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1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看到自己精心养了几十年的蛊虫在司阳的手中死的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这份悬殊的差距让他心凉,也让他绝望。

司阳手一挥,将那些虫渣全部拍开,看着似乎放弃抵抗的庹鹏程,笑道:“怎么不跑了?”

庹鹏程早已变得不人不鬼,那说话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尖刀摩擦在钢铁上一样,刺耳又难听:“跑有用吗?你若要我死,我跑到天涯海角还不是被你轻而易举的抓到。”

司阳道:“你如果早有这份觉悟那就好了,可惜太晚了。”

庹鹏程怪笑出声:“没关系,也不算晚,至少会有很多人,很多很多人给我陪葬,你们这些自诩为正义之士的伪君子,最喜欢干的不就是将人赶尽杀绝的事吗,那像我们这种魔头,不做点大坏事,可不是就对不起你们给我们冠上的名头?”

司阳看着庹鹏程没说话,庹鹏程却似乎十分满意自己的安排,语气中更是带了点炫耀:“想要解救苍生不容易,但想要造成天下生灵涂炭却是易如反掌,反正我死后就是魂飞魄散,也用不着去地府受刑罚之苦,既然你们不肯放过我,那我又何必仁慈,你们知道埋骨钉的地方还有什么吗?还有疫气!十几万年前冰封的病毒,只要我死了,被封印的病毒就会开始蔓延传播,到时候所有人都要给我陪葬!”

司阳微微蹙眉:“你也是华夏人,华夏灭亡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庹鹏程狰狞的笑道:“我自己都活不了,还管别人的死活干什么!除非你放了我,不然就等着那些人给陪葬吧!”

司阳道:“你我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了,你觉得我是会受人要挟的性子?”

庹鹏程自知今天是无论如何都活不了了,于是孤注一掷的朝着司阳扑过去,他知道自己不是司阳的对手,他也不知道司阳还有多少底牌,但是骨钉下的病毒是他最后留下的一手,只要多拖住司阳一分钟,外面就会死更多的人,这个世道对他不公,那他就毁了这个世道!

而且死的人越多,这怨气便越重,等到怨气冲天之时,就是贺博易复活之日,他等着司阳来给他陪葬!

心里这么想着,庹鹏程越发毫无保留的朝着司阳攻了上去,司阳这次找来本来就是为了解决他的,自然不会留手,庹鹏程连三招都撑不过,就直接被司阳打破了元神。

已经犹如残灯,正逐渐消失的庹鹏程恨恨的看着司阳:“你我无冤无仇却一再坏我事,司阳,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庹鹏程说着,从他心口发出一股黑色的力量,那是巫术,他在用他余下的力量对司阳发出诅咒。

当那股黑气试图缠绕到司阳身上的时候,司阳轻笑了一声,指尖一股灵力射|出,将那股黑气轻飘飘的破解了:“这点小伎俩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你我的确无冤无仇,但你一再招惹我,怎么,就准你往我身上动手,我就不能给你点教训,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庹鹏程简直气到吐血:“特勤部一事后我已经极力在避开你,也警告天机门门人一再对你避让!就连你让人断了分|身之事我都忍气吞声的忍了!你现在却杀上门来毁我生机,竟然还埋怨我!”

司阳挑眉:“不是你让人在我莆田山下埋山子,不是你算计,打算|操|控我近身鬼仆?”

这一下庹鹏程真的要吐血了:“不是我!我没有!”可惜在他怒吼出声后,他维持身形的最后那点力量也消散了。

看着庹鹏程越来越透明的身体,司阳轻啧了声,低声道:“那是我搞错报仇对象了?”

庹鹏程听到了司阳最后的喃喃自语,恨不得扬天长喷一口血来,在彻底神魂俱灭的前一秒钟,庹鹏程想的是,他可能不是被司阳打死的,而是被司阳给气死的。

司阳从湖底出来,隐去的身形穿过如云的游客,看着隐隐弥漫着一股黑气的天空,忍不住蹙起了眉头。看来那个庹鹏程果然所说不假,那被他隐藏的病毒恐怕还真不好对付,这般浓重的黑气,肯定是有一场天大的祸事要发生。

这件事虽然不是现在也会是将来的某一天爆发,但现在毕竟是他惹出来的,这个残局总归要他来收,正当他思索对策的时候,一声凡人听不见的龙吟声响彻了天际,一条金色的灵光似乎正在驱散弥漫在上空的黑气。司阳见状一个闪身,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龙角山上,无数人聚在山顶,而在山顶正中央还摆了个祭坛,在祭坛的各个方位上都站了一个天师,灵谷寺的善济也在其中,而在祭坛的主位上所站的却是一个司阳从未见过的人,观那人的气息,恐怕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关的筑基修士巫霆。

司阳如一道灵光落在了祭坛的外围,不少人看到他出现,顿时松了一口气。围观在人群中的兰玉琢也带着司阳的两个徒弟朝着司阳跑了过去。

“司阳哥!”

“师父!”

司阳朝他们看去:“这是怎么回事?”

兰玉琢语带急切地道:“华夏爆发疫鬼,不只是中都,几乎遍布整个华夏,疫鬼爆发的突然,又涉及巨广,如果不尽快控制简直不敢想这场疫情会死多少人,所以巫霆真人出面,召集众人来龙角山设坛净化,但这场疫情太过强大,就在众人抵抗不住的时候,我哥来了,还将自己的力量全部灌输进阵眼当中,随即他整个人以气化龙,现在正在驱散疫鬼。”

司阳之前听庹鹏程说的是在埋了骨钉的地方藏了几十万年前的病毒,之前看过一些报道,随着冰川的融化,许多远古时期的东西慢慢显露了出来,其中自然有远古时期的病菌,而人类一直在钻研这些病菌,但至今没有克制的手段,他还想着,不知道高阶的百毒丹能不能解这种病毒。

却没想到庹鹏程会驱使疫鬼去传播这种病毒,一只疫鬼可以一夜之间毁掉一个市,这样的传播速度比人与人之间传递要快得多,就算百毒丹有用,等他炼制出来,这些人恐怕也十不存一了。

兰玉琢忍着眼泪看着上空,她知道她哥哥是在救人,这不是救一个两个,而是救整个华夏,她应该以她哥哥为骄傲,可是她真的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哥哥耗尽生机。不修炼是死,修炼了却要背负这样的责任,她很想问为什么偏偏是她哥,可是她不知道她该问谁。

看着上空龙气与疫鬼释放出来的黑气一次又一次撞击,下面掠阵的人更是不遗余力倾注力量,可是面对遍布山河的疫鬼,他们依旧处于节节败退的趋势。

司阳微微一叹,飞身至阵眼旁边,主位上的巫霆见到来人是司阳,心头微微一松。他其实出关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只是天机门的钉子埋藏太深,他一直都在整顿内务,要如果不是这次疫鬼爆发的太过突然,他恐怕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会出来。

不过司阳这个人他倒是知道,尤其是近几年来司阳出现后的种种动作,他都详细的看过。司阳的实力他不知道,但肯定比自己高,只要这样的人不对华夏有异心,那边是华夏的福气。

只不过现在并不是说话的时候,巫霆用眼神朝司阳示意了一番,只要能驱散疫鬼,不管司阳怎么做他都会配合。眼见着兰谨修在顽抗,司阳一挥手,九枚龙丹顿时浮现在了他的掌心中。九枚龙丹一现,那股磅礴的龙气轰然一下在龙角山上炸开,一股浩荡的龙气冲天而起,直接将被疫鬼黑气弥漫的天空冲出一道缺口来。

众人虽然被龙丹的龙气逼得连连后退,甚至站立不稳的软到在地,但眼见着司阳一出手疫鬼之气便得到了压制,一个个喜不自胜。

司阳一个手诀打下,将龙丹中强大的龙气逐渐的逼进了阵眼之中,那以气化龙的兰谨修得到这股强大力量的灌注,再次长吟一声,翻腾在云海中,用龙气去净化那疫鬼之气。

繁华的都市,宁静的山村,柴米油盐的小家庭,动辄千百万的大富豪,在人们为了生活为了欲|望为了各自的利益奔走时,有那么一小部分人,正在为他们平静的生活牺牲奉献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