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9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道:“修者之中,最不能惹有二,一是丹修,二是器修,这二者谁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保命的法宝在等着你,所以你们与其担心他,还是担心担心自家那些小崽子们比较实际。”

那个祖宜正在将一株名叫流炎草的东西往那白玉小鼎里面丢,有人开口问道:“这是在炼毒丹吗?这流炎草是火性剧毒的草啊。”

这下有人就不淡定了,他们家的崽子虽然蠢了点,可蠢不致死啊!

司阳轻笑着喝了口茶:“他在炼金乌丹,一种充满了攻击性的丹药,这流炎草只是将丹药中的火属性提炼出来,丹成后投掷出去会在一定范围内造成烈火灼身的幻觉,除了会沾染点火毒,拔出来就好,伤不到性命。”

听到这话,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死就好,于是一个个睁大了眼睛去看祖宜炼丹。那祖宜估计也知道在这种秘境中炼丹肯定是会被人看到并且记录下来的,所以根本也不掖着藏着,大大方方的一株株草药放下去,手决掐动的速度也是刚刚好,至于那些想偷师的能不能学会,那就看个人本事了。

祖宜炼制完一炉后又重新开了一炉,这次草药跟上一份就有所不同了,于是众人下意识看向司阳,希望能得到科普。

也就是动动嘴的功夫,司阳也不吝啬指教。甚至就连一些简单的炼丹窍门也一并说了,这种于他而言只能算是低级炼丹的术法,教也就教了。

祖宜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看到,所以这样大喇喇的炼丹,所图的意思十分明显,他们丹门传承到他这一带,因为药材原料的稀缺,早就没落了,他现在出来,又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显然是打算一鸣惊人的。所以在众人面前展露部分实力是很有必要的,这也便于他今后的立足。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在他炼制的时候有人竟然在同步教学!这种丹方法诀虽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也是现在玄门中没有的,他完全打算以这几种丹药开打玄门的大门,占据一席之地的。

司阳说的随意,但众人却学的极其认真,这可是炼丹术啊,各种录音设备都拿出来了,生怕听漏了,等司阳说完,要如果不是交流赛还没结束,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去实际操作一番。

司阳看着屏幕中的祖宜掩唇轻笑,他绝对没有因为这小子想要拿他徒弟开刀奠定地位就心存报复,他这么大度的人,哪会如此小气。

当结界内的祖宜开始炼制第三种丹药的时候,兰谨修放下茶杯:“看他这一炉下药的顺序,想来他应该是在炼制凝兽丹,这种丹药中会融合兽血兽魂,丹药成型后,会在一定的实效内御兽而战,这种丹药我曾经尝试炼制,还炼成了,如果各位有兴趣的话,我给各位说说炼丹心得?”

众人连忙道:“有有有!有兴趣!”

兰谨修说的炼丹方法更加贴合天师的实力,这中间还有所改良,将兽血兽魂换做鬼牙的话,甚至能段时间凝结出一个鬼魄来为自己做事,对于天师而言,这鬼牙的获得方法,可比找那些猛兽的魂血来方便的多。

见众人正奋笔疾书的做着笔记,司阳朝兰谨修含笑看了一眼,眉头轻挑,眼中意味不言而喻。

兰谨修借着喝茶的动作掩去嘴角笑意:我只是分享炼丹心得而已,又没做什么。

第216章

柳逸看着手表上的地图,上面显示这附近还有一个九分值的关卡,现在整个秘境十分值的地带全都被他扫遍了,还有两天才能出去,无所事事之下,他只好再把九分值的扫一扫。刚往一个可疑的方向走去,就见前面草丛里有异动。

柳逸身未动,却用灵力引动着自己的长剑过去探了个路,一个衣衫略显凌乱的少年被突然出现的长剑吓的从草堆里滚了出来。

柳逸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确定这人对自己并没有威胁,于是转身便走,与其去探前面不知是否被埋伏下陷阱的未知路径,不如选其他的路走。

结果他一动,那个少年连忙大喊出声,还挣扎着想要爬过来:“等一下!我知道你,你是司大师的徒弟!”

柳逸回头看他:“那又如何?”

少年吞了吞口水,将自己努力保护的背包给拖了出来:“这是我在里面收获的所有东西,还有一点点分值,我只想求你一件事,在我淘汰出去之后,这背包里的东西如果你有看得上眼的你就拿走,看不上眼的,等出去后再给我,如果我死了,请帮我将这些东西转交给我弟弟,我叫于恒,我弟弟叫于龙。”

柳逸看了眼他紧紧抓着的黑色背包:“你就算淘汰出去,这些东西也是你的。”

于恒摇了摇头:“我好像中毒了,如果求救那就只能淘汰出去,我不敢出去,一旦出去除了意味着淘汰,以我现在的情况,这些东西我也一个都留不住,但你是司大师的徒弟,如果这些东西由你转交,那就谁也不敢来抢,我求你帮帮我,我弟弟虽然才十岁,可是他很有天赋,他只是缺少修炼资源。”

原来这人只不过想要舍弃点利益拉大旗,柳逸瞬间有些情绪复杂,他现在因为拜了个师父,竟然也成了别人扯大旗的存在了。

再次认真看了眼这个叫于恒的少年,见他气息火热,身上外表并没有明显的伤痕,于是蹲下拉过他的手查探了一番后,将灵力灌输进他的体内,将纠缠在他体内的那股毒火之气给尽数清理了出来,这才道:“东西你还是管好吧,我没那个功夫替人送货。”

于恒没想到柳逸三两下竟然就治好了他,下意识站起来跳了跳,之前那股烈火灼身的感觉完全好了,余光见柳逸毫不停留的走了,连忙大喊道:“你救了我,我以后如果本事了,一定会去找你报恩的!还有那个祖宜你要小心他!好多人一起围剿他,可是他随手甩出一个丹药大小的小圆球,那圆球落地后所有的人都像是被火烧一样,他手段莫测,你一定要小心他下毒啊!”

柳逸脚步不停的直接走掉了,但是显然将于恒的话听进去了,像丹药的小圆球?难不成这个祖宜是毒师?为了以防万一,最后一天跟他比斗的时候,先吃下一个百毒丹好了。

而另一边,好些个因为不死心,没有在第一时间逃走,最后被祖宜层出不穷的手段给打的在地瘫痪不能动弹的众人,眼神惊恐的看着那个看起来无害,现在于他们而言,却简直跟魔鬼无异的人,见他看了自己等人一眼后勾唇一笑,众人非常想要挣扎着退后,可是身体却动弹不得,就连想要求救淘汰出局都办不到。

外界目睹这一场残忍‘虐杀’全过程的吃瓜群众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一群人集结在一起,气势汹汹的一副寻仇的模样,一路上还在讨论战术,如何将那个祖宜逼的淘汰。

然后就看到祖宜不断用草药炼制丹药,他们还以为祖宜是个炼丹师,打算用丹药收买人心,却没想到,这个叫祖宜的家伙,一见到这群人,二话不说的将手中的丹药给投掷了出去。然后一阵白色烟雾过后,之前的战术简直犹如浮云,一个个哀嚎着四处逃窜。

那几个排名前十的该有的实力还是有的,一个个被祖宜的举动逼红了眼,看那架势,估计将交流赛不能杀人的规则也给抛诸脑后了,一招招出的那叫个杀气十足。

可惜这些人本事还是有点的,但在祖宜层出不穷的丹药攻势之下,被虐的体无完肤,不少人都忍不住捂住眼睛,不忍心看了。

这场单方面的‘虐杀’持续了小半天,祖宜手持一个木制的瓶子,将里面的丹药一颗颗丢出来,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实验自己丹药的威力。而这些送上门的小白鼠就痛不欲生了,除了哀嚎求饶,连自我淘汰的力气都没有了。

【牛逼牛逼,我开始担心柳逸大大了,这个祖宜到底是何方人物,难道是第二个司大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