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1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尹穆清看到桌子上摆放的锦盒,双目顿时一亮:“这是炼制成功了?”

司阳笑道:“还好不算难,炸炉了一次,算是没有浪费剩下的药材,炼制成功了。”不过他成功一炉是九枚丹药,这种丹药本身并不复杂,只是司阳从未炼制过,不熟悉每种药材的药性,因此才会炸炉。第二次炼制熟悉了每种药材的药性,这种品级的丹药并不怎么费事,所以一炉九枚丹药,算是正常发挥。

不过根据炼丹的规矩,药材丹方求药者提供,如果炼制成功了,那也只会给商讨好的数量,剩下的自然都是炼丹师所得。

这种寄魂丹本身用途就比较首先,尹穆清也只需要一枚而已,多了对他来说也没用,所以得了这一颗,他就已经极其欢喜了。连忙将之前说好的报酬给双手奉上,更甚至还拿了一株玉蝉灵果的苗来,以及一瓶阴阳水:“多谢道友如此费心,这果苗随着阴阳水种下,但这毕竟是阴间之物,在阳间即便有阴阳泉水也不知道能不能种活,不过可以尝试一番。”

司阳点头让从梦收着了,尹穆清小心的将丹药收好,他早已万事俱备,只欠丹药了,不过收好丹药之后他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道:“上次道友给望舒的玉,已经出现了一条裂痕,被人攻击过了一次,我在阴间查探过,是这一世本该投生吕家的那个阴魂所为。”

肉身只有一个,有人占据了,那么自然就要挤走另外一个,但这阴间的事情,阳间的人自然是不知道的,而且当初尹穆清就是为了避免麻烦,虽然将吕七宝这个身份安排给了他的望舒,但原本应该投身吕七宝肉身的魂魄他也做好了安排,家世上在俗世定然是不差的,但他当时留了个心眼,特意安排的是俗世的家族,为的就是防止这阴魂得知了这些事,去找望舒的麻烦。

结果没想到,那本该投身吕七宝这个肉身的阴魂还是得知了此时,并且因此记恨上了望舒。

司阳看着尹穆清没说话,尹穆清道:“我知道这件事本就是因果循环,尽管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但不管是我,还是如今成为了吕七宝的望舒,对那人终究是亏欠的,我想请道友出面,看看此事是否能够调解,我愿意给予我能给的补偿,道友的大徒弟是雷灵根,我这里正好有十颗雷灵珠,虽然不是什么贵重之物,但在此间也算是难得,还请道友帮我这个忙,至于调解的结果是合还是不合,那便是我们自己的事了。”

司阳并没有去关注吕家那个痴傻的吕七宝,当初也是看着他有劫数,又因为他父亲拿着黑卡求了上来,所以才会给一枚玉帮他挡劫。

不过这忘川度阴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正所谓哪里有人,哪里就好办事,反正也只是出个面而已,费不了他多少事,于是点头道:“可以,将那人的信息给我,我来看看。”

听到司阳答应,尹穆清自然满心欢喜,连忙将那人的资料递给了司阳。

司阳看到第一页上那人的照片便是一个挑眉,没想到这个被人抢走了这一世原本应该有的肉身的人,竟然会是王正诚,那个想要跟他家从梦人鬼恋的小子。

第232章

王正诚的爷爷是老军区首长,虽然已经退了好些年了,但家中子弟在高位的不少,如今身体也还健朗,因此人脉还在,地位显赫。

而王正诚从小就得他爷爷的眼缘,家中那么多孩子,偏偏喜欢他,就连王正诚的父母外放调派时都不愿意让他们把孩子带走,硬是要留在身边养着。

可惜王正诚既不走文政也不走武官,一心沉迷经商,家中大树鼎盛,倒也不缺他这棵小树苗,就任由他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就他这身份,不管做什么事,都有大把的人为求门路送钱给他,想亏都亏不了,不过好在王正诚从小就生长在那样的环境中,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清楚的很,经过慢慢经营,倒是做的有模有样,外面的人还给了他一个尊称,王家小三爷。

王正诚小时候对于未来还曾期待过,不管是未来的生活,还是未来的伴侣。但身在这种世家中,有些东西看得比普通人多,也看的比普通人深。别人是柴米油盐的生活,他看的最多的就是虚伪和利益。渐渐的他就不再期待了,也明白了,甚至做好了准备,能玩的时候就狠狠玩,等不能玩之后,就按照家中的安排,巩固家中的利益去联姻,这种认命的等待,直到他遇到了一个叫从梦的女孩。

从梦,这个名字很美,那个突然间闯入他心中的女孩就跟这个名字一样美。王正诚小半生的人生,从来没有过那种强烈的渴望,那么渴望的想要得到一个人。

茶楼中的惊鸿一瞥,让他的人生从此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他很幸运,尽管他有了今后联姻的打算,但他家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联不联姻其实也已经无所谓了,当他遇到从梦之后他就告诉了爷爷,他的爷爷也很开明,不看家世,只要女孩人品没问题,他们家就不会反对,那种棒打鸳鸯最后要死要活的戏码不会在他的家中上演,这让他觉得他一定是做了好几辈子的好事,才拥有这一世这样幸福的人家。

可是他没有遇到家中的阻碍,他爱上的那个女孩,却成了他最大的阻碍。

他厚着脸皮,死缠烂打,几乎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接近从梦,甚至就连从梦跟随的那个人都松口,说只要从梦愿意一切都不是问题,可问题偏偏是从梦不愿意。

他以为从梦是不喜欢他,所以躲着他避着他,甚至说讨厌厌烦他的话,要说不伤心难过自然是假的,但他坚信烈女怕缠郎,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入了他的眼他的心的女孩,不缠一辈子,他怕是死都不会瞑目。可是后来他渐渐发现,从梦不是不喜欢他,而是因为某种原因而拒绝他。

结果万万没想到的是,剧本不是情爱片,是灵异片!从梦竟然不是人,而是鬼仆,还是一个在紫禁城中呆了几百年的老鬼。

当他得知从梦是鬼仆的那一刻,他想的不是对方的可怕,而是那他们在一起岂不是注定没孩子,这跟他遇到从梦后所想过的,一家三口或者四口养只狗的未来有些出入。不过他显然想多了,从梦对他的拒绝从未变过。

接到邀约,王正诚并没有多想,这浦田山并不是他想去就能去的地方,更何况从梦就在那里,不管司阳邀约他有什么目的,是不是要劝他不要对从梦执着,他都要上去看一看。

只是没想到,等在那里的并不是从梦,也并非只有司阳。看了眼坐在旁边他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王正诚压下心中的疑惑,朝司阳道:“司大师,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司阳笑了笑,示意他坐下:“用不着这么客套,今天请你来是受人之托做个中间人,这位是尹穆清,度阴使。”

听到度阴使三个字,王正诚的神情顿时变了,眯眼看了看尹穆清,眼中的冷意毫不掩饰,不等尹穆清说话,王正诚便转头看向司阳:“司大师是知道内情还是不知道内情?如果知道内情还来说情的话,即便是司大师,这个面子我可能也没办法给了。”

他知道司阳很厉害,是有真本事的天师,哪怕是国家政府都要对他敬着供着,但他只是想要讨回一个公道,如果司阳不辨是非的偏袒别人,那这种人,也不值得他敬重了。

司阳道:“该知道的自然知道,我今天也不是要帮谁说话,仅仅只是提供一个商谈的场地,其余的事我不会多问。”

王正诚这才看向尹穆清,冷笑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你如果要跟我谈,随时都可以,以你度阴使的身份,恐怕这阴阳两界都没有你去不了的地方,何必如此费事!”

尹穆清道:“找司大师来做中间人只是因为我不想造杀孽,这件事你是当事人,我想有个地方能与你心平气和的商谈,凡事总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王正诚闻言直接笑出了声:“造杀孽?你是怕谈不拢杀我?那正好了,我还正愁没地方去告状呢,我倒要看看,这地府的阎王是公正不阿还是偏袒下属?”

司阳朝王正诚道:“即便你死了,你也见不到阎王的,每天有千千万万的人死亡,人人都要见阎王,这排队都不知道要排到猴年马月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