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1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一片片如雾的湿意不知从何时落下,有人以为这是下雨的前兆,脚步更加匆忙,有人见这难得没有雾霾的晴空万里,阳光透过这片湿意洒下绚烂的彩虹,忍不住驻足停留。

一夜秋雨,人们从睡梦中醒来,突然发现空气中似乎泛着甜,就连天空都变得碧蓝碧蓝的,只当这是被雨水洗刷过,于是伴着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谁也不知道,这一夜有多少人的付出,避免了一场生灵涂炭。

龙角山上,众人全都力竭在地,就连司阳都有些脸色泛白,最后一股疫鬼的黑气被净化后,众人很想欢呼庆贺,可惜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那些只能远远围观助阵的人立刻跑了过来,将自家长辈扶起喂食丹药。

兰玉琢匆忙的跑过来,可是却没有看到自家哥哥。见司阳似乎也有些力竭,连忙道:“司阳哥,你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们来收尾。”

司阳抬头往天上看去,片刻后天上掉下来一个人。兰玉琢刚反应过来那可能是她哥,旁边的司阳就已经飞了上去将人给接住了。

看到兰谨修气息微弱,生机近无,兰玉琢整个脸一白。司阳往兰谨修嘴里塞了一颗丹药:“放心,他死不了,这次他彻底融合了龙丹,只是需要时间去消化,也算是因祸得福,最多就是沉睡一段时间。”

然而就在第二天,司阳还在调息的时候,原本应该沉睡一段时间的兰谨修欢快的上了莆田山,见到司阳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扑到司阳怀里:“阳阳!”

兰玉琢追在后面,嘴巴张得简直能塞下一颗蛋了,见到从梦他们惊讶的目光,顿时无奈的解释:“我哥早上醒了之后,脑子好像有点不太对了。”

司阳面无表情的看着兰谨修,这的确是兰谨修,并不是他的影子,只不过,他的影子趁着兰谨修沉睡,占据了他的身体。见到胆子这么大的影子,司阳一把掐住了他的脸:“胆子这么大,不怕他醒了之后将你给灭了?”

兰谨修却是握住了司阳的手,一脸深情道:“阳阳,我时日无多,跟我谈一场恋爱吧。”

第235章

看着这位‘脑子不清醒’的兰谨修握着司阳的手,一脸深情的说着自己时日无多求一场恋爱的时候,众人都觉得,兰谨修大概会被打死吧。却没想到司阳只是抽出手来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眯眯道:“你的确时日无多了,等他醒来,就是你的死期。”

影子上身的兰谨修整个人一僵,然后继续发挥不怕死的精神,将司阳粘的死紧。众人这是才知道,原来这不是兰谨修,而是兰谨修修炼出的一个影子分|身。

看着对着司阳黏黏糊糊的‘老哥’,兰玉琢忍了又忍才小心翼翼朝着司阳求道:“司阳哥,我能求你,不管他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留他一条命可以吗,我哥是无辜的...”她真的很怕司阳哥一个生气,将占据了她哥身体的影子拍死,这是她哥的身体啊。

别看这影子行为奔放大胆,但真让他做什么,他还是不敢的,所以兰玉琢担心的场面,应该不会发生。见占据了她哥身体的影子死活都不愿意跟她走,兰玉琢只好将人留在了浦田山,还拜托从梦和小福子多照看点。幸好她们的关系不错,平日来往也不少,答应的很干脆。

兰玉琢叹了口气,看着痴迷望着司阳的老哥无奈道:“我哥就麻烦司阳哥了,疫鬼的事情虽然解决了,但还有不少后续的扫尾工作,二组也接到了任务,我就不多呆了,也不知道这疫鬼是哪里冒出来的,突然一下这么多,这次要如果不是司阳哥及时出现,整个华夏恐怕真的要遍地亡灵了。”

司阳道:“这是庹鹏程埋于骨钉之下的后手,现在可以确定,贺博易应该就是天机门的门主,庹鹏程暗自封印这么多疫鬼,恐怕就是为了让贺博易复生之时,分散你们的注意力,到时候疫鬼爆发跟贺博易复生,你们定然是选择前者。”

兰玉琢顿时一怔:“那为什么现在爆发出来了,难道贺博易出来了?!”

司阳摇头道:“我以为庹鹏程是在我浦田山上搞小动作的幕后黑手,所以便找到了他的老巢将他解决掉了,他不过是临死之前想惹点事而已,没想到幕后黑手竟然不是他,杀错了人。”

兰玉琢无法抑制的嘴角微抽,有那么一瞬间有点同情庹鹏程了怎么办。不过好歹也弄清楚了这疫鬼爆发的前因后果,不由得松了口气:“现在爆发出来也好,至少解决了一个隐藏的□□,司阳哥,庹鹏程的老巢在哪里?有需要我们善后的吗?”

司阳道:“千森湖底,我在下面设了个结界,这令符你拿着吧,你们自己去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善后的。”

兰玉琢连忙接住令符,然后赶忙往特勤部去,庹鹏程被司阳解决了,这可是个重大的消息,还有这疫鬼的来源也要赶紧回去上报,免得浪费了人力物力再出去调查。

兰玉琢走后,紧紧缠着司阳的兰谨修顿时松了口气。司阳微微低头看向他:“怕她?”

兰谨修连忙凑近司阳,低沉的声音带了股深情的磁性:“不,我怕的是,她要把我从你身边带走,离开你一分一秒对我来说都难受的心如刀绞,只有在你身边,我才是个活生生的人,阳阳,看我,好好的看看我,你的目光才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司阳凝视了他三秒钟:“最近在看什么书?”

兰谨修道:“罗密欧与朱丽叶。”

司阳摸摸他的脑袋:“少看点爱情文学,多看点走近科学。”

兰谨修乖乖点头:“好的阳阳,那我们现在可以去约会了吗?”

司阳:“不可以。”

兰谨修:“嘤...”

小福子众人捂脸:“......”被影子上身的兰谨修简直不忍直视,等真的兰谨修醒来,希望不会记得这段黑历史。

兰玉琢刚走没多久,司阳就接到了闾山派的拜帖,以前兰谨修会在山下的农庄帮他处理这些事,可惜现在的兰谨修显然无法胜任这样的工作,司阳只好将靖柔派去农庄处理一下大小事务。

送拜帖的是巫霆,昨天处理那些疫鬼时,与司阳见的匆忙,既然现在众人已经知道他出关了,那自然该上门拜见的要拜见一下。虽然他在华夏地位尊崇,以前能与他并驾齐驱的也只有灵谷寺的一若真人,现在突然多了一个司阳,作为华夏老牌一哥,即便要示好,他怎么也不至于亲自来送。

但经过昨天那一手,修为以及地位带来的骄傲顿时收敛了不少,修士间本来就是强者为尊,无关年龄。虽然不知道司阳如今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但凭借他昨天拿出来的九枚龙丹,无论是他一次性驾驭了九枚龙丹的力量,还是随手就拿出九枚龙丹的财力,那都不是他能与之相比的,所以先将姿态放低点,对他并无坏处。

靖柔暂时代为管理农庄,这被允许上山的人自然也要经过她。巫霆知道司阳身边有几个从紫禁城里带出来的鬼仆,也知道他的这些鬼仆与一般的鬼仆十分不一样,似乎还用了特殊的办法专门为鬼仆炼制了一具能够蕴养魂魄的寄身,但乍然见到靖柔,巫霆还是愣了一下。

意识到眼前这人是谁,巫霆有些怔怔道:“是靖柔姑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