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8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微微偏头,在容敬彻底消散之前,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应了。

谁都没想到,这位敢在中都历劫的鬼王竟然会是这样的下场,尤其是听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后才明白,这件事恐怕从始至终都没有逃过司阳的掌控。这么一想,众人不由得寒毛颤立,这不显山不露水的,就这么|操|控了一个鬼王的结局,他们这才是真的怕了怕了,司阳大佬又给他们上了生动的一堂课。

司阳没管那些还在围观的人在想什么,来到刚才被兰谨修一掌打晕的李觅身前,指尖轻扫,将所有有关容敬的记忆尽数抹去。当那一抹灵光从李觅身体里抽离出来的时候,昏睡的李觅眼角落下一滴泪来。

司阳微微挑眉,轻笑了一声。兰谨修看了眼李觅,不解道:“怎么了?”

司阳摇摇头:“药浴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趁着雷电的余力,赶紧去炼化一番,这样好的机会,以后怕是可遇不可求了。”

兰谨修点点头,他现在浑身焦糊,实在是不好看,也不想以这个样子在司阳面前多呆,所以干脆的转身就走。

司阳朝着小福子招招手,让他将李觅带走,这件事也算是落下帷幕了。看了眼容敬刚刚消散的地方,司阳忍不住叹了口气,叫不醒装睡的人,同样也唤不醒没失去的记忆。

不管怎么说,容敬闹出的事情,也算是让没落的玄门长了点见识,哪怕最终渡劫没有成功,好歹也亲眼见识了一场渡劫的过程。尤其是幸亏没有成功,否则今后中都还要供着一个鬼王,那整个势力都要重新洗牌,那才是大麻烦。

跟在司阳身后往回走的李则知忍不住问道:“师父,如果刚刚那个容敬没有拼死保护李觅,他真的能在中都成王吗?”

司阳道:“凡事无绝对,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谁知道,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你也不必执着个不可能再发生的结局。只要你好好修炼,哪怕中都鬼王遍地也碍不着你,反正也打不过你,怕什么。”

李则知哦了一声,他也只是好奇,等司阳走后,李则知旁边的柳逸才道:“成不了鬼王的。”

李则知回头看向柳逸,满眼询问:“为什么?这么笃定?”

柳逸勾唇一笑:“因为他渡劫之前没有来拜山头啊。”说完就看了眼傻愣住的李则知,飞快朝着修炼场跑掉了。

而柳逸随口戏弄李则知的话不知怎么就传开了,以至于后来,司阳莫名其妙就成了中都一霸,遇到任何大小事务总有人来拜一拜,简直比闾山派和灵谷寺还要忙。他要如果知道这是他徒弟的戏言所致,一定会好好教他重新做人!

经过雷劫洗礼的中都,突然一下子变得干净了不少,虽然没有雨水的冲刷,但雷劫的威力也很是清理了一番来不及逃跑的阴物,因此一夜过去后,不少人觉得空气都清新了不少,尤其在本就雾霾严重的中都,这种感觉更是直接。

李觅在酒店的大床上醒来,看了眼窗外的阳光,感受着那阳光倾洒在身上的热度,莫名有种久违的怀念,只是突然觉得生命里似乎少了什么,还不等他从空洞的情绪中回神,一条催他去剧组商讨剧本细节的短信声将他拉回了神。李觅来不及多想,换上衣服洗漱完毕之后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就往剧组走去。

从此以后,他只会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粒尘埃,再无任何不同。若干年后,奈何桥上,一抹幽魂一跃而下,彻底断绝了轮回的可能,渡魂人坐在船头幽幽一叹,这世间,总少不了一些看不穿的痴儿。

第214章

在众人还在消化雷劫事件的时候,交流海选赛结束了,在最后时限内,海选赛黑马祖宜跟当时的第一名闾山派弟子丁同前后脚的进入了一个十分值光球的秘境中,在众目睽睽之下,先一步破解秘境取走了光球,又设置了埋伏坑住了丁同,然后将丁同身上的光球抢的一个不剩,令丁同顿时从第一名跌至最后。

原本这富有戏剧化的转折应该会被人谈论许久,这个祖宜也会从一个无人知的小透明变成玄门近段时间的热门话题,不过这些风头都被雷劫,鬼王,司阳兰谨修全都抢了。就连玄门公众号都将鬼王历劫的事情编辑成了软文,让不知情群众好好了解了一番事情内幕。

还有兰谨修借以雷劫修炼的视频也被挂在论坛置顶,这是科技发达,有电子视频作为参考记录以来,录制的第一个渡劫视频,虽然最后还是灰飞烟灭了,但这种雷劫也不是什么人或者鬼能轻易修行到的,所以这个视频怕是今后都会被置顶,以供众人参考观摩。

而司阳从头至尾所做的不过是提前弄醒那个李觅,又引着李觅来到渡劫范围内,就被描绘成背后操|纵风云,一手掌控全局的幕后大BOSS,甚至被人传的更加魔化,索性决赛紧接着海选赛开始了,众人的注意力被分了一部分走,不然指不定还会传成什么样。

开赛的这一天,众人齐聚闾山派,虽然司阳对这种小赛事没什么兴趣,让两个徒弟来也不过是希望他们多涨涨经验,不然空有实力心眼跟不上,以后被坑那才丢人,但其他家族门派都亲自送自家子弟来了,免得将他徒弟衬的像两个没人疼爱的孤儿,这才累他亲自走一趟。

好在他虽然势单力薄,身边只带了个鬼仆靖柔,但一来就直接被闾山派的钱连良请到了上座,旁的人也对他恭恭敬敬甚至是隐隐畏惧,人少,但是气势足够了。连带着他的那两个徒弟在场下也被不少人恭维着,虽然还摸不清他们的实力如何,但有司阳这个师父在,这大腿要是能抱上,那才是走大运了。

兰谨修一开始想要跟着他,却被司阳打发走了,毕竟他是兰家的家主,兰家也有人参赛,这种场合跟在他身边影响不好。至于那面无表情的脸上,似乎带了一丝丝哀怨的神情,司阳只当自己看花眼了,个大男人种什么不好,种情丝花,估计还是太平日子里过于清闲了。

当时间差不多了,钱连良作为此次交流赛的负责人,自然要出来说两句,除了激励士气,还要将这一届交流赛的规则说明一下:“今次跟以往不同,因司真人与众位家主的大力支持,除了排名奖励极其丰厚之外,秘境中每五分值及以上光球的埋藏之处,还有不同程度的物品奖励,有符箓,丹药,灵石,宝器亦或是俗世钱财古董珍品等,大家在秘境中所得均归自己所有,所以大家要守好自己的排名分值的同时,还要护好自己所得的物品。”

钱连良说完满意的看到众人震惊惊喜的神色,顿了顿继续道:“另外可以给大家透露一下,那些十分值地带所埋藏的宝贝有法器,储物器,甚至还有司真人特意炼制的,以众位的实力可以承受的洗髓丹。众多珍品不一而足,今次是往届历年来之最,大家能有幸参与这一次的交流赛实乃大幸,其他的规矩不变,特殊时刻可以激活手中的阵符,大阵就会将你们传送出来,同时也视为淘汰,但从里面所得之物还是属于你们,大家尽可放心。”

钱连良将该说的都说了之后,询问司阳是否要说两句,如今除了他身为这里的东道主以及主办人,大概就司阳的身份地位最高,就连灵谷寺的善济大师都坐在司阳的下座。

司阳对这套东西没兴趣,当初在恒天宗当他的大师兄的时候,这种事经历的多了,都是些门面功夫,于是摆摆手让他随意。

当鼓声敲响,重新设置过的后山结界打开,所有参赛的人领取了戴在手腕上记录自己身份和分值的腕表后,井然有序的进入了结界。这个结界打开里面就相当于秘境,进去之后会不规则的分布开,免得一开始相熟的或者一家的抱团行动。

总决赛比起海选赛来说,人少了大概三分之二,虽然难度增加,但个人的实力也比那些参加海选的强不少,因此时间上自然也缩短了一些,比起海选的时间整整少了一半,只有短短五天。

以前这五天对于参赛的人来说差不多够了,有些实力强的专挑十分值光球的地域挑战,所以时间自然是希望越短越好,免得在里面遭遇一些人祸。但现在他们却觉得五天实在是太短了,毕竟这一届除了分值,还有那么多宝贝。不管是符箓丹药还是俗世的钱财,那都是他们奇缺的!

见所有人都入场了,作为东道主的钱连良开始安排人上些茶果,又将几位大佬级的人物请进了室内,至于那些小家族小门派,自然是在室外,盯着铁片上的投影去看。

作为这一届的热门人物,司阳的两个徒弟,关注度自然不少。而一开场,司阳的二徒弟柳逸就被传送的跟海选赛第一名的祖宜相遇了。

虽然柳逸是司阳刚收不久的徒弟,但司阳这么一尊大佛在中都立着,身边哪怕多一只蚂蚁恐怕都要被人钻研透彻,所以这个柳逸祖宗三代都被调查的透透的,如今在玄门内可以说是无人不识。刚被传送进秘境,身边就跟上来不少想要抱大腿的,对比那边形单影只的祖宜,显得特别纨绔。

祖宜朝着柳逸友好的笑笑,甚至微微侧身让他先走的意思,可以说从头至尾都在散发着友善的意思。不过柳逸却并没有因此小看大意,要知道当初这个祖宜就是这么一边释放着善意一边将那个丁同给搜刮的光光的,按照小福子在他耳边念叨的,这个祖宜就是个腹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