挂了,又将床的四周都各放了一个,这才躲进被子里缓着情绪。既然连这些平安符那脏东西都靠不近,那自己身上带着司阳亲手给的玉,那脏东西肯定越发不能对他做什么了,这么一想,李浩才慢慢镇定下来。

结果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听到救护车警车的声音,看了眼时间,才凌晨五点,见不是他这层楼发生什么事,李浩又模模糊糊的睡着了。等天亮后他去剧组才知道,他们剧组的女演员郭敏湘昨天晚上惨死在房中。

听说郭敏湘死状非常可怕,简直就跟见了鬼一样,早上因为有她的戏份,可是一直没等到她来上妆,以为她睡过头了,助理这才过来找,结果看到了郭敏湘死在了房间里,助理现在还被吓晕在医院。

李浩并没有将郭敏湘的死往怪力乱神的地方去想,直到李觅过来找他。

李浩现在见到李觅莫名的害怕,尤其是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可不想被鬼缠上,于是直接开门见山:“你为什么要刻意接近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觅微微一怔,随即垂了垂眸,带着几分无奈,几分无措道:“那我说了,你别害怕。”

李浩吞了吞口水,这话说的他更害怕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