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9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不过现在决赛才刚开始,他们还一个关卡都没挑战过,所以现在打起来明显不理智,柳逸也没打算在这里跟祖宜发生冲突,只不过刚与他擦身而过的时候,就听祖宜道:“司真人的名讳这两年在中都可谓是大名鼎鼎,我也十分好奇,能被司真人看上收徒的会是怎样的天之骄子,最后一天我们战一场如何?以所有的分值和宝贝为赌注。”

柳逸侧头深深看了眼祖宜,随即勾唇一笑:“如你所愿。”

而在结界外,不少人下意识朝着司阳看了一眼,但生怕被他发现,又赶紧收回目光,这才刚进场就被挑衅了,看来司阳这面旗虽然大,但也挺招风的。

一旁的善济微微一笑:“这个名叫祖宜的不知司道友可有看出什么名头来?”

司阳道:“命不久矣之人。”

善济微楞,旁边的人更是怔住,这是在暗喻这个祖宜挑衅了他徒弟所以命不久矣了?他们很想提醒一下司阳,这交流赛是不允许出现人命的,当然如果必不可免的出现一些,那就是两家私下自行解决了。只是祖宜独身一人,背后有什么势力他们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是无依无靠之人,死了估计也上诉无门,只是这司阳的徒弟第一次参加交流赛就闹出人命来,这名声大概就彻底坏了吧。

司阳眼神随意的一扫,见到众人的神情就将他们内心的想法看了个清楚,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也懒得浪费唇舌解释了。

兰谨修打破了因为司阳的话而造成的短暂沉默:“诸位难道看不出来,这个祖宜是个断命之相吗。”

众人闻言凝神看去,但这祖宜不知修的是什么功法,有什么奇特之处,乍一看就是个普通的命格,深入去看却只能看到一层云雾,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将他的命格给遮掩住了。

一般情况下,修为低的人是看不穿高于自身修为之人的命格,所以当他们只看到一团云雾,在有了司阳这个过分年轻的前车之鉴,他们一时间也不知道是祖宜自身的原因,还是这又是个年轻的小怪物。

司阳放下茶杯:“你们也不用担心,这个祖宜应该是被万年灵药所吸引而来,为的估计是续上这断命,应该与你们不会有所冲突,也危及不到玄门。”

善济看向司阳道:“这断命,还有续接的办法?改天换命虽然不是没可能,但这走的都是旁门左道,这万年灵药用在何处?”

司阳看着屏幕微微眯眼:“如果我没看错,这个祖宜很可能是个丹修,丹药续命也不是没可能,一颗丹药只要品级到了,改变星辰都不是没可能,更不用说续个命了。”

听到司阳的话,钱连良忍不住道:“司真人说的是真的?这个祖宜是丹修?”

这丹修跟炼丹师可是本质的区别,如果这个祖宜真的是个丹修,那岂不是意味着他们华夏又多了个修士,不过一想到修士连出,钱连良和善济不由得深想,修士频出,也未必是好事。

司阳轻笑了一声:“丹修不丹修,先看他能不能续命吧,命都续不上,拿什么修。”

第215章

决赛的第三天,分数值的差距差不多就显现出来了,决赛跟海选赛不同,海选赛的人来自五湖四海,相互之间有些未必认识,为了确保各人的安全,不因为排名问题私下寻仇,所以只能通过手腕终端看到自己的分值和排名名次。

但决赛差不多每个人都有详细的资料挂在官网上,就算有些从海选赛上竞争上来,现在的各人资料恐怕也被人给研究透彻了,再这样保护着也没意义了,所以谁淘汰了,谁排名在什么位子,只要想看便一目了然。而现在第一名是司阳的徒弟柳逸,第二名是祖宜,第三名还是司阳的徒弟李则知。

他们排名虽然前三,但各人的表现却大为不同。这李则知不知道是年龄关系还是天生性情如此,只要谁求他帮忙,且那人与他师父无仇的,他都会搭把手,有些不懂的问题向他请教,他也很认真细致的教人,不像其他人,奔着埋有宝物的高分值区域去,随性而走,遇到了关卡不管分值如何就去破一破,所以比起前面两人分值就稍微低一些。

而祖宜则是五分值以上的地带几乎全都是他的目标,不过这也是许多人的目标,但今年所设置的关卡比较难,能将那些宝贝埋藏在五分值以上地带的就证明这是一条难度分界线,所以与众人惨烈失败多于成功次数不同的是,祖宜几乎没有失手过,因此他的分值以及所获得的宝贝可以说是最多的。

最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司阳刚收的徒弟柳逸。柳逸这人根据资料来看,以前在柳家就是个不起眼的小透明,做什么事都很平凡,甚至比起家里的一些同辈,他半点出众的地方都没有。这样一个普通平凡的人当初被司阳看上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但有个李则知这样的前车之鉴,众人等着看这人在司阳的调|教下会有着怎样的蜕变。

结果这次交流赛,倒的确让众人好好看了个够,这个柳逸半点不将时间浪费在其他的地方,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十分值的关卡,跟祖宜一样,所过之处就没有失手的,不管里面设置的东西有多难,有些凭借柳逸的心智手段以及丰厚的学识给破解了,有些估计问题超纲,他直接凭修为强行破了,那一套华丽的剑法,以及剑招上所能带动的强大灵力,直把一些人看的眼热不已,恨不得再倒退些年龄回去,然后被司阳看上。

现在,整个秘境内十分值地带的关卡已经被柳逸给扫光了,祖宜也渐渐放慢了脚步,遇到五分值以上的关卡就去走一走,但更多的,则是将目标放在了那些从秘境中得了宝贝的人身上。

以至于到第三天的时候,许多人就开始隐隐有了一致对上祖宜的势头。他们原本以为这次在决赛里遇到最大的难题很可能是司阳的那两个徒弟,担心他们的修为,又或者仗着司阳的名头行欺压之事。却没想到,最后成为公敌的竟然是这个海选赛上来的黑马祖宜,于是不少人纷纷跑到柳逸或者李则知跟前去抱怨。

只是这两人性情不同,应对的方式自然也不一样,柳逸不客气的嘲讽:“自己的东西守不住是想让我帮你抢回来还是想要我当这个出头鸟将那人除去好让你们上位?既然来比赛就要有输赢的觉悟,输不起还比什么赛。”

李则知则是苦恼的朝过来找他求援的人皱眉道:“身为大师兄,我的分值竟然还在我师弟之下,这要是除去了师父一定会惩罚我。”

前来求援的人眼见顿时一亮:“那去抢了祖宜你就是第一了!”

李则知不赞同的看着来人:“我师弟可是凭实力拿的第一,我怎么能做这种抢人的事,我还是多去找找光球,多赚点分值吧,你们既然抢不过人家,下次记得避着点走。”说完飘飘然的走了。

这两人不接茬,但还有其他啊,尤其是四五名之列的,自认实力也不输那个祖宜多少,单枪匹马可能有点悬,但人多势众之下,还是有一战之力的。所以结界外的众人就看到参赛的选手大部分都集结在了一起,正朝着祖宜所在的方向过去了。

这种一人犯了众怒的情况在交流赛上还没有发生过,那些只能在外面观看铁片投影的人不知道祖宜是丹修,见他挑衅了一个又一个,面上还是那种伪善的姿态,这会儿见他即将要被众人堵截,都忍不住激动兴奋起来了,这种搞事情的节奏是大家最爱看的。

而在大佬云集的华丽房间内,不少人面露担忧,这可是丹修啊,不管他是不是命不久矣的断命,既然他自己有解法,那哪怕他们倾力相助也是要救的,救活了他,他们华夏就有个真正的丹修了以后若是想要什么丹药,也不算求助无门了。

于是不少人莫名下意识想要朝司阳看一看,然后略隐晦的朝着钱连良使眼色,赶紧想办法化解一下。还有看到那些集结的人里面有自己小崽子的,更是气得胡子冒烟,恨不得现在就抓出来打一顿。看看人家司阳的徒弟多聪明,根本不做这种得罪人的蠢事,怎么到了他们这些子子孙孙的头上,就蠢得没边了呢!

最后还是见小动作太多,实在看不过的善济朝司阳出言问道:“道友可能看出这个祖宜真正的实力,这般多人围剿,他是否能应对过去?”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祖宜来到一个空洞里面,取出了一个质地像是白玉的小鼎,又将从不少人那里抢来的东西全都摆放了出来,一一挑选后将用不到的又给收进了背包里。

善济见状道:“他这是想要炼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