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8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除了不许闹出人命之外,在赛场上没有任何规则,哪怕你什么都不做等着最后去抢别人的光球,只要你有这个本事能抢到,那也是你赢。

而那个被越来越多人关注的祖宜,他是目前成绩在上等,虽然不是第一,但在之前一次抢夺光球的障碍机关里,这人轻松出手救过一次现在分值第一的人,还游刃有余的解决了机关,先那人一步拿下光球,更让人注意的是,他大概是为了不成为众矢之的,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就连之前救人都没有露面,那位现在的第一名甚至不知道自己被人救过,而在他前一步被人拿走光球让他踩了个空。

每个进入结界海选赛的手上都有一个手表,那是设置过的,能够读取光球的分数,并且能在上面看到自己的分数,现在排名第几,但看不到别人的,所以那个第一名因为名额原因,只能从海选往上爬的闾山派弟子看自己稳坐第一,眼见着海选赛就要结束,于是整个人难免就有些飘了。

观赛的人一打开手机,就看到一个设置了高分值光球的地带左右两边都来了人,一个是独行侠祖宜,一个是成群结队被人簇拥的现在排名第一的丁同。

两人同时来到石门前,丁同看着单独一个人的祖宜,见他面生,气息也不是浑厚凝实的那种,便直接开口道:“这里是十分值光球的难度,我劝你不要冒险尝试了,否则进去后遇到什么招架不了的,还要外面的大师来救,那你就直接淘汰了。”

祖宜也没有跟他发生争论,只是微微点头:“多谢提醒。”然后转身就走。

丁同见这人真的听了劝走了,那原本带了点高傲俯视的神情顿时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来:“所以说识时务者才能走的长久。”说完转头看向跟在他身后的人道:“这里是高难度地带,我没办法带着你们所有人进去,我只带三个人,人多了也麻烦,你们谁进去自己走出来吧。”

跟着丁同的人也并不是全都需要他庇护的,有些是因为无门无派,想要借着这次的交流赛跟那些门派弟子混个脸熟,借光进入门派。有些纯粹是想要在里面找个庇护,一个人被打劫的可能性太大,不如一群人安全。

很快就有三个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然后跟丁同一起进了石门。其余人就找了个平地就地而坐,随意的闲聊起来。

刚才原本应该已经走了的祖宜出现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了,手上快速掐出手决,然后激活了一张阵法符,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那群人无知无觉的包裹住之后,祖宜就直接来到石门前,跟在后面进了石门。

直播弹幕上顿时刷屏了。

【就知道我家祖不是那么轻易的人,那个丁同还以为自己多厉害了,说不定在我家祖眼前就跟个小丑一样。】

【楼上慎言,丁同可是闾山派的,这次他分值第一,说不定已经被闾山派高层关注着,当心祸从口出啊。】

【怕啥,又不是实名弹幕,再说了,那个丁同要是真有本事,为什么拿不到决赛的名额,还要自己从海选赛爬上去,这不就是矮子里面拔尖吗,结果还没尖的过别人草根出身的。】

【谁说祖宜是草根出身的?背景资料坐实了?说不定人家是什么不出世老怪物收的徒弟呢,想当初司阳不也是单枪匹马一个人,人家也当他草根出身吗,现在呢。】

【经鉴定,楼上不怕死,敢直言大佬名讳。】

【不怕死1,怕了怕了,我要遁了。】

【看来这个十分光球是祖宜的囊中之物了,啧啧啧,我就喜欢这种腹黑的,偷偷干,出风头的事情让别人来!】

李则知见柳逸也在看这个直播界面,连忙问他:“你觉得这个祖宜怎么样?”

柳逸道:“在天师中,算是佼佼者。”

李则知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见祖宜选择了跟刚才丁同不一样的路,一路所遇到的机关都被他轻而易举的化开,有些机会除非他凭借修为用蛮力直接破,不然也要稍微想一想:“这个祖宜的实力挺扎实的,只是为什么之前都没出现过,难不成真的是什么老怪物的徒弟?师弟,你对上他,大概需要几招?”

柳逸沉吟片刻后摇头道:“他还隐藏了实力,不知其底牌,不过全力以赴的话,最多不过百招。”

李则知顿时瞪大了眼睛:“百招!看来这个祖宜还挺厉害的,师父的几株万年灵药,将这些隐世不出的人都给炸出来了,我之前听兰姨说,往年这种交流赛,海选赛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可看性,都是三脚猫功夫,今年还真出了一两个厉害的。”

两人正准备继续看那个祖宜怎么从丁同手里抢走光球的时候,整个天空一瞬间聚集了乌泱泱的云团,万里的晴空眨眼间就变得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两人连忙抬头,李则知还在诧异的时候,柳逸皱眉道:“你看这像不像劫云?”

李则知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不就跟书上所描述的劫云一样吗,云层浓厚,内力蕴含强大的雷电之力,缓缓蓄之,倾力而下。

李则知连忙一把抓起柳逸:“我们去找师父!”

司阳正在跟兰谨修下棋,这雷劫虽然看起来来的突然,但这种程度的雷劫如果看做修士渡劫的话,也不过是筑基期,所以早两天他就隐隐有了感觉,见雷云凝结而起,便随口吩咐一旁的从梦道:“护山大阵打开,免得劈坏了我山上的花花草草。”

从梦躬身点头,直接去找靖柔,一同开启护山大阵了。

李则知和柳逸跟从梦擦肩而过,一下子跑进了厅内,看到师父正在跟兰叔下棋,缓了两口气才开口道:“师父,是不是那个鬼王要渡劫了?”

司阳两指夹着黑子,偏头朝他们看了一眼,随手将黑子落下道:“有兴趣你们可以去看看,反正你们早晚也要渡劫的,去看看别人怎么渡劫的,涨涨经验。”

得到师父的允许,两人自然忙不迭的朝着隔壁山坳的方向跑去,也不知道那个鬼王要在哪里渡劫,路上碰到了从梦和靖柔,知道打开了护山大阵雷劫不会打到他们这里来,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准备悠闲旁观起来。

而在距离浦田山不远的地方,坐落在一片迷雾中的山庄里,舒适的软塌上正躺着睡得昏沉的李觅。当初容敬用迷幻阵骗的李觅取下白玉,这才将他给带到了这个山庄里面来,这里也是他布置出来的幻象,更是他渴望已久的事,将李觅就这么圈在他的地盘中,就他们两个人,再也没有是是非非,谁也不会来打扰。

感受着天上汹涌的雷劫之力,容敬轻抚着李觅的睡颜,眼神专注嘴角含着温柔的笑意,毫不在意那天上随时会将他劈死的力量,看着这样静静在他身边的李觅,容敬低头轻轻一吻,摩挲着他的发间,低声道:“如果这次我能坚持下来,哪怕逆天,我也要恢复你的记忆,将你留在我的身边,即便是阎王,也休想将你再从我身边夺走,如果上天连这一点机会都不给我,让我葬身在天劫之下,那你就去过你想要的平静生活,反正你也忘了我,没了我的纠缠,你该安心了。”

看着睡得无知无觉的李觅,容敬轻叹了一口气,吻在了他的双唇上:“明明是你先来招惹我的,你怎么能先放弃呢,还记得第一世我们相遇时,你说的话当真一语成谶了,你就是个毒,沾上了,就再也无解了,正好,我也不想解,李觅,等我。”

第212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