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8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阴魂被李觅的话所伤,原本就内心爆炸到无处发泄,见单鹤轩过来送死,他自然不客气。这阴魂虽然用十世善德换取了这一世的伴生,单鹤轩没办法透过他的气息去判断他前几世是怎样的人,但这攻打起来的招式跟单鹤轩接触的一些阴兵有些相似,很像是古代将领那种大开大合的招数。

这阴魂是发了狠的招招致命,可是单鹤轩却诸多顾忌,如果让他放开了跟这个阴魂打,在他们实力旗鼓相当的情况下,他手中还是法器加持,不说完好将对方拿下,重伤他肯定是没问题的。

但重伤了这个阴魂,那个李觅也会有影响,尽管这是他们上一世转生前的约定,但既然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那就是新的开始,这一世李觅没有作恶过,寿数也不算短,身上也没有孽障因果,所以除非是逼不得已别无选择,他不想直接用两败俱伤的手段。

沈然溜达了一圈,整个二组忙的忙,闲的闲,也没什么新鲜八卦,百无聊赖之下又转悠回了审讯室,想看他们事情搞定没,结果一来就看到那阴魂带着浓郁到发黑的阴气利爪朝着单鹤轩抓去,单鹤轩用剑一挡,那狗东西阴魂不散的又用杀招打上来,沈然忍不住打骂一声:“他娘的一根筋你是不是傻!竟然被一个小阴魂压着打,柿子你真是个软的吧!也不跟你老大帮忙,躲在角落里看戏呢!”

瞎咧咧的一边骂,一边开门冲了上去。单鹤轩眼疾手快一把将沈然的衣后领给抓住了,然后往自己身后一甩:“老实点!”

沈然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单鹤轩,满眼都是你这个混蛋竟然不领情!但见单鹤轩没有在那个阴魂的攻势下占上风,老实了几秒钟的沈然就开始搞偷袭打乱阴魂的阵脚,直接用灵力凝结成偷袭人的小气珠,见缝插针的朝着阴魂打了上去。

沈然总在单鹤轩跟人打斗的时候搞这种事,一开始没把敌人搞乱,反而弄得单鹤轩束手束脚被打乱了招式,到现在,单鹤轩基本已经适应沈然这种小偷袭,可以直接无视了。

阴魂却是见单鹤轩身边那小子身上的气息古怪,明显就不是个人类,他不怕跟天师打,天师再怎么厉害,终归是个人类,但非人类就危险了,所以比起应对单鹤轩,他更加留意那个后来来的非人类。

如果听到那阴魂的心声,沈然大概是无语脸,信不信他分分钟召唤司阳老大来让你看看,人类才是万灵物种中最厉害的!

阴魂的注意力永远都是在李觅身上,哪怕他现在若是一招不慎就有可能沦为阶下囚,但这几辈子的习惯他根本没办法转变过来,所以注意到李觅那紧张又害怕的模样,阴魂的内心整个都揪了起来。

他在害怕自己,这个认知让阴魂狂躁的恨不得摧毁了全世界。他不想伤害李觅,他知道李觅只是一时间没办法接受自己,所以干脆也不恋战,找准机会先离开了这里再说。

审讯室是本身就设置了结界的,不过刚才沈然进来时,就等于打开了结界,单鹤轩也没想到李觅在这里,那个伴生魂会离开,所以当阴魂不再恋战直接消失后,这才暗道了一声大意了。

沈然见到阴魂消失,整个跳起来了:“诶!他怎么跑了,快追啊!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那家伙不是杀过人吗,这要是放出去,岂不是会死更多的人!”

单鹤轩看了眼沈然,什么都没说,转身看向李觅,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道:“先去处理伤口再说。”

柿子不怕死的凑到沈然身边:“大嫂,是你打开了结界,不然哪怕死磕,那阴魂也肯定跑不了的。”

沈然冷眼斜看过去:“你在怪我?”

柿子连忙做了个封嘴的动作:“我哪敢,那啥,我先带他去处理伤口了。”

沈然小心的跟回了单鹤轩的办公室,可怜巴巴的趴在他的桌子上:“我又闯祸了?”

单鹤轩看了他一眼,语气微不可闻的带了几分无奈:“那东西不好解决,除非今天灭了他,不然想要活捉是不可能的,他的本体不在这里。”

沈然顿时瞪大了眼睛:“他还有本体?他不就是个伴生魂吗?”

单鹤轩道:“既然那么爱,又怎么能忍受能看不能碰,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以后可能会跟另外一个人步入婚姻的殿堂,所以伴生魂这种事才会如此苛刻,必须要十世善德来换取一次机会,十世大善人才有一定的可能克制住心中的欲|念不走上歪路,可惜,终究抵不过执念。”

沈然听的似懂非懂,他不太了解阴间里的那点事,所以干脆也不问的那么深入了,而是道:“那现在怎么办,他会不会继续在外面杀人?”

“哪有厉鬼不杀人,只要那个李觅在这里,他总要回来的。”

沈然很想问,那如果那个阴魂在外面杀人了,这过错是不是会算在他们头上,毕竟是他们一时失手让那家伙跑了。不过沈然见单鹤轩准备去资料库翻阅关于伴生魂的典籍,就干脆闭了嘴,见李浩准备带着李觅去找司阳求个护身的玉佩,于是也跟着一道去了。

沈然是熟门熟路,几乎三天两头就会回来浦田山一次,美其名曰特勤部没事,就来帮着种种田,实际上每次回来都是连吃带拿,连带着他们特勤二组不少人也跟着沾光,有时候农庄里面根本不销售的灵果,他们也能能尝个鲜,更不用说,那直接用储物器夹带下山的胖大厨私房菜了,这年头估计除了司阳,也没人能享受到几百年前真正伺候过皇帝御厨的厨艺了。现在许多人来报考二组,这吃食方面大概也是个很大的诱惑。

李觅这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美若仙境的地方,一路上来,那些见都没见过的繁花美景早已晃了他的眼,等再见到司阳的时候,他实在无法将眼前的人跟李浩的同学这个身份连接在一起,他从未见过如此充满了仙气的人。

李浩见李觅似乎有些看呆了,于是撞了撞他的肩膀:“我同学,你应该见过,那天在电梯那儿,我跟我同学一道走的。”

李觅表示,他绝对没有见过,司阳笑了笑,在外面他不喜欢招惹麻烦,所以会有法术遮掩一下,还是那张脸,只不过路过的旁人会下意识的无视掉而已。

招了招手,从梦便从后面过来递上茶水和点心。沈然直接伸手就拿,然后凑到兰谨修旁边,朝他挤眉弄眼了一番。他现在可不是单恋的小白了,虽然单鹤轩那个木头也就那样,但那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反正他现在能看出,面对喜欢的那个人时,眼睛是真的会发光的。

兰谨修直接无视,稳如泰山的喝茶,他一点都不羡慕,一点都不!

司阳道:“李浩跟我说了,你想要求一个跟他身上戴的那种护身玉?”

李觅连连点头:“我知道这事有些唐突贸然,但我真的很需要一个护身玉。”

司阳一手撑着下颚,眼中灵光流转,只是一瞬,就将眼前这人的几世都大致的看了一遍,于是笑问道:“玉我可以给你,只是你当真需要?你现在应该知道伴生魂是个什么东西了吧,几世的付出和执着,戴上这个玉之后,他就无法再近你身了。”

李觅微微抿唇,眼中闪过挣扎,但最后还是道:“我需要,还请司先生帮帮我。”

司阳看了眼从梦,从梦便从后面端出一个锦盘,上面摆放着一个水滴造型的白玉。李觅一戴上,顿时觉得身体里多了一股暖流,瞬间便感到了一阵安心。李浩顺便又找司阳买了不少保命的东西,那个阴魂说不定不会放过他,而他还要拍戏工作不能耽搁,所以这些保命之物是必须的,两人没有多待就离开赶回剧组了。

看着他们离开,那些痴恋与等待的画面一一在司阳眼前闪过,最终化作一声轻笑:“再浓烈痴迷的感情,最终也抵不过一碗孟婆汤,这就是凡人的执念。”

兰谨修喝茶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即抬头看向司阳:“那如果有能抵挡孟婆汤的感情呢?”

司阳对这种事并不太看好,看多了悲欢离合,就刚才那个,爱的那么深,现在还不是变成这样,于是道:“如果真有那样的感情,爱一场也算值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