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0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因为山中有一口清泉,村里的老人都说这是汇聚山中灵气的灵泉,喝了能长寿,而这座村子里的老人的确都很长寿,在古时七十岁都能称为长寿老人的年代,这个村子里的老人普遍都在□□十岁以上了。当时要如果不是地势险峻交通不便,估计这里也保存不到今天了。当初因为这口泉水的关系,村子名为黄泉村,后来不知道是哪一年改的,就变成现在的黄山村了。

在村口处,有一棵巨大的黄花树,据说这棵黄花树从有了这座村子的时候,就已经在这儿了,这也是黄山村的黄字由来。这棵黄花树并不是独独的粗壮树干,看上去就像是许多颗小树纠缠在一起生长成一株盘根错节的大树,每当花开的季节,那满树的黄花仿佛能将整个村子都映照出一片亮堂灿烂的金色,美不胜收。

此时正是黄花盛开的时节,满地的金黄,衬着背后那炊烟袅袅的景象,怎么看都是一片安宁美好。可是站在村口的四人却半天踌躇不前,脸上的表情也是难得的凝重。

四人当中年纪最大的董华看了眼从省特勤部派遣过来的两位天师道:“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远处观察,村里的人跟往常一样,作息什么的也都很正常,至少从外围查探来说,并无异样,也没发现什么阴煞之气。”

省特勤部的一位天师钟铭道:“你们你什么时候发现村子异常的,那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失踪的,你们看到满后山吊死的人又是什么时候。”

董华朝跟在他旁边的年轻人示意了一下,那人便将手中一张粗略记载了整个事件过程的纸递给了这两位上面派下来的天师,在那一张纸上,还有几张照片。

钟铭将纸递给与他一起来的伙伴戴景胜,拿起几张照片仔细查看起来,这照片上拍摄的应该就是后山的情况,看背景应该是深夜,曝光下才拍到那些吊在树上的人,不止一个,就照片上所看到的就有十几个。其中还有几个面朝着他们拍照的方向,能看出照片上的这些人全都是一副死人相,但诡异的是,有两个面朝镜头这个方向的,眼睛在曝光的拍摄下,竟然是反光的,单单是这几张照片,就足以让胆小的人吓破胆了。

钟铭将看过的照片递给同伴戴景胜,戴景胜一边看一边问:“为什么不将这些照片发到论坛上?有现场实景照就能让人了解更多的情况,说不定就有人能看出这里的问题,直接远程遥控解决了呢。”

跟在董华身边的小年轻汪伟道:“上传了好多次,每次不是电脑死机就是突然黑屏,要不然就是断电电脑中毒直接报废,关键是出事的时候也没察觉到周围能量异常,这照片上倒是带了些不同寻常的气息,但能量也不大,所以根源应该还是在这个村子里。”

钟铭看了眼那张记录事发这段时间所有事情以及时间的纸,沉吟片刻后道:“我们先进村子看看再说。”

正当他们刚刚踏出步子的时候,就听到有人道:“进了这座村子,当心走不出来了。”

钟铭等人立即回头朝声音来源看去:“谁?”

柳逸从草丛中走了出来,李则知也跟在他身边步伐活跃的跳了出来,还拍了拍身上的枯草:“都说这地方不好了,那么多虫子。”

钟铭看到他们身上没有天师的勋章,立即戒备的退后,现在整个华夏都在整顿天师,只要核实没有问题的,在外行走时都会佩戴天师勋章,而没有勋章的天师不说全都有问题,但说不定运气背真的遇到有问题的呢,抱着点戒备自然还是有必要的:“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柳逸手一伸,手中掉出一个银牌,银牌上雕刻着精美而复杂的图腾,还隐隐带着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那股波动像是限制在银牌中一样,令人感觉只要爆发出来,被这力量炸到的人只会立刻粉身碎骨一般。

见他们看着银牌不吭声,一旁的李则知道:“恒天宗司真人门下弟子,来这里找人,得知这里的异常,顺道过来看看。”

听到他们是司阳的徒弟,钟铭等人立即松了口气,再一看长相,慢慢倒是跟交流赛上司阳的徒弟对上号了,刚才两人出现的突然,他们只顾着戒备都没来得及打量对方。

戒备解除后,众人才问道:“二位可是看出这里的问题了?为什么进去了就出不来了,我们有两个同事进去调查情况了,现在失联了,也不知道他们情况如何了。”

李则知道:“我刚刚大致看了一下这里的地形,这里是一片湿地。”

董华略有些不解道:“你是说这里会如此诡异的原因并不是有妖邪之物作乱,而是地势的影响?”

李则知:“有句话说,干千年,湿万年,不干不湿只半年,这讲的是墓穴环境对尸体的影响,但如果这整个村子都变成了墓穴,那生活在这种地方的人,自然会变得不再是人了。”

听到李则知的话,钟铭等人再次看向这个炊烟袅袅一派宁静的小村庄,顿时一阵寒毛颤栗,他们终于发现是哪里令人觉得诡异了,没有风,一丝风都没有,没有虫鸣鸟叫,虽然有生活的气息,但是却没有任何动静,静悄悄的,静的仿佛能听到那烟从烟囱里飘出来的声音。远远看去,三个烟囱中飘出的烟雾,仿佛是两短一长的三柱清香。

众人顿时将各自护身的东西取了出来,甚至驱动了符箓试图驱散周边的阴气,但符箓只是很正常的燃烧掉了,火光没有变绿,证明这附近并没有阴气。

钟铭看向柳逸二人:“不知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有两个同事在里面,我们不能不管,而且这个地方绝对不能留,还希望两位能够助我们一臂之力。”

李则知想了想,从随身的储物器中取出一张引雷符,然后转头朝柳逸看去:“那我先试试?”

柳逸点了点头,然后推开了两步。其余人见状立即跟着柳逸一起退开,目光却是盯在李则知手中的引雷符上。玄门有许多种与雷电有关的符箓,但雷电符运用的最多,利用灵气模拟出雷电的力量去克制鬼物,最高级的则是引雷符,一旦驱动则可能引动真正的天雷,但这种符绘制的条件苛刻,一般只有出身名门的人外出历练,长辈才会给那么一张用作保命。

像他们这种地方性的特勤部,说白了就是下放的地方,毕竟像他们这种修炼的人,谁不愿意去离龙气最近的地方修炼,第一次见到这种符,目光难免黏糊了一点。

只见李则知指尖轻轻在符箓上一划,一股灵光自符箓中间绽放开来,整张符没有任何依托的悬在半空中抖动起来。刚刚还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突然想起声声闷雷,没等多久,李则知将手中的引雷符抛至小村庄的上方,一道惊雷狠狠劈打在了村子当中。

随即一股浓烈的恶臭味从村子中传了出来,恶臭一出,空中原本有散去苗头的雷云再次聚拢,接连再次狠狠劈下,那落下的雷电显得尤为急躁,威力比起上次兰谨修跟鬼王一战时的相差无几,似乎还有逐渐变强的意思。

李则知见到雷电好像有些不受控制了,连忙退回到了师弟身边,有点可怜兮兮的问道:“这雷电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师弟,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先离开?”

柳逸虽然是李则知的师弟,但他年纪比李则知大,后来经过苦修,修为也比他高一些,现在出了突发状况,他本能的将李则知拉到自己身后,神情凝重的看着那座竟然不断有黑煞之气冒出的小村子。

其他人已经被这一变故弄得傻眼,但越来越强大的阴煞之气告诉他们,这村子里恐怕有十分可怕的东西,以他们的修为,别说一战了,就连逃命都不知道是否能逃掉。

远在中都的司阳正悠闲靠在藤椅上看他的漫画,在李则知催动引雷符的时候,他便心有所感的朝着两个徒弟所在的方位看去,片刻后四格漫也看不下去了,连眉头都皱起来了。

下一刻兰谨修直接飞行到了山上,脚步有些匆忙的朝司阳走去:“我察觉到了异常,龙气有些暴动。”

司阳看了他一眼,随手一挥,玄隐镜中便是那两个小子的身影,以及他们所在的小村子。看着镜子中不断落下天雷的情况,司阳轻啧了一声:“这两个家伙,要么不闯祸,一闯就给我来个这么大的。”

兰谨修眉头一跳:“事情很麻烦?我只感觉到一股隐隐的危机。”

司阳站起身来:“告诉特勤部的,封锁那个村子周边所有小镇,所有的人全部疏散,立刻。”

兰谨修一点头直接原地消失,司阳抬头看了看天空,叹了口气:“老胳膊老腿的还要我活动,收了两个不省心的徒弟,我真可怜。”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