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9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怎么可能,都没我司大佬好看,就算这总是一副笑态也没我司大佬笑的好看,总有种他在东施效颦的感觉。】

【这家伙会炼制丹药,难道是炼丹师?这么年轻的炼丹师可不多见,不过他炼的这都是什么鬼,杀伤力这么强。】

【唉,要如果不是见证了我男神的传奇,这个祖宜经过这次交流赛大概也能成为一方人物,可惜有我男神在前头镇压着,这场群攻虽然精彩,但跟我男神一比,总有点小孩子扮家家的感觉。】

【大家慎言哟,看人家那炼丹的架势,说不定是炼丹师中的后起之秀,以后万一求到人家头上了怎么办,当心打脸。】

祖宜将剩余没有用上的丹药放进了木瓶中,一边擦手一边看着众人微笑道:“差不多一刻钟后你们就能动了,一下子少了这么多对手,得了这么多分值,看来第一名是稳了,多谢你们来送人头,今日之事本就没有多大的深仇大恨,结束了这个交流赛,你们谁要是想要炼丹,尽管来找我,收费绝对合理。”

祖宜说完,就在众人绝望的目光中搜刮走了他们身上所有的东西,抢走了他们好不容易攒到的分值。于是在排行榜上,原本第二的祖宜一下子飞升到了第一名,并且甩了落到第二名的柳逸老大一截。

排名的变动很快就引起了结界内其他参赛人员的注意,看到眨眼间的时间,这个祖宜就飞速提升了分值,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柳逸自然也注意到了,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看了眼之后就开始专心破关了。

而结界外面,不少人偷偷去看司阳的神色。这第一名可是有三株万年灵药的,他们见到了司阳两个徒弟的实力之后,在心里猜测,他能这么大手笔的拿出这样的好东西,肯定是对自己的徒弟非常有信心,要不是他只有两个徒弟,估计前三都给他包了。而这些好东西只是出来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司阳的手中,关键是还刷了个好名声,一举数得。

但是现在,多了这么一个祖宜,要如果被这家伙拿了第一名,司阳会不会恼羞成怒的杀人泄愤?

虽然话并没有谁傻到说出口,但大家的神色上多少也透露出了一点意思,善济担心司阳因众人的胡乱猜测生气,刚准备开口转移一下注意力,就见钱连良猛地一下站了起来,脸色发白,甚至连招呼都顾不上打,抬脚就走。

众人被钱连良的举动弄得愣住了,然后非常默契的一道跟着起来,跟在了钱连良身后,打算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钱连良如此失态。

司阳放下茶杯,朝善济笑了笑:“既然大家都去了,那我们也跟去看看吧。”

善济见只有一个兰谨修,以兰谨修跟司阳的关系,有些话倒也不必避着,于是问道:“不知司道友对祖宜如何看?”

六株万年灵药,这要如果不是司阳拿出来的,哪怕一株都能引得整个玄门一阵腥风血雨,万年的灵药,这恐怕是上古时期的修为都视为至宝的东西。如果一下子被外人得了三株,即便是司阳,善济也是有些担忧。

司阳却是笑问:“上次让则知送给大师的灵茶可还顺口?”

善济虽然不明白司阳的意思,却还是点头:“灵力充沛自是不必多说,关键是还能逐渐排除体内浊毒,理顺经脉,只可惜小僧修为有限,每十日才只能饮用些许,每日都馋的紧。”

司阳笑道:“这灵茶中有一味七转回春草,能重新焕发体内生机,只可惜这味药的药性过于霸道,能与之相配的丹方没几个,倒是与一些灵茶叶相合,于是才有了这种回春茶,而这七转回春草十万年才能长成,走吧,再不快点,就看不到热闹了。”

兰谨修跟在司阳的身后,微微一笑朝善济道:“大师或许也该对司阳教出的徒弟更多点信心。”

两人走后,善济这才低低道了声佛号,他看万年灵药珍贵无比,却不知这在人家眼里,也许连一两灵茶都不如,倒是他着相了。

他们是最后才来到闾山派内院的,只见众人全都怔愣的站在外围,而院内几个闾山派的掌事面如土色的瘫软在地,钱连良同样脸色惨白的看着眼前的那棵,已经枯死到一点生机都没有的巨大古树。

善济同样面露震惊之色,见司阳面露疑惑,于是对他科普道:“这是太素神树,据说当年闾山派一共有三位老祖,接连在这棵树下心生感悟,参破天机,渡劫成仙,这棵树也承受过三次劫后金光,因此早就不是凡树,根据记载,这棵太素每一百年都会结一次果,这果名为天机果,只要吃了这颗果便能如同先人一般感悟到一丝大道天机,再过十年,就是这太素结果之期,如今太素枯萎,可想而知对闾山派来说,是多大的打击。”

司阳转头去看兰谨修:“你觉得这是天灾还是人祸?”

兰谨修道:“人祸。”

第217章

兰谨修的声音不大,但以在场众多天师的修为,在没有结界屏蔽的情况下,他的话还是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见到闾山派自建派以来就存在,哪怕历史的洪流和纷飞的战火都没能冲刷倒的太素神树竟然在看守弟子稍稍走开的片刻就整个生机全失,眨眼间成了枯木,大受打击的钱连良完全没办法相信眼前的一切,而那人祸二字传入震惊到失神的钱连良耳中,他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猛地回身来到兰谨修面前,声音微颤道:“人祸?兰家主何出此言?可是有何发现?”

兰谨修道:“万事万物不可能一念之间产生巨变,尤其是像太素这样的神树,若是因环境因素导致,在枯竭之前肯定是会有兆头的,钱副门主如今是乱了心神,一时间没了章法,待冷静后再细细查看,肯定能找到蛛丝马迹。”

钱连良缓缓吐出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这太素神树对他们闾山派而言太重要的,每日浇灌的都浸泡过灵石的高山泉水,每天日夜不间断的有人轮值,哪怕树上掉下一片叶子都会被当做第一要事上报上来,这样重中之重的看护,又是在闾山派的内院,岂是那么容易出事。

尤其是这神树外还有一层结界,如今结界完好,所以他见到神树的一瞬间才没有冒出人祸的念头。经兰谨修这么一说,钱连良的脸色整个黑沉下来,现在又是交流赛,闾山派内人多手杂,哪怕这种内院是禁制人出入的,但说不定当真有人混在其中毁了神树。

钱连良环视了一圈,在场的除了内院值守的弟子,就是跟着他而来的几位玄门大佬。钱连良朝众人拱手道:“太素神树对我闾山派,甚至对整个玄门来说有多重要,我想大家都知道,今日神树被毁,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我一定会查实!只不过这几天恐怕要委屈各位稍稍配合,我会即刻关闭闾山派大门,开启护山结界,在事情有头绪前,绝不能放任何人出去!谁毁我太素神树,我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钱连良说完已经有掌事的去开启护山大阵关闭山门,还有人去禀告了正在闭关的门主。这太素神树虽然身具许多神话色彩,但结果周期长,有些人一辈子都未必等得到,所以比起这棵树能带来的好处,它更像是一种象征。这棵树毁了,对闾山派的打击不小,不过如果门主能马上出关掌管大局,那也未必会受到多大影响。

钱连良见众人行动起来,有几个掌事小心的请着众位大佬到房间去休息,一眼就瞥见了人群中的司阳,灵光一闪,立即上前道:“司真人!司真人请留步!”

司阳回头看他,微微挑眉:“有何事?该不会是怀疑我,让我留下配合你的调查吧?”

正跟着往安排好的房间里走去的众人立刻停了脚步,这搞事情的热闹肯定要好好看一看才行。

兰谨修目光冰冷的看向钱连良,不过此刻钱连良满心满眼都是司阳,哪里还注意得到兰谨修,听到司阳这半真半假的玩笑话,连忙赔罪道:“司真人人品贵重,自然不可能做这等事,只是如今在场众多天师中,司真人的修为最高,钱某想请司真人帮忙一起查看一下神树,亦或是指个方向,让我们有调查的头绪,不至于浪费了时间让贼人有机会脱逃。”

司阳似乎是衡量了片刻该不该管这个闲事,然后悠悠道:“也对,你这一天找不出原因,大家就都要留在这里陪你们玩,的确很耽误时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