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1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靖柔闻言一笑,微微躬身一礼:“真人如此称呼,实在是折煞靖柔了,主人在山上等着真人呢,还请真人随靖柔来。”

跟在巫霆身边的钱连良有些诧异门主对司阳身边鬼仆的态度,这模样似乎是老相识?但他识趣的没有多嘴去问,微微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巫霆的确跟靖柔是老相识,那时候他才只是十来岁的小伙子,学习了几年的玄门道术就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出来历练的时候又没有遇到几个厉害的厉鬼,听人说故宫里有无数冤魂。那时候的故宫甚至还未向民众解禁,他还是半夜偷溜进去。

结果就是作死的惹到了里面几个厉鬼,要如果不是其中两位出面保下了他,估计今天就没有巫霆这号人了,那两位中一位是老太监,另一位则是靖柔。

后来华夏内乱,到处都是战争,好不容易华夏平定了,天师的势力被掌握在了华夏政府手中后,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来了,有人就想要净化故宫。不过这故宫本身就有先辈立下契约,他那时候已经成为玄门第一人,念着儿时被里面的厉鬼救过一命也出言阻挠,这才让故宫中的厉鬼们与天师之间和平相处多年。

他听闻司阳收了紫禁城中的百年老鬼为仆,还只当他是收了一般的厉鬼而已,却没想到,收的竟然是靖柔。

看着眼前的靖柔,巫霆很想问问她过的如何,到底是儿时的恩人,如果有机会,他还是想要报答的。

不过没等他想好怎么开口问,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的靖柔开口道:“我过得很好,主人待人不薄,真人无须挂碍,以免有误修行。”

听了这话,巫霆自然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过了几天后命人送了几瓶养魂丹,以谢当年的救命之恩。

当思绪不再围绕在靖柔身上后,巫霆这才惊觉浦田山的不同。察觉到门主气息的变化,一旁的钱连良道:“当初这里就是一处乱石山,不过短短数年的时间,就被司真人改造至此,而山顶上的灵气更是浓郁数倍,也无怪乎司真人如此年轻就有这等修为了。”

巫霆的气息微沉,想到司阳的财大气粗底蕴神秘,眼中闪过一抹亮光。

来到山顶后,巫霆直接朝着司阳见了礼,以司阳的修为,他称一声前辈都不为过,所以如此低姿态巫霆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丢人的,反而高兴,华夏能有如此年轻的强大修士,对他们而言有益无害。

稍稍的寒暄过后,巫霆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兰谨修,关于这人的事情,出关后钱连良也详细告知了,只是见司阳如此好不避忌,想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比外人所想的还要亲近。于是巫霆也不再绕弯,直接进入正题道:“巫某虽是闭关多年,但玄门中的大事却还是一直有所关注,关于贺博易,这的确是我们当年的一个疏忽,不过如今玄门有司道友坐镇,想来贺博易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除此之外,不知道友对龙骨下的禁地可有了解?”

司阳道:“愿闻其详。”

巫霆道:“关于位面一说,想必道友应清楚是何意,根据我们的推测,龙骨下的禁地,极有可能是一处通往其他位面的通道,想要打开这条通道的并非只有华夏人,有些国家对禁地所知恐怕也不比我们少,地球资源日渐稀薄,要不了百年怕是就彻底枯竭,所以可想而知,如果真的能通往其他的位面,这个通道的存在有多重要。”

司阳听着没做声,巫霆继续道:“可是他们只想着往外面去,如果通道真的打通了,那也许就是潘多拉的魔盒,到时候作为通道入口的华夏,便是最先被波及到的,所以我们只能极力镇守的同时,要先一步摸清那条通道。”

司阳挑眉看向巫霆:“所以?”

巫霆道:“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华夏是不会有任何动作的,只要华夏的修士还在,那几个虎视眈眈的国家就不敢有所动作,所以目前来说,关于那条通道的背后,自有政府去烦恼,只是如今政府还不知道的是,灵谷寺的一若真人如果这次无法突破,便是寿元将尽。所以我想请道友出手相助。”

司阳没有直接答应,但也没有一口拒绝,正如巫霆所说,只有华夏的修士多了,这个国家目前才能稳定,一旦那个一若命陨,别的不说,到时候他自己肯定会有一大堆麻烦,所以他将巫霆先打发走了,该如何做,他还需要好好想想。

巫霆一走,一直如木雕一样端坐在旁边的兰谨修便像是没骨头一样的缠了上来,紧紧抱着司阳的腰身黏腻道:“阳阳说不动,我就一直没动,阳阳,我是不是很听话?”

司阳看着他轻笑道:“嗯,很乖。”

他话音刚落,那兰谨修便一下子凑了上来,朝着他的脸上亲了一口:“那这是给我的奖励。”说完似乎怕司阳打死他,羞红了耳朵跟火烧屁股一样飞快跑掉了。

司阳摸了摸自己的脸,开始反思自己对这个影子是不是太纵容了。

第236章

尹穆清再来的时候,带来的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吕七宝,吕七宝的眼神依旧那么清澈纯粹,能看出他并没有想起之前种种记忆,但很明显不同于之前的痴傻。

司阳看着他们笑道:“恭喜。”

尹穆清道:“这也多亏了道友,只是我到底是阴间的阴司,不能经常上来,还请道友多多看护一下我家七宝。”

一旁的吕七宝虽然对眼前的情况了解的不太多,神智清醒了,但这几十年对他来说等同于空白,也没有上一世的记忆,因此一切都要从头学起,所以乖乖的坐在一旁没有出声。

司阳看他身上的劫数已经过了,笑道:“有吕家在,谁敢动你的七宝,劫数已过,于你们而言也算是苦尽甘来。”

你的七宝这四个字简直说到尹穆清的心坎里去了,那紧绷的脸上都无法抑制的洋溢出幸福的笑容来。

司阳觉得人当真是一种复杂至极的生物,由情感支配,或理智,或疯狂,能让善良的人变得罪恶,能让罪恶的人变得善良,能让冷漠的人变得温柔,能让多情的人变得无情。修仙界是杀戮的,也是平静的,随便闭关几十上百年都过去了,人人自扫门前雪,这么一对比,这个地球似乎也有它的可爱之处了。

兰谨修揣着一盒还有温度的糖果,那每一颗都是他亲手倒入磨具,每一颗都是亲手裹上糖衣,他觉得司阳吃了他用爱来浇灌的糖果,一定会答应跟他谈恋爱的。结果走到大门口,竟然见司阳对两个陌生人笑的那么好看,顿时就忍不住想要冲上去。不过他到底是忍住了,如果他做了出格的举动,等真的兰谨修醒来,那他恐怕就真的要被打死了。

为了不被打死,在外人面前他必须绷着,于是一脸面无表情气息低沉的兰谨修目不斜视的走到司阳的身边。尹穆清是认识兰谨修的,这个总是跟在司阳身边的人,他多少也会接触,对于对方的冷脸他也习惯了,毕竟他自己也不是有太多表情的人。刚想带着七宝打招呼与他重新认识一下,就见兰谨修直接坐到了司阳的身边,然后伸手搂住了司阳。

尹穆清:“......”

他自然能看懂兰谨修对司阳的感情,不过他也看的出司阳对兰谨修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而且以他对这两人的印象,他实在是不觉得兰谨修配得上司阳,虽说兰谨修已经足够优秀,可惜生错了地域,要是兰谨修生在司阳的那个世界,也许如今的成就并不止这么一点点,不过一个世界的错过,这差距并不是足够优秀就能拉平的。

所以见到兰谨修这近乎宣誓主权的举动,而司阳也没有打死对方的举动,要不是活的够久见识够多足够淡定,他真的差点控制不住露出诧异的表情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