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0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刚刚还一脸视死如归的邓洋瞬间脸色大变,司阳看着自己掌心的粉末:“当着我的面去报信,邓洋,你混在我身边这么久了,我以为你多少也了解了些我的本事。”

邓洋吞了吞口水,声音嘶哑的问道:“你想不想回去?”

司阳虚空五指一抓,直接将邓洋从地上提了起来,在邓洋还在挣扎的时候,骨头的咔咔声响起,邓洋满口鲜血的被司阳丢在了地上。一旁的兰谨修顺势手一挥,邓洋整个神魂俱灭。

司阳擦了擦手,开口道:“还记得宜山城的双鱼山吗?”

兰谨修点了点头,他的大学同学田荣就是死在双鱼山的那个山洞里,当初还搞出了真假田荣的事情,这件事他当然记得。

司阳道:“洞中的那棵树下埋了一颗心脏,那是庹鹏程的一处|分|身,去毁了吧,还有当初在洞中发现的夏朝石棺,告诉特勤部,那才是天机门的起源。”

兰谨修因为田荣的关系,对之前山洞的后续事宜也让人关注了,只是后来被考古专业的教授接盘钻研后,很长时间都没有什么发现,慢慢的他事情又多,就将这件事给放下了。

现在司阳这么一说,兰谨修首先就想起了之前在里面发现的石棺主人,黑塔部族的族长,据说是为了求得长生,在人还活着的时候,用特殊的办法封闭了五感然后下葬,当人在棺中自然醒来后,就能长生不老了。

自古以为关于各种长生不老,帝王问药的事情多不胜数,但谁都知道这纯属无稽之谈,只是那石棺是夏朝这个时期,相当具有研究价值,如今还被专门放置在研究院里。至于棺中本该埋葬的人失踪,也是说法众多,很多人说那个山洞根本不是真正的下葬之地,除了那口棺什么都没有,很有可能是残缺品被弃之不用的,所以才是空棺。

想到空掉的棺材,兰谨修眉头忍不住跳了跳:“你的意思是,那个黑塔部族的族长,是天机门的门主?他真的复活了?”

司阳轻笑道:“那是特勤部去调查的事,既然庹鹏程敢到我浦田山动爪子,我就毁他一处|分|身,真当我找不到他老巢一样,毁的彻底点,那东西,哪怕残存一滴血都能再次食人复生。”

兰谨修嗯了一声,却没有急着离开。司阳挑眉看他:“对刚刚邓洋说的事有疑问?你想知道的话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的确不是这个身体原本应该寄存的魂魄。”

“不是疑问这个。”兰谨修打断司阳的话,看着司阳道:“他们调查你的目的,你是不是知道一些?”

司阳点点头:“大概猜到了,不过不用担心,掀不起什么风浪,找死而已。”

兰谨修沉默了片刻后道:“你是谁,从哪里来,我不在乎,我只知道从最开始我所接触的人是你就够了,我只是疑问,你一直对这个世界没有认同感,如果真的有离开的机会摆在你眼前,你会不会走?”

司阳笑着摇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哪里会有那么多机会,更何况,就算真的有机会却没那个实力,紧抓着那个机会不过是找死而已,我可以告诉你,这宇宙很大,也许就在宇宙的另一边,就是我来的地方,但不管用什么办法,想要回去,总要走过那条路,没有强大的实力,即便找到了回去的路,也只会被撕的粉身碎骨。”

兰谨修朝司阳走近了两步:“你给的承诺,我还记着呢,如果你要走,记得带上我,哪怕实力不济粉身碎骨我也愿意。”

兰谨修说完不等司阳反应,转身就走,司阳坐在沙发上怔愣了半天,随即无奈的笑了笑。手一张,一朵红丝张扬的鲜花正鲜艳的绽放着。一旁的从梦低顺地给司阳斟茶,司阳缓缓合拢掌心,看了眼从梦道:“我以为你会来找我。”

从梦垂眸将茶斟上后,站到了一旁:“既然已经不是这世上的人了,又何必徒惹情债。”一个活人,一个死人,本来就是陌路,纠缠在一起,对谁都不好。

司阳笑了笑:“你倒是通透,当真不后悔?”

从梦安静了片刻,脑海中闪过那个无赖之人深情的眸子,慢慢摇了摇头:“不后悔。”

司阳道:“你下去吧。”

从梦躬身应了一声是就直接消失不见了。

司阳靠在沙发上撑着脑袋发了一会儿呆,良久之后才笑了笑:“既然你如此执迷,那我就看看,你能执迷到什么程度。”

第224章

邓洋,虽然不至于说是闾山派年青一代中最杰出的弟子,但从小就在闾山派长大,尤其是他的师父,更是将他当亲儿子一样培养。进入特勤部之后,凭着杰出的天赋成了周勤得力的左右手,在整个特勤部非常吃得开,简直都快要成为闾山派在特勤部的招牌了。

结果这样一个看似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竟然是天机门的人!之前邓洋在鬼缝中消失,但是他的魂牌还在,所以闾山派的人虽然担心,但也放心,结果就在今晚,邓洋的魂牌竟然裂了。还不等他们从震惊中回神,兰谨修就拎着邓洋的尸体,直接来到了闾山派。

不管他们如何不相信,邓洋死后,尸体上显现出来的图腾印记骗不了人,这从小在闾山派内长大的邓洋竟然都是天机门的人,实在是不敢想这个天机门到底隐藏的有多深,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闾山派接连出事,现在竟然还有个奸细,还是门中被寄予厚望的弟子,钱连良的脸色黑如锅底,但在兰谨修的面前却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却还是能看出他对于此事的沉痛:“邓洋的事算是给我们敲了一个警钟,我闾山派从今日开始闭门彻查。”

兰谨修道:“这事可能不能令副门主如愿了,这里有一些关于天机门的资料,虽然没有最终核实,只是司真人的猜测,但至少也算是有迹可循,这两年天机门的动作越来越大,如今虽然暴露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但由此可见他们似乎因为什么事情急躁了起来,尽管两者之间并没有直接联系,但我与司真人都在怀疑,极有可能是贺博易要复活了,所以时间已经不多了。”

兰谨修将该转达的转达到位后,并没有多做停留,宜山城的双鱼山中,还有事等着他去解决。

再次来到故地,上一次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因为这里发现了上千具骸骨,以及一个夏朝时期的石棺,这处山洞已经封闭了起来,外面还有军队的驻守,时隔近两年,关于这个山洞的研究还在继续,如今洞中更是堆满了各种研究的工具,来来回回的考古研究人员。

兰谨修隐身来到洞内,轻轻一挥手,一缕青烟飘散开来,洞中的研究人员顿时双眼发直,渐渐失神。

这棵树当年是被石镜寄身才会兴风作浪,如果石镜被封,这树上残存的阴气当初也被特勤部的人全部净化,因此才会允许这些考古工作者直接在这里展开工作。但当兰谨修靠近这棵大树的时候,那大树竟然发出微颤,兰谨修顿时冷冷勾唇一笑:“既然招惹了,又何必害怕。”

在大树有动作之前,兰谨修早已在掌心凝结力量,狠狠一掌劈向大树。

这里虽然藏着一处庹鹏程的分|身,但这分|身说白了也不过是一种中继站,埋藏在这里吸收天地灵气,然后将力量输送到本体上,这跟贺博易布下的重生局有异曲同工之妙。只要余留一处分|身,这人就永远不会被打死,逮着机会就能如野草一般再次死灰复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