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9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李则知来的时候,看到柳逸一个人坐在会客厅里喝茶,他上前一手将正在打扫桌面的小纸人给拎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摆出了各种羞耻的动作,一边问道:“那个祖宜走了?”

柳逸点点头,李则知好奇道:“那你把灵药跟他换了?换了什么东西?”

柳逸笑道:“你觉得他能来求师父不过随手丢出的灵药来救命,身上能有什么好东西,我只是换了他三个承诺,他是丹修出身,虽然还未筑基,但修的是正统道法,起步就比寻常天师要高,既然他想重立丹门,本事肯定是有几分的,以后不管是不是会需要到他头上,有了这三个承诺,那株灵药的代价,总归是要赚回来的。”

李则知耸耸肩:“反正师父都说了,你的东西你做主,不过我感觉如果他没有点其他本事,想要成立丹门并且在玄门中快速站住脚,有点难。”

柳逸抬头看向他:“怎么了?”

李则知拉扯着小纸人瞬间笑眯了眼,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们的好师父啦。

祖宜拿了灵药,一刻不停的打算先回去将丹药炼制出来,先解决了自身的断命,再来慢慢组建势力。如今的丹门除了他之外,一共还有六人,他们这一门想要炼制出高阶的丹药,首先就要拥有火种,而这火种是通过血脉延续的。他的父亲虽然也收了其他有炼丹天赋的徒弟,可是因为火种的原因,最多也就比外面那些普通天师练出的丹药稍微好些,但想要真正的丹修却十分的艰难。

可惜的是,他们这种血脉生来就是断命,为了一直传承不灭,他们很早就会结婚生子,然后将祖辈功法全都刻录在玉简内,就这样一代代的传下来,即便是门徒也少得可怜,因此根本不为外界所知。

以前他们在深山修炼无人知,现在随着科技的进步,对于环境的开发越来越多,破坏的也越来越严重,他们甚至就连深山野人都做不了,想要存活下去,只能入世。

祖宜不想继续祖辈的悲剧,如果他们这种人注定短命,那就让这种短命在他这里终结好了,所以祖宜都已经二十多了,眼看着再过几年就到了断命的三十大劫,他也没有成家生子的打算。谁知就在这时候,他们看到了这一届交流赛,以及那万年灵药的奖励。

除了祖宜之外,他的另外六个师兄弟这次其实也参加了交流赛,可惜他们只会炼丹,一点攻击力都没有,碍于生活所迫,炼制的丹药多数都是治疗灵力损耗,内伤外伤的,因此海选就直接被刷下来了。

一间连一扇窗子都没有的地下室,几个人愁眉深锁的围坐在一起,祖宜推门而入,那张腹黑而高深的脸顿时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意:“我回来了!灵药到手了!”

那几个愁眉深锁的人连忙站了起来,一个个激动的围着祖宜打转,其中一个脸面看起来最嫩的更是泣不成声:“太好了,呜...等,等丹药炼好了,师弟就能摆脱断命,长命百岁了!”

祖宜却是注意到他刚才进门时众人的表情,于是问道:“是发生什么事了?”

几人对视一眼后连忙摇头:“我们就是担心你没办法要到灵药,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们又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能拿去换,现在你要到灵药了,我们就放心了,事不宜迟,师弟赶快专心炼制丹药!”

他们几个有两个是孤儿,有几个是小时候家里太穷了,住在那种深山里,孩子又多,于是卖出去的,或者被拐走的。祖宜的父亲那时候正巧遇到了,于是端了那个拐卖团伙,但这几个被拐卖的时候太小了,什么都不记得,对于救了他们的父亲又特别依赖,慢慢的就成了他的师兄。

从小一起长大,大家对彼此那真是了解到了每一根头发丝,不用看也知道他们没说真话。再三逼问之下,他们当中的大师兄这才将刚刚看的视频给调了出来。

然后祖宜就看到,他之前在交流赛中所展示的丹药,正在被人一一尝试威力,而兽丹更是得到了改制,竟然融合鬼牙凝结成短时间内能驱动的鬼仆!

祖宜原本是打算靠着这几个对他们来说炼制起来还算顺手的丹药起家的,如今成了烂大街的货,他们还怎么起家!

见祖宜脸色难看,其他人连忙安慰道:“小宜你别急,你先解决了断命的问题,后面我们再来慢慢商量,反正我们会的丹药又不是只有这几种,你放心,只要还活着,总有办法能把日子过好的!”

祖宜气到吐血前想到的是,幸好他的算计是明着来,要是阴着来,他大概很有可能是祖家最英年早逝并且不是死于断命的后代了。

浦田山下,一个穿着价格昂贵,但被□□到一塌糊涂西服的男人,脸色惨白的四下环顾,确定没有什么人后,这才将后车厢打开,从里面拖出了一个明显十分有重量的蛇皮袋子,然后扛着一把铁锹来到一处凹地,等费劲的将蛇皮袋子挖坑掩埋后,这才仿佛脱力一般的跌坐在地下。

完成了心头的大石,男人似乎才注意到周围幽森的环境,以及像是鬼哭一般的风吟声,手软脚软哆哆嗦嗦的爬起来,连滚带爬的上了车,一路绝尘而去。

当四周再次归于宁静,刚刚被男人埋土的地方,一只惨白枯瘦的手,狰狞的破土而出。

第221章

陈红斌只是个普通的小商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小有事业,在中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还有个两百多平的小别墅,可以说是一个男人最黄金的时期。这有些男人的劣根性就是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这陈红斌的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两人从事业最艰难的开端相互扶持,等陈红斌的事业上了正轨后,又为他生了个儿子,虽然不至于像个黄脸婆一样彻底在家相夫教子,也有购物旅游闲着没事美个容将自己保养的十分精致,但到底年纪大了,比不上外面那些小妖精。

而跟陈红斌一起合作的老板就喜欢玩些小花样,一开始陈红斌只是个陪客,慢慢的他觉得只要守住最后一道防线,逢场作戏就好。可惜男人的防线哪里是那么好守住的,于是就有了个漂亮又懂事的小二|奶。

陈红斌外面的那个女人也聪明,根本不指望能挤掉正室自己上位,只要她自己过得好,其他的什么都不在乎。前两年,陈红斌还给这个女人置办了一套房产,房子不大,一百二三十平而已,但在中都这种地方,那可值不少钱了,于是更乖更懂事,完全不给陈红斌找麻烦,偶尔还会提醒陈红斌给家里的妻子买点小礼物啥的,让陈红斌将里里外外治的服服帖帖。

每每看到那些小三打上门的丑闻,再看看他外面那漂亮鲜嫩的小女人,家中温柔娴静妻子,还有听话懂事的儿子,陈红斌别提多得意了。跟他一起合作的老板们不止一次的羡慕,怎么他们就没能找到这么懂事又听话的二|奶,总是闹得家中不可开交。

可惜他所有的好运随着一次意外而终结了。

这年头随着人们对食品的重视,有机蔬菜越来越有市场了,当初陈红斌走上这条路的时候,还有不少人不能理解,一个好好的大学生,怎么尽跟土地打交道。后来随着他的事业越来越大,还成立了公司,尽管没有上市,但公司里好几十个员工,规模也不算小了。

前几年陈红斌又当机立断的引进机器,多加了一种有机冻干菜的售卖,渠道多了产品就有些供不应求了,所以陈红斌一直都在逐渐的扩大规模,不管是厂房还是农地,中都的条件有限,就在别的省市承包农田。这货源多了,制作冻干的厂房自然就要扩大了,这一扩就扩出了事,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在玩耍的时候,失足从一个半建的厂房上摔了下来,如果就这么摔在地上,不过两三层楼高的地方,说不定运气好还能保住条小命,可惜那个孩子摔下来的时候,直接被地上|裸|露|在外的钢筋扎了个对穿。

当时那群孩子正在玩捉迷藏,半天没找到这个出事的孩子,加上天色晚了都要回家吃饭了,于是三三两两的就散了各回各家了。

那个出事男孩子家里只有一个八十多岁的奶奶,本身就有点老年痴呆,平时都是糊里糊涂的,见到自己孙子都认不出。可是那天不知为何突然清醒了,看到时间晚了孙子还没回来,就打着手电出去找。这农村里都是泥泞路,满地都是杂草乱石的,那老婆婆腿脚也不利索,杵着拐杖一个不小心从田埂上摔了下去,一头磕在了石头上。

根据发现的人说,老婆婆是死不瞑目的,眼睛瞪的奇大,当时摔下去的时候没有直接死亡,是流血流多了,错过了抢救时间才死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