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8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有司大佬在旁边呢怕什么,他能让自己小弟被劈死吗,显然不能啊,那么丢脸。】

轰隆一声,一道雷电直直的朝着容敬劈打了过去,不过这才是第一道雷,容敬不避不闪的硬生生承受了。当第一道雷落下,那些围观在雷劫范围之外的人连忙抱起各自的东西再次后腿,那种简直想要将五脏六腑都给吸取出来的压力,那种沉闷的仿佛坠入深海的窒息感,哪怕隔的这么远都能感受到,真不知道就正在挨雷劈的两人是怎么承受下来的。

第二道天雷接连落下,这次却是朝着兰谨修而来,司阳说过,雷劫是先弱后强,所以如果连第一道他都承受不住,更不用谈后面了,于是也没有动用任何东西,直接凭借肉身抵抗。

当雷电之力注入身体里之后,他才明白以前司阳说的,渡劫的时候挨雷劈的感觉其实就是痛并快乐着,这种舒爽难以言喻,身体经过第一道雷力的洗礼肉身可感的变强了,那滋味简直让人沉迷。

属于兰谨修的天雷明显比鬼王的要弱上几分,毕竟他身怀国运龙气,又不像鬼王属于阴邪一类,对于他的循序渐进修炼适度刚刚好。这边他承受着一道道雷电之力将身体里里外外都淬炼了一番,正挨劈挨得十分愉悦,那边容敬显然快要扛不住了,那一身法衣都出现了裂痕,可以看得出来,他已经在勉力支撑了。

兰谨修趁着雷劫间隙看了他一眼,容敬苦笑道:“求道友相助,刚刚的不敬之处,我若能度过此劫,定然上门谢罪!”

他之前想要引司阳出来一战本就是为了这个,但他并不想真的得罪他们,所以此时只要他接近兰谨修,天雷自然会被兰谨修给引去,但这也无疑给他今后树立了一个更强大的敌人。还不如直接言明,总好过再次算计。

又是一道天雷劈下,兰谨修直接用长剑去接引,本身这龙血剑就属于灵剑的范畴,这次与他一同淬炼之后,兰谨修明显的感觉到他们之间的牵引更加深了,因此他其实也不介意将属于容敬的天雷给承接过来,反正于他也有益处,但不表示他就要别人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帮你度雷,你当我浦田山是什么地方,能随你放肆?”

容敬再次苦撑下一道天雷:“还请道友念在我们同为求而不得的份上,我与他苦守十世,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

李觅迷迷糊糊的醒来,一道道雷声简直就像是在耳边炸响一样,他见四周没有那个厉鬼守着,连忙爬起来往外跑去。

当他顺着雷声一路穿过迷雾,第一眼所看到的便是那个悬在半空中被雷劈打的厉鬼。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道雷响在他头顶响起,他甚至来不及抬头看,就被一个身影扑倒,紧接着就是一个闷哼声。

李觅以为自己又被抓住了,惊恐的抬眼看去,却一眼看进了那双温柔却又无奈的眸子里。

容敬护着李觅,原本还想借着兰谨修熬过天雷,现在又闯进一个李觅,他只好将他护在身下,看着那双见到自己就露出惊恐的眼神,无奈道:“你才是我最大的劫数。”

第213章

场上的变化引得观看直播的众人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这个不怕死的麻瓜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看容敬那么奋不顾身的扑过去,想来就是那个逼得他成鬼王的恋人吧。于是众人心中感概,情之一字,当真是害人不浅啊。

因为李觅的误闯,导致容敬退无可退,他算好了李觅昏睡的时间,就算李觅醒了,也会有另一个出口让他离开,而不是穿过迷雾来到渡劫之地。他为了引出司阳,甚至知道没谁会找死的在他渡劫的时候靠近他,所以根本没有设置结界。如今除了这般护着,硬生生的去抗雷,容敬别无他法。

就在他心生绝望之际,那一道道劈到他身上的天雷竟然被远处的兰谨修给引了去,看他长剑直指苍穹,将天雷全都吸引了过去,那颗原本已经认命的心再次活跃的跳动起来。

一开始众人也不明白,兰谨修这不怕死的闯入雷劫范围用意何为,难不成就因为刚才这个容敬对司阳的挑衅,就让他不顾死活的也要给人一个教训?不过当他经历了一两道雷后,众人这才明白,人家这是利用雷劫在修炼呢。也不知道司阳给了兰谨修怎样的功法,竟然能借用雷劫来修炼,看现在兰谨修吞吃一道道天雷还游刃有余的样子,恐怕兰谨修所修习的是正统的修士功法吧。

想当初那对小可怜般的兄妹两,如今因为抱对了大腿,一个在特勤部里干的风风火火,早晚要提干,一个更不用说,都能用这样的天雷修炼,看来以后兰谨修的渡劫之日也不会远了,一旦兰谨修自己渡劫,那就是真正的筑基修士了。

此刻兰谨修的衣服已经没一块好布了,|裸|露在外的皮肤更是一片焦黑,别人看他引雷修炼似乎很轻松,但每一道雷劈打在身上的时候,他感觉整个五脏六腑都像是被人生生挖出来重整了一般,但这样的痛苦之后,那肉身的凝实,实力的提升,让之前所有的痛苦都变得甘之如饴了。

他所承受的最后一道天雷的力量被他尽数吸收之后,天上接连不断的雷击这才稍稍缓了一口气,但看上面乌云涌动,雷蛇翻滚,明显是在蓄积最后一道力量。兰谨修从储物器中重新取出一套衣服,这是司阳用特殊材料炼制的,比他刚才穿的料子还要好,又取出两个护身的法器,静静的等着天雷落下。

围观的旁人同样屏息以待,轰隆隆的一声破天巨响,简直就像是击打在众人心头一般,本身围观的就离得比较远,听到这声还没落下的雷响,求生本能让他们又退了好些距离。

而这道似乎积蓄了雷云中所有剩余力量的天雷,原本是朝着兰谨修而去,但不知道兰谨修用了什么办法,亦或是他手上所持的是什么避雷的法器,那道雷劫竟然改变了落下的轨道,像是一条灵蛇一般,在天空腾转了一圈后,直直的朝着容敬劈打了过去。

正在小心等着雷劫结束的容敬,眼睁睁的看着那道巨大的雷劫朝他打来,本能的将被他护在身下的李觅朝着兰谨修所在的方向推了过去,但他自己却避无可避的迎上了雷劫。

那最后一条宛若粗|龙的雷劫兰谨修这个身带国运龙气的人都抗的恐怕要命悬一线了,更不用说这个吞吃过活人的鬼王了。在一阵巨大的轰鸣声落下后,天上的雷云开始缓缓散去,但并没有落下渡劫成功后的金光,而地上被雷劈打后的雾气散开后,容敬趴在一个巨大的天坑中,身上的鬼气肉眼可见的在消散,这明显是渡劫失败,灰飞烟灭的模样。

容敬艰难的爬起来,转头去看李觅,李觅正安静的躺在地上,身上完好无损。兰谨修就站在他的旁边,见容敬望向自己,便冷冷勾了勾唇角传音道:“既然你知求而不得的苦,那你更该知道,那个求而不得的人有多重要,你觉得在你算计他之后,我会放过你吗?”

容敬猛地怔住,随即恍然,低头看了看正在消散的身体,露出一抹苦笑,深深地看了眼李觅,也没有挣扎着想要爬过去,反倒是平静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最后的消散。

司阳这才从浦田山上飞下来,缓步走向容敬。容敬抬头看他,司阳微微一笑:“值得吗,如果你刚刚没有护着他,你就渡劫成功了。”

容敬垂眸一笑:“值得,爱过,值得。相守过,值得。痛苦过,快乐过,坚持到了现在,一切都值得。可惜凡事都有个尽头,我跟他的缘其实早就断了,是我执迷不悟,不择手段,不顾一切的想要挽留,现在这样也好,总算是到尽头了,我也累了。”

司阳摇了摇头:“其实感情的事情很简单,是你太过复杂,你如果没有处处算计,没有自私的想要将他捆绑住,也许结果就会不一样了。更何况,你还算计错了人。”

容敬猛地一下抬头看向司阳,双目中恼怒和浓烈的恨意交织着:“是你!”李觅不可能提前醒来,也不可能破除他的障眼法走进迷雾,除非这一切是有人动了手脚。

司阳看着他道:“你谋害我朋友在前,算计我在后,我本来不想插手你的事,可惜你非要来惹我,既然你招惹我了,那我肯定是要做点什么的,正好我想看看最终你会怎么选择,是保他,还是保你自己,现在看来,你还不是一无可取,虽然你的爱太过自私。我见过太多所谓的至死不渝在利益面前都变成了一文不值,就冲着你的选择,我答应你一件最后的心愿,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接受。”

容敬突然大笑出声,笑的撕心裂肺,笑的令听到的人都能感受到绝望:“是我太傻,以为看透了人心,还以为多长你们数百年的经历就能将你们算无遗漏,恐怕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司阳静静的看了他一眼,见他鬼气消散的差不多了,身体已经几近透明,根本支撑不了多久了,转身欲走。

容敬停了癫狂的疯笑,声音嘶哑道:“我求你,帮我抹去他脑海中关于我的一切记忆,保他一世安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