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9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但闾山派的管事在爆炸发生后赶忙跟特勤部联系了,很快特勤部公关就立即接盘扫尾,于是各大新闻就连番播报一个私下烟花销售点发生爆炸,暂无人员伤亡的消息,将这件事给掩盖过去了。然而吃瓜群众真的信了,也不想想这都禁多少年了,谁还敢在中都这一带顶风作案。

外界虽然不知道,但闾山派爆炸这么大的事,外加事发的时候又正在经行交流赛直播,这根本瞒不住,尤其是爆炸之前,司阳劈开了结界,一把将两个徒弟给带了出去后,又弄了个白玉船,这是众目睽睽都看到的,除此之外,这次事件一共死了一百零七个年轻天师。这对整个玄门而言,才是最大的打击。

能够进入交流赛决赛,还能在最后都没能淘汰的,那都是在年青一代属于实力上层的,这一下死了一百多人,哪怕就是普通人,这也算是特大灾难了。

闾山派除了进行扫尾善后,还有最后对于交流赛的统计,那些物资各家族已经上交了,那么不管交流赛过程中发生了什么,都至少要按照最后的排名来经行颁发奖励,如果排名内有遇难的,那就将物资交给其家族。

【闾山派真不愧第一大派,真坚强,经此一事,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维持第一大派的名头】

【根据内幕消息,巫霆真人即将出关!】

【也该出关了,再不出关,这闾山派都要土崩瓦解了!】

【羡慕司大佬徒弟,听说当日情况危急,要如果不是司大佬为了救徒弟,也不会直接将结界给打破,到时候,近千人恐怕都要丧生其中,想想都可怕!】

【三生有幸拜入司大佬门下,有这样一个师父,感觉横着走都没问题。】

【听说好多人都看到那白玉船了,但是最后一刻却没能赶上,幸存的人说当时看到那些人死命挣扎却没能挣扎上来,生生被突然窜出的火舌给烧成了人干,那个场面大概会一辈子心理阴影吧。】

【既然有那个本事,为什么司阳第一次去救徒弟的时候不顺手多带几个人上来,有那种能悬浮的白玉船,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就拿出来,要等他将自己的徒弟安置好了才想起救人,可见其自私。】

【楼上的,好好活着不好吗?】

【虽然是匿名论坛,也有法器隔绝查探,但别忘了,司大佬是何等人,连闾山派后山结界都劈开了,楼楼上那位,你可要小心啊。】

所有人劫后余生,根据名次该拿的奖励也拿了,比起那些永远留在后山的人来说,他们已经心满意足了。可是这些人中,却有个人恨伤了心。

祖宜当日眼睁睁的看到司阳破开了结界,然后将他两个徒弟给带了出去,他虽然自问实力不俗,但还没办法凭空飞行,这次进入结界所带的东西都是攻击或者自保之物,也没个飞行符。

最后他是上了司阳的白玉船才得以逃出生天,但是就在事情发生的最后一刻,他刚把分值清给了柳逸,也就是说,他连个安慰奖都没有!

机关算计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而原本根据他计划一结束交流赛他定然会名声大噪的事情却因为这件事被掩盖了下来,这时候谁还有功夫关注他。一想到自己各种安排都竹篮打水了,祖宜简直要气得吐血。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命数问题,百般纠结后,祖宜还是朝浦田山递上了拜帖。

第220章

虽然早有心里预料,但真见到人是柳逸而非司阳的时候,祖宜还是不免大为失望。柳逸直接无视了他略显失望的神色,直接走到会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师父如今忙于爆炸后续事宜,实在无|暇|分|身,正好我与道友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于是就让我代为见客了,不知道祖道友求见我师父所为何事?”

祖宜调节了一下心神这才开口道:“当日因为刚与你打完,距离你们师兄弟最近,所以才能顺利上了白玉船,若非如此,哪怕我本事再大,这次恐怕也折损进去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若有差遣,尽可吩咐。”

柳逸道:“祖道友的谢意我一定会转告师父。”

祖宜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道:“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件事相求。”

柳逸闻言一笑:“祖道友是为了灵药而来的吧?”

祖宜也没觉得以司阳的实力修为,会看不出自己身上的问题,所以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点头道:“的确,司真人拿出的灵药中有一株是凤凰烈参,根据我所见过的古籍记载,上古时期有一种灵药名为凤凰草,其属性为火,味苦多须,其型似凤尾,遇火则重生,因此得名凤凰草,虽然现在名字不一样,但我在古籍上见过这种灵药的图形,就是司真人拿出来的凤凰烈参,这株药对我而言可以说是救命之物,我愿意倾其所有的去交换它。”

祖宜说的凤凰烈参是这次第一名所得的三株万年灵药中的一株,正好这次第一名是柳逸。在出事的前一刻他们刚完成了分值的清算,祖宜从第一沦为最末,分值为零,连名次都没有,而原本第三的李则知名字也跟着提升,拿了第二。虽然这其中不乏意外,但结果却是跟他们最初所想的,包揽第一第二的预期一致。

柳逸并没有一口答应或者拒绝,而是端起茶杯浅饮了两口,这才道:“且无论这次交流赛是否会出这场意外,以道友的本事,按照正常比赛流程走,拿个第一不是问题,只可惜,道友想要一夜奠定玄门地位,于是另辟蹊径,而这另辟的蹊径,正好是我师兄弟二人,不谈别人,就道友自问,你若是成了别人的蹊径,会当如何?”

祖宜心中暗道,自然是不能轻易放过,不过到嘴边的话却是:“我的确是想另辟蹊径,不过至少我行的光明正大,如今技不如人输了,我也是心服口服,更何况,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况且我们也算不上敌人,我知道万年灵药十分的珍贵,我也不是喜欢纠缠的人,你若是愿意换,开出你能交换的条件,我能办到自当全力以赴,你若是不愿意换,我也不会过多的纠缠,即便不交好,我也不想凭白与你们交恶。”

柳逸沉默不语,祖宜面上不显,内心却是胆战心惊,这关乎着他的命数,更甚至,关系着他们丹门的整个未来,究竟是能破茧重生,还是从此如同不曾存在过的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就全看眼前这人的态度了。

就在祖宜紧张的快要窒息的时候,柳逸抬手示意,从他身后冒出一个托盘。

祖宜眨了眨眼:???

再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巴掌大小的小纸人顶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正放着一个碧绿色的长盒,盒身还散发着丝丝缕缕令人舒爽的灵气。想到这盒中可能装载的物品,祖宜险些克制不住自己差点失态。

柳逸伸手将托盘上的东西拿在了手中,那番随意的姿态简直就像捡起路边一根小野草一样。祖宜的心脏随着柳逸的举动不受控制的猛烈跳动了几下,生怕柳逸一个拿不稳给摔了。

见到祖宜那灼热的目光,柳逸笑道:“这万年灵药虽然是个好东西,但目前对我而言,收藏价值大于需求,既然是能够续你命的东西,给你也不是不行,师父说了,玄门式微,大环境已经如此了,再自己人的权利倾扎,无疑是自寻死路,百花齐放才是出路,既然你想重振丹门,对整个玄门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听柳逸松口的话,祖宜喉咙发紧的问道:“你的条件是什么?”

柳逸道:“为我做三件事,炼丹也好,杀人也好,只要我提出要求来,在你能力之内的,你就要为我办到,当然,我所要求的,肯定不会跟你的丹门有冲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