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8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玄门中有幸见过雷劫的没几个,而那些见过的活到现在的更加没几个,所以当天空突然出现异象,不少人甚至都没回过神来,还以为是什么人在引雷捉鬼,心道这得是多厉害才能引这么大的雷。当反应过来这是雷劫后,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往雷劫所在的地方赶去。一辈子如果能有幸见一次人渡劫,那真是生而无憾了。

就在天空云层酝酿雷电之力的时候,特勤部是第一个动作的,立刻联系气象部门的人发布紧急雷电警告,然后在玄门官网中发布雷劫的消息,让身处那一带的天师赶紧离开,这要是被牵连进去,这才叫死的无辜,将能发布的信息全都发布之后,便立刻赶去了现场。

许多大佬级人物其实有事没事的时候挺喜欢刷玄门APP的,看看里面有什么新鲜事发生,看哪个倒霉蛋又被厉鬼欺负的嗷嗷叫,所以当特勤部公众号一发布紧急通知时,不少人都看到了,那些距离中都太远的,更是抓起一大把疾速符,哪怕催动的灵力耗尽也要赶去现场看一看。

当天上的雷云集结到了一定程度时,在雷劫范围之外已经围观了不少人,有些修为低的目视范围有限,还自带装备,而那些在兰谨修农庄里得了黑卡的用途就更加显现出来了,凭借黑卡,可得观赏最佳方位的包厢一间,吃着充满灵气的美食,喝着灵茶,一边观望别人渡劫,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享受的。

当雷蛇隐隐在厚重的云层中凝结成型的时候,那个许多人只曾听闻的准鬼王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上空。

那人穿着一身玄青色长袍,腰间一条白银链简单的系着,看似一件简单的行头,但不时的闪过灵力流光,可见这套衣服并不简单。这家伙既然有成为鬼王的实力,看来他的家底也是极其丰厚了,就是不知他今天能不能凭借这些外物,扛过天劫的洗礼。

关于容敬的事,许多人都是知道的,毕竟中都域内,龙气盛盈的环境中,很难诞生一个鬼王的,鬼王到底属于阴物,与龙气是相克的,所以容敬的事迹,许多人都在观望着。

司阳和兰谨修将那一盘棋下完也出来看热闹,李则知见师父来了,连忙问出心中的疑惑:“师父,听闻这个容敬吞吃过活人的生魂来增长实力,我不明白,如果他想渡劫成鬼王,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既然做了这种事,那又为何要走向鬼王这条道,明知会历劫,一旦历劫,天道就会清算罪孽,本身鬼王渡劫就艰难,更何况还是杀过人的,他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司阳笑了笑:“一切不过是情非得已罢了,种种原因导致他不得不走上这条路,既然走了,那就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粉身碎骨。”

当日他不过是以为李觅对李浩动了情,丧失了理智的嫉妒之下只想杀了李浩,可惜李浩身上有他的护身符,连身都近不得更不用说杀了。嫉妒冲昏了头脑,选择了一个火气最低人吞了生魂才增长修为,可惜即便是这样,还是连门都入不得。

当阴魂吞过生魂,那么就直接变成了厉鬼,厉鬼当久了,是会彻底失智的,而且厉鬼身上的阴气跟伴生魂的阴气有所不同,如果他带着满身戾气跟在李觅的身后,那李觅也活不长久,早晚都会阴邪入体,所以他明知再去吞吃厉鬼来修炼鬼王一道是会遭遇天劫,他也必须这么做了。所以这一步错步步错,不过是嫉妒蒙蔽了心智而已。

正说着的时候,那个容敬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直接飞跃到了浦田山上,隔着结界看向司阳:“时隔数百年,没想到竟然在灵气稀薄的现代遇到了修为高深的天师,不对,应该是修士,不知阁下可否出来一战?”

修为高点的哪怕距离隔得远,也听见了容敬的话,顿时眼睛瞪的比普通人见了鬼似得还要大,有些好事者连忙打开直播,大大的标题用红色的字体写到:准鬼王容敬渡鬼王劫时向司阳邀战!

有些被标题吸引点进去观看的纷纷留言:

【他是知道渡劫无望所以想要拉一个垫背的吗?但为什么是司阳,他们有过节?】

【好想去现场看,但我怕扛不住雷电的威力,为了小命着想,我还是看大佬们的直播吧。】

【求直播大佬别忘设结界!雷打下来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这些电子设备!】

【歪楼了!下文呢!司阳大佬应战了吗?】

【见过找死的,没见过这么找死的,为这位胆大的鬼王默哀一秒钟。】

现场听到这话的人都变了脸色,尤其是兰谨修,那双冷厉的眸子微眯:“你如果想死,我现在就可以送你一程。”

司阳却是勾唇一笑:“你这是担心自己过不去,想要我帮你抗劫?”

容敬冷冷道:“世人皆知,渡劫时若在雷劫范围内,则一并视为渡劫者,视其修为,雷劫加倍,我的确自知这次雷劫未必能顺利渡过,只是想在灰飞烟灭之前,向你讨教讨教。也想见识见识,随手就能制作出护心玉的高人,究竟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司阳微微挑眉,沉默了数秒,在众人忍不住猜测他究竟是会应战跟这个容敬打一场,还是干脆送容敬一程让他早点灰飞烟灭时,司阳开口道:“你这可是要渡劫的人啊,我修为浅薄,扛不起天雷,唉,怕了怕了,你还是自己好好玩吧,像我这种修为低下的,远远观战,明哲保身的好。”

围观的众人实在没想到,司阳竟然会这么说,他要是修为低下,那自己等人成什么了。不过看容敬那张被司阳的话噎住的冷脸,还是差点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容敬眼睛一眯:“道友这是看不起在下?若是我执意要与你一战呢?”

司阳指了指上空:“那等你破了这结界再说吧。”

容敬实在是没想到司阳竟然这么不按常理出牌,一般像他这般修为的修士哪怕性子沉稳不会随便被激怒,但也不至于会说这样的话。见司阳死活不应招,容敬抬头看了眼上空道:“我怕是没时间来慢慢破解阁下的结界了,那就只能看它能抗住多少次天雷了。”

众人实在是搞不懂,你一个要渡劫的,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干嘛非要跟一个大佬过不去,见过找死也没见过这么找死的。

司阳却是心里明白的很,这家伙就是想要让自己帮他抗劫。今天一旦他踏入雷劫的范围,以他的修为,雷劫只会变得更可怕,到时候他想要单独抽身根本不可能,那个容敬是在赌,赌他的身上有保命的东西,只要他顶过了雷劫,消磨了大半的威力,到了容敬那里,那雷劫想要过去就容易的很了。

只是他不接招,眼见着容敬就盘旋在浦田山的上空,兰谨修已经忍无可忍了,他容忍这家伙在这附近安家,可没有允许他上来找麻烦的。

看着兰谨修周身的气息越来越冷,司阳朝他道:“你还没有修炼到需要渡劫的程度,但实力却已经可以跟筑基修士相抗衡了,加上你身具融合了国运的龙气,那雷应该劈不死你,你倒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淬炼一下肉身。”

听到司阳允许的话,兰谨修直接祭出长剑,一下子飞到半空中,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朝着容敬打了上去。

容敬知道兰谨修这个人,调查司阳的时候很难不注意到这个人,原本以为他们不过是相互合作利用的关系,倒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不过不管是谁都好,只要能助他度过天劫,谁来都一样。

于是在某位躲在安全地带的大佬直播画面中,兰谨修飞身而起,以雷霆之势攻向刚刚在上空叫嚣的容敬。

兰谨修的剑术是司阳教的,哪怕是这个当了几世将军的人也未必能游刃有余的抗住,要如果不是杀了他天雷就没了,兰谨修才不会对他客气。但这人虽然现在杀不得,却还是能给他一个教训,让他长长记性,以后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不过这也要他有以后才行。

面对兰谨修的来势汹汹,容敬一面注意着天雷积蓄力量的程度,一面小心应对,围观的一些人慢慢看出苗头来了,这兰谨修的实力不俗,但却没有下死手,当第一道天雷砸下来的时候,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兰谨修竟然是故意寻着天雷去修炼的,于是激动的在直播平台一阵一通解说。

【牛逼,司大佬身边的人就是牛逼,人家最多扛个瀑布的压力去淬炼肉身的强度,这人一上来就是天雷淬体!】

【我还以为是那个鬼王的实力跟兰谨修不相上下呢,原来人家压根没下死手等着天雷来,不过如果万一扛不住被劈死了,那岂不是闹了个大笑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