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1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垂眸含笑看着他:“天都亮了还睡什么觉。”

影子修迅速转头,那速度快的像是脖子都要飞去出去了一样,看到透过窗帘隐隐照射进来的阳光,一张俊脸顿时皱了起来,没睡到阳阳,难受,想哭。

李则知突然接到师父给的任务,自然一刻都不敢耽误,正好见师弟提着剑准备出去晨练,便将这事告诉他,还邀约他一起。

柳逸想了想,反正也无事,如果师父还有别的事吩咐他,那他就即刻回来,于是就跟着一道去了。

这女鬼缺少魂魄,那就只能从她还活着的时候查起,这种查人的渠道,也只能通过特勤部来了。好在女鬼虽然死了,但面部五官还算完整,扫描出模样后,很快就查到她的消息。

小福子拿着刚从特勤部调出来的报告道:田雪,自由职业,二十九岁,中都南口人,单身女性,目前阳间的状态是暂时失联。”

李则知皱眉:“暂时?失联还有暂不暂时的?”

小福子将报给他看:“上面写着,你自己看。”

李则知看完后将报告递给柳逸:“这田雪任教幼师期间,有个孩子从她所带的班级中被拐卖了,田雪因此辞职,后来进了一家跨国公司当白领,于一月前递交辞职,她的社交通讯上也留言说,世界那么大她想出去看看,然后就没有消息了。”

柳逸道:“明天应该就是田雪的头七,到时候将会是田雪与她执念的地方感应最强烈的时候,我们现在分头行动,小福子你守着田雪,我去调查田雪的住处和她的家人,师兄你去调查田雪的朋友同事以及财务方面的往来。”

经过柳逸的安排,众人立刻分散行动,如果是之前,他们恐怕还蒙头蒙脑不知道该干什么,但经过几次历练,自然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手忙脚乱了。因为第二天就是田雪的头七,他们也没有耽误太久,虽然有些匆忙,但还是将有用的消息整理了一下之后在山下的农庄里碰了头。

柳逸先道:“田雪的父母离异,各自组建了家庭,对于田雪辞职的事情也没有任何疑虑,估计平时本身就跟田雪联系不多,目前看来不像有什么问题的,但有一点很奇怪,田雪的家里很干净,可是气息很杂,证明近期内有不少人去过她的家的,这么看来,很像是有人在她家找什么,或者从她家拿走了什么。”

李则知道:“我调查了一下田雪的同事,她在单位人缘不太好,有人说她是扒着老板上位的,我也去调查了她的老板,她老板手上有一串灵力很强的佛珠,脖子上还戴了一块护身玉,而且那玉,还是从小福子一直打理的网络小店售卖出去的,我根据那块玉的样式查找了一下,就在不到一个星期前,她的老板通过朋友的介绍,到店里买了一块能够辟邪的玉,聊天记录上说,他跟朋友去野营,去了比较阴的地方,这几天感觉怪怪的,身上也冷冷的,就想求个玉来安安心。”

小福子伸着脑袋看了一眼,他对这个客人有印象的,只是有些意外道:“田雪的老板不是跨国公司的老板吗?也会网购啊。”

李则知继续道:“田雪的老板叫崔凯,华裔海龟,还是个慈善家,这几年捐助了不少的失学儿童,在圈内的评价不错。”

柳逸微微蹙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你们看他的面相。”

李则知道:“我亲眼看过本人,这人的面相命格皆带煞,性情绝对不是和善的人,而且他气息中带残留了一些血腥味,但显然是被人清除过的。”

柳逸拍板道:“明天先看看能不能找到田雪的尸身,这个崔凯,十之八九就是杀人凶手,我们先盯着他再说。”

小福子看着那些赞美崔凯慈善,年少有为的报道,叹了口气:“十个善人九个假,还有一个特别假。”

第238章

一间豪华的酒店套房内,一个面容俊雅的男人一手撑着额头,神色上显得有几分烦躁,就在他不远处,一个穿着中山样式长袍的中年男人正在案桌上摆放着什么,香炉粗香,各种符纸,整个一封建迷信现场。

中年男人摆放的间隙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崔凯,开口道:“崔先生尽可放心,今天是那女人的头七,而这里又是...定然能将女鬼魂魄召唤回来。”

崔凯闻言点点头:“那就劳烦大师了。”

那位大师不再多言,开始掐算时间,而崔凯也时不时看看手表,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了,早已没有了第一次的惊恐不安,他反倒是希望那女鬼快点回来,他也好问出被女鬼藏的东西在哪里。

以前对他来说,死人是最安全的,因为死人不能说话,但经历的事情多了,现在变成魂飞魄散才是最安全的。可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在死前抢走了那么重要的东西,不问出东西的下落,哪怕那个女人死了,他也要将她的魂魄抓出来问个清楚!

另一边李则知等人也在做准备,引魂香烧着,小福子还在给女鬼渡鬼气,否则还能不能撑过自己的头七都难说。就在小福子给田雪渡鬼气的时候,咦了一声。

正在摆阵的李则知随口问道:“怎么了?”

小福子道:“我感觉田雪体内的力量在流失,好像有什么力量在牵引着她。”

小福子的话音刚落,原本呆愣不动的田雪突然挣扎起来,挣扎的幅度虽然不大,但明显是被那股力量影响着想要往哪里去。

小福子连忙问道:“她是不是受到自己尸身的影响,要去找自己的身体?”

柳逸过来几个灵决打了下去,皱眉道:“不,是另外有人在施法。”

正在摆阵的李则知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走了过来:“师父说她的神魂散掉了,是被人打散的,难道是害死她的人怕她跟阎王告状,想要把她打的魂飞魄散?”

柳逸摇头道:“如果那个男人是天师,那么这个田雪的魂魄恐怕在她死的时候就被打的魂飞魄散了,如果那个男人是普通人,那他自然不可能想到人死后去阎王殿告状,破除封建迷信这么多年,许多人根本没那个概念。”

李则知在一旁道:“加上你说田雪的家里很干净,但气息很杂,像是有人在找什么,我猜田雪肯定是知道了那个崔凯的什么秘密被杀人灭口,现在有人在召唤田雪的魂魄,说不定就是崔浩连死人都不放过,非要魂飞破灭才放心。”

小福子皱眉道:“这人世间有什么事要这么赶尽杀绝的,不是都说人死如灯灭吗?”

柳逸看了他一眼:“人心险恶,可不是说说而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