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29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老婆婆是第二天被人发现的,她本身就有个外出打工,但是两三年都没有一点消息回来的儿子,她这出了事,连个善后的人都联系不上,而老婆婆六岁的孙子也失踪了,满村子都找了,根据当晚最后分开的小伙伴说的,就连那个厂房的里里外外都找了,还有容易出事的水塘等地方也都打捞了,可是什么发现都没有,有人就说很有可能被人贩子给拐了,最后只得全村人各家各户拿出点钱来,将婆婆给葬了。

厂房顺利建造起来了,最新引进的冻干机也陆陆续续送到了,并且将前几年有些淘汰的也替换了下去,新的生产线很快就投入了工作,产品的升级让他们公司的冻干口感更好了,不管是实体店销售还是网络销售,都大大的增加了。

正当陈红斌感觉事业顺心,日子舒心的时候,事情就开始接连不断的闹腾起来。先是实体店有人吃了他们卖的冻干菜吃的闹肚子,有几个严重的甚至出了医院的证明,还有他们公司冻干的成分化验来要求赔偿。

网络上有不少人收到里面发霉的冻干产品,各种要求退货赔偿给差评的,弄得他们焦头烂额。最为严重和可怕的是,有人在网上购买的冻干里面竟然有一截人的手指,当时就把买家吓的够呛不说,连忙报警,然后警方跨省查案,封了他们的公司里里外外排查,每一个货物渠道来源也追根溯源的调查,可惜什么都没查到。

但摊上这种事即便最后没有查到什么东西,名声上却是受损极大,网上的直营店被封赔款,线下的合作商也纷纷要求退货,一下子将陈红斌这些年所赚的一些存款赔了个精光不说,差点还闹得要卖房。

这时候陈红斌包养的小二|奶就说,有个认识的师傅很厉害,不如找师傅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能够转转运。

以前的陈红斌是不相信这些的,但做了些不能为外人所知的事,又接连发生这种怪异的事情,他本身就有些心虚,于是这才想着,不如让师傅看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来。

而小二|奶认识的那个师傅一见到陈红斌就说,他身边跟着一个六岁的小男孩。

这一下就把陈红斌吓的够呛,要不是理智尚存,真心差点直接吓的尿出来了。但那个小孩是失足而死,并不是他杀的,不过他怕自己的公司出事,摊上责任,这才选择掩盖。好在他虽然惊慌害怕,但还没傻到什么都说出来,只问了那位师傅的解决办法。

那位师傅也很干错,不问缘由,直接报了各种处理方法的价格,看陈红斌自己选。

陈红斌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什么时候会暴露,但现在尸体里面浇灌了水泥,彻底的埋进了地基中,只要厂房不拆,那他就不会暴露,如今最大的问题自然就是处理掉身边的小鬼。

那位大师却道:“小鬼跟着你,双目血泪,定然是有天大的委屈,如今除了需要超度这个小鬼之外,还要想办法镇压他滔天的怨气,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超度这方面我可以为你办到,但镇压怨气还需你自己来。”

陈红斌连忙问道:“我怎么来?这怨气该如何镇压?是购买长生牌还是长明灯?还是要做满七七四十九天的法事?”

大师道:“这种死后生成的怨气需要极大的生气去镇压,我观这中都地势形貌,这名叫浦田山的地方生气浓郁,倒是适合。”

一旁陈红斌的小二|奶连忙挽着陈红斌的手臂安抚他:“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亲爱的你别急,既然师傅有办法,那我们听师傅的做就是了,看师傅怎么说。”

陈红斌这才稍微冷静了下来,等着师傅讲解决的办法。

那位大师道:“你要按照那个小孩的体型去打造个铜身,我将那小鬼超度之后,你需要将铜身埋在浦田山下,令其吸收山中的生气,能够助他早日投胎。”

陈红斌有些犹豫:“这浦田山闹鬼,阴气很重,埋在下面真的没问题吗?”

大师笑了笑:“我只相信我的测算,你若是不信那就算了。”

陈红斌连忙道:“信信信!我信!大师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于是按照那位大师算准的时间,三更半夜,陈红斌拖着装在蛇皮袋中的铜身来到浦田山下,根据大师指引的地方将铜身埋了进去。

陈红斌离开之后,他原本埋葬铜身的地方,破土而出一只狰狞手,当那狰狞的手再次准备慢慢缩入土中的时候,一条巨大的白色蛇尾猛地一甩尾,一声凄厉的尖叫声随之响起。

司阳看着被小福子他们挖出来的小孩大小的铜甬轻啧了两声。

小福子好奇道:“主人,这是什么东西?这东西埋在土里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感觉到,等挖出来之后,好浓烈的阴气!”要如果他不是好几百年的老鬼了,又经过这么长时间主人提供的丹药修炼,这阴气连他都触之不得,非死即伤,太凶残了。

司阳道:“这是铜尸,古时候有一种殉葬方式,将小孩活生生的打开天灵盖,灌入水银,封入铜甬之中作为童男童女殉葬,这样能将人的生魂给生生封入铜甬之中,保护陵寝不被打扰偷盗。”

跟着一同来看热闹的李则知和柳逸闻言忍不住皱眉,古时候活葬的方法五花八门,但全都是极其残忍,哪怕是现在看到一些古时候的文献记载,都会让人忍不住打个寒颤,这人怎么就能凶残到那种程度。

李则知道:“那师父,这个铜甬里面有小孩?”

司阳摇了摇头:“没有小孩,但是有个怀胎七月的阴魂,再过三月,当这阴魂吸收了足够山中的灵气和阴气,这鬼胎就会被生下来,到时候...”

“到时候会怎么样?”

司阳看了眼两个眼巴巴的徒弟,挑眉道:“到时候这鬼胎就是山中的产物,可以说是山子,即便我这结界再强大,也阻拦不住山子的随意出入,如果有人再操控这山子做些什么,只要小心不被我们发现,哪怕是神识都未必能感应到它的存在。”

柳逸问道:“那师父,除了出入无形,还有什么厉害之处?”

司阳笑了笑:“没了。”

两人一鬼略懵逼:“没,没了?就这样?”

司阳看了眼他们:“这样还不够吗,宗门宝库中多少宝贝,如果被成功孕育的山子随意出入,被搬空了你们都未必知道。”

众人一听,顿时觉得就随意出入这一点,好像的确已经够厉害了。司阳道:“这件事交给你们处理了,顺腾摸瓜该处理的处理了。”

两人连忙应了一声后,就将这铜甬给带走了。

等两人离开后,司阳那原本含笑的眉眼渐渐冷了起来:“天机门,当真不怕死啊。”

小福子打了个哆嗦,乖乖的鬼缩在一边,为那个名叫天机门的门派默哀三秒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