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9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就在这时,上空出现了一搜白玉船,众人一心想要逃离这个结界,也顾不得其他,紧紧抓着落下的梯绳往上爬。很快只要能看到白玉船的一个个拼命往那个方向跑。可是结界内的裂痕越来越大。

司阳在结界彻底崩盘的最后一刻,将白玉船给召唤了回来,但是还有许多人都没来得急上船,那些紧紧抓在梯绳上跟着白玉船飞离结界的人看到下面前仆后继想要上船却没上来,惨烈哭喊嚎叫后,肉眼可见的被从地缝中蹿出的火舌活生生的烧死,一个个面若死灰。

若是再晚一秒,他们也将如同下面那些人一般,尸骨无存。

第219章

只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闾山派后山的结界就整个崩盘,除了从裂开的底部喷出足以将人烧成灰烬的火舌,其中灵力的压缩导致整个结界发生巨大的爆炸。要如果不是因为太素神树被毁,闾山派为了捉出凶手已经开启了护山结界,就后山那爆炸的动静,整个闾山派现在恐怕已经随之毁于一旦,就连来观看交流赛的人都未必能全部安然脱身。

巨大的炸响惊醒众人,不少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扑进去救人的人赶忙在被白玉船里丢下的人群中寻找自家的弟子,有些小家族是自己的孩子参与进去了,此刻更是哭天抢地的要到后山去找人,一时间整个场面乱作一团。

在钱连良出来出声安抚的时候,兰谨修挤过慌乱的人群,见司阳已经坐在内堂里了,这才松了口气。看了眼老老实实站在司阳身后,但眼神明显惊魂未定的两个小子,兰谨修道:“你们两没事吧?”

李则知和柳逸连忙摇头,虽然从被师父抓出来到现在的几分钟里发生了这样的巨变的确很吓人,要是晚那么一丢丢,他们甚至都死在里面了,但只要有师父在,他们就很安心。

司阳看向兰谨修:“你家的人都捞出来了吗?”

兰谨修点点头:“幸好这次去参赛的都是我重点培养了一段时间的,一听到哨响就立刻过来了,倒是没有人损失在里面。”

外面的人乱作一团,找人的,认亲的,求救的,朝着闹着要闾山派负责的,吵得简直炸了天。司阳没有在内堂坐多久,就带着两个徒弟回到了之前他们在内室观看交流赛的房间。房间里已经坐了几位家主,见到他来纷纷起身问好。

兰谨修道:“几位家中子弟可安置妥当?”

其中一人更是朝着司阳拱手相谢:“今日之事还要多谢司真人,若非司真人挺立相助,此事后果当真不堪设想,我家中进入决赛的子弟并不多,万幸都救出来了,只是不知这件事伤亡了多少,唉...那都是玄门年轻一辈的顶梁柱啊。”

众人坐了一会儿后,又陆续进来了几位,一个个全都朝着司阳道谢,他们的动作快,实力也比外面不少人强,所以第一时间都跟着司阳进去捞人,有些家族虽然也有所损失,但大部分的弟子都被救出来了,后续的事情自然有人跟进处理,他们现在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钱连良不知是如何脱身的,本身就被太素神树闹得焦头烂额,现在又出了这种事,等他进到屋内时,众人不由得朝他投去同情的目光,这闾山派也不知道是惹了哪路衰神,怎么就尽是问题,还都是要命的大问题。

钱连良顾不上其他,直接来到司阳面前:“司真人。”

司阳道:“情况如何了?”

钱连良气息微沉:“正在清点人数,进入决赛的人有九百八十人,到事发前总共淘汰了三百六十九人,决赛中应余六百一十一人,刚才在外面粗略的清点了一下,应该有四百多人,不足五百。”

屋内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虽然是大致的清点,但相差也不会太大,也就是说,差不多有一百多人没能救出来,而这一百多人,还都是玄门已经实力初显的青年一代,一想到损失的那些人,不少人简直要窒息过去了。

钱连良看向司阳:“司真人,您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结界会爆炸?”司阳肯定是知道什么的,否则怎么会一刻都不等,直接用蛮力劈开结界,还第一时间就将他的徒弟给带出来了。要如果不是司阳的动作,他们肯定是先想办法弄清楚结界的情况,寻找原因,而不是第一时间想到劈开结界把里面的人给弄出来。

司阳道:“结界错乱会导致里面的灵力暴动,就他们如今的修为,根本抵挡不住你闾山派后山结界所带来的灵力暴动,如果晚了很有可能会被吸成人干,这是常识。至于为何会有地心岩浆,为何会发生爆炸,这并不是典型的结界异常会出现的情况,所以这应该是你们调查的重点。”

这种上古遗留的结界本身就没多少个,而他们自行凝结出来的结界要么太脆弱被人一戳就破,要么打斗的时候被攻破,基本上还没出现过自身出问题的,所以这种常识他们当真不知道。

善济沉声道:“可是贺博易?”

善济的话一出,整个房间静的落针可闻,关于贺博易再次出现的事,房间里的人几乎都有耳闻,但具体的情况却知道的并不多。现在听到善济这么说,众人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钱连良自然也知道贺博易的事情,忍不住脸色微微发白:“贺博易出来了?”

善济道:“我怀疑,这是贺博易之前所埋下的隐患,只怕是,他快要出来了。”

司阳站起身道:“闾山派事多,我就不多打扰了,不管事情如何,那贺博易开了地图炮,就要承受地图炮的后果。”

司阳说完转身就走,兰谨修却没有跟他一道走,他现在身为兰家的家主,还有不少子弟在闾山派,身为家主总要留下收尾的,于是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司阳离开了。

等司阳走后,有人忍不住出声问道:“司真人刚刚那话,是何意?”

有人冷笑了一声:“贺博易大概对玄门的认知还停留在二十多年前,觉得他能将整个玄门玩转于手掌之中,却不知如今的玄门早已不是二十年前的玄门了,司真人的弟子险些也丧生于此,以司真人的脾气,自然不可能轻拿轻放。”

兰谨修突然轻笑出声:“诸位莫不是觉得有司真人插手就万事大吉了?”

众人老脸一红,他们的确有这点小心思,司阳那么厉害,贺博易又招惹到了他的头上,这两位大佬对垒,他们不是看戏就好?

看到众人的神色,他们心中如何想的自然不言而喻,兰谨修道:“那就祝各位真能如愿。”

众人被兰谨修的轻嘲弄得满脸尴尬,善济这时开口道:“之前司道友提醒贫僧要注意寺内的圣物,我想闾山派的事,可能只是个开始。”

众人又是一惊,一个个赶忙回想自己族内门中可有能让贺博易动手脚的地方。发现想要围观看戏好像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既然贺博易要大动干戈,那他们又怎么能独善其身。

爆炸的动静闹得太大,这已经不止是玄门的事了,又因为事发在中都内,这关注度自然更高了,一下子爆炸就上了热搜,多方都想要挖出爆炸的真相和具体的点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