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0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李则知忍不住嘴角抽抽,现在的孩子这么与众不同的吗?

陈红斌的死是厉鬼所为,而这厉鬼很可能被背后之人|操|控着,所以这件案子便转到了特勤部,而万女士也因此知道了自己的儿子竟然能见到那些脏东西,连忙吓的到处求神拜佛找高人想要帮忙解决一下,求到李则知他们身上的时候,却被一口拒绝了。

这种上天给的天赋,是人生不可多得的际遇,理当好好珍惜,堵不如疏,封掉不如学会如何利用,说不定今后有什么大造化呢。这话把万女士说的一愣一愣的,那种想要解决到儿子这种特异功能的想法略有松动。

李则知这才和柳逸带着找到的线索离开了。他们说的再冠冕堂皇,真正的理由不过是,他们会替人用符箓开天眼,却还没学会给天生阴阳眼的人关闭阴阳眼。

虽然特勤部需要调查的凶杀案的凶手跟柳逸他们需要追踪的是同一个人,但他们有各自的方法,所以交流了一番情报后互不打扰的调查。

在他们两个调查的时候,兰谨修拎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上了浦田山。

司阳看着被折磨的很有点惨的邓洋,微微挑眉。

兰谨修道:“失踪是真的失踪,当日被卷入了鬼缝之中,不过很快他就找到出路出来了,却一直隐于暗中,我发现了之后一直让人暗中盯着他,原本不过是想看他在搞什么,没想到,前段时间却看他跟制造出铜尸的天机门人交往甚密。”

司阳道:“你找到那个人了?”

兰谨修点点头:“他杀陈红斌的时候露了行踪,我让人盯着了,不过在那之前,先让他们两自己去玩玩吧,总归不会让那家伙跑掉。”

兰谨修办事,司阳自然是放心的,比他那两个徒弟牢靠多了,于是这才将目光看向那个之前跟在自己身边各种插科打诨的邓洋身上。

第223章

邓洋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说他看起来比较惨是因为他身上有丝丝缕缕似乎正在游走的黑气。这股黑气应该就是兰谨修手中的残影,这残影是兰谨修自己取的名,就是最开始他所掌握的,能腐蚀一切的阴煞黑气。

随着兰谨修的修为提升这股阴煞已经逐渐发生了转变,又因为兰谨修将武器变成了司阳给他的那把龙血剑,所以一再对这股已经变成他手中力量的阴煞给压制,毕竟之前十多年用惯的招数不是一下子能那么快改变过来的,倒是没想到将这阴煞给锤炼的越来越醇厚,以至于若是兰谨修失了武器,反倒是失去了制约。

能让兰谨修用他的残影招呼的人,那绝对是个嘴硬的,毕竟这股拥有腐蚀力量阴煞在身体里面游走的滋味可不是那么舒服。

于是司阳打量了他片刻之后,直接挥手:“解决了,然后送到特勤部去。”

见司阳竟然问都不打算问,邓洋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司阳老大,他说什么你都信吗!”

司阳闻言看向兰谨修,而兰谨修也毫不避让的直视着司阳,那双目中的专注以及看似平静下的疯狂涌动的感情,司阳破天荒的一眼扫过后将注意力放在了邓洋的身上:“他说你是天机门的人,你要辩驳?”

兰谨修眨了眨眼,他为什么会有一种,刚刚司阳落荒而逃的感觉,司阳为什么要落荒而逃?错觉吧。

邓洋道:“我知道兰谨修是你一手扶持起来的,你自认了解他,掌控着他,可如果,他才是天机门的人呢?”

司阳直接往沙发上一座,从梦瞬间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端上了两杯茶,司阳端着茶杯轻笑了一声:“你觉得我看起来很像傻子吗?”

邓洋极力压制着痛到克制不住的呻|吟,微微喘|息道:“司阳老大,我真的不是,求你查清楚,还我一个清白,他如此诬陷,一定有所图...”

邓洋话还没说完,就被司阳的笑声给打断了:“这不是在拍宫斗剧,你拿错剧本了。”

邓洋原本苍白的脸瞬间胀红,随即苦笑道:“你这么信他,自然我说什么都没用,但你不能杀我,我是闾山派的人,我自问也没有得罪过你,我是不是天机门的,你好歹也让我师父调查清楚了再说!”

司阳的眼神轻飘飘地落在邓洋的身上,却将邓洋看的简直像有一双巨大的手掌,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一样:“我司阳杀人,从来不需要经过谁的许可,何来可不可不一说。”

兰谨修直接上前,他将邓洋带过来无非是当初邓洋跟司阳有点交情,还是那种不止一次允许邓洋到他浦田山游玩修炼的交情,所以解决这人之前肯定要先跟司阳招呼一声。现在既然司阳对这人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他自然也懒得在这人身上浪费时间。

而刚刚还垂死挣扎的邓洋在兰谨修靠近的时候,突然发力一掌朝他劈打去,兰谨修本能出手抵挡的时候邓洋瞬间化作一缕黑烟。兰谨修原本想追,司阳却喊住了他:“用不着折腾,他跑不出去的。”

兰谨修闻言这才停了下来,过了片刻后,一团黑影被砸在了地上,黑影渐渐凝结出人形来,就是刚刚逃走的邓洋。

邓洋双目猩红的看着司阳,脸上身上甚至还继续游走着兰谨修灌入他体内的残影,显得更加狰狞:“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司阳笑问:“你是说你借着到山上来开荒种树,像老鼠一样打出的洞吗?老鼠的天敌,可是蛇,我山上的那条蛇可不是宠物养着玩的。”

邓洋恨恨的看着司阳:“你根本就不是司阳,我这次在鬼缝中,找到了司阳的母亲。”

司阳脸色不变地道:“你要是想知道,直接来问我就是,何必还要毁了那里镇压的桥,搞出个鬼缝出来,根据她的命数以及福祉,原本还要等五十多年才能轮回,不过念在这一世母子一场,我将她的五十年给缩短到了二十年,你再晚点估计就找不到她了。”

邓洋面露狰狞:“你果然不是司阳!你是异人,异世来的人!”

司阳挑眉:“你们这么大费周章的,就是为了调查这个?查到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邓洋却是再闭口不言,看着司阳冷冷道:“要杀就杀。”

司阳随手一挥,咔嚓一声响,像是将什么东西捏碎了一般。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