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2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在司阳的花园中,两个徒弟办事不利的低垂着脑袋站在旁边,小福子撑着一把木质的伞照在尸身上,那把伞是一把法器,但用途很鸡肋,只能照在尸体上防止尸体继续腐烂以及散发恶臭。

他们不知道田雪的心愿为什么明明找到了尸身却还是像没有达成的,不知道要把尸身耽搁多久,于是只能这样保存了。

李则知听到师父的话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师父,这是田雪,田雪就是那天晚上的女鬼,我们找到她的尸身了,可是田雪还在喊着将身体还给她,明明她的尸身就在那里,可是她没有一点了却心愿的样子,师父,是不是因为她的爽灵被打散失智了,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心愿是否达成,那这样的话,岂不是根本没办法让她放下执念的去轮回?”

司阳道:“这就没办法了?”

柳逸想了想道:“除非找到田雪的爽灵帮她恢复神智,可是如果她的爽灵被打散,那想要找到就如同大海捞针。”

司阳看向李则知:“你的看法呢?”

李则知下意识看了眼师弟,他根本没料到师父竟然会这样抽查他们,他们明明是来求办法的,怎么就变成考验他们了,但师父问话,他们只能答了:“我,我的看法,我觉得...也许...是她执念未消,也许她要找的并不是自己的尸身?我是说,田雪生前好像一直在调查什么事,也许那才是她的执念?”

李则知说完就把头深深的埋了下去,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鬼。

司阳笑了笑:“她的执念是找到自己的身体,即便爽灵被打散了,但失智也只是暂时的,因为她的魂力太弱了,这种失智是对她自己本身的一种保护,就像人被重创会陷入昏迷一样。”

柳逸连忙道:“那只要提升她的魂力,即便爽灵散了,她也能恢复点神智?”

司阳点点头,柳逸和李则知顿时松了口气,只要田雪的恢复了神智就好办了,既然他们接手了这件事,自然是希望能够办好的,而且那个崔凯,如果真的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他们也希望他能得到该有的惩罚。

经过司阳的指点,李则知和柳逸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山上虽然有不少能增长魂力的丹药,但那都是个小福子他们这个等级使用的,对田雪来说太强了,于是只能自己炼制。

就在他们炼制丹药的时候,崔凯那边已经找不到佟宣的人了。他直觉那个田雪那边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所以佟宣才会突然的跑走,可是他身边也就这么一个天师,让他匆忙间就是想要找人,也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能放心的人来了。

左右思考后,崔凯怕因自己的隐瞒惹出大事来,只好联系了自己的上线,将这些事悉数告知。崔凯的上线是一个泰国商人,崔凯不知道的是,他认识的那个商人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名小卒。

而泰国那边接到电话,要如果这个不是这个华夏线人在华夏的商业地位不低,突然暴毙说不定会惹来他们那边特勤组的调查,泰方恨不得直接将人给解决了。

不过他们并不觉得这件事能惹出多大的问题来,大不了就是先断掉跟崔姓商人的合作,除开这条线,他们全世界渠道多得是,而他们在华夏的接头人也不少那一个。不过为防事情暴露造成他们的损失,泰方那边还是派出了一个大降头师来处理此事。

泰国的降头师算是世界闻名的一个玄异群体,至今这些降头师中还延续着黑衣降头师和白衣降头师的说法,尽管这种形式已经越来越模糊了,但越是正统的降头师这种传统的分类形式也越鲜明。而大降头师在泰国算是国宝级人物了,这个幕后之人随便出动一个就是大降头师,可见他在泰国的地位有多高。

佟宣很聪明,知道自己贸贸然躲入闾山派真被人寻上门来,如果知道他在外面做的事,那肯定就直接被清理门户了,所以他真真假假将事情给那位跟他师父有点渊源的闾山派前辈说了一遍,不外乎是起初只以为那位老板惹了情债,所以被小鬼纠缠,后来成了人家的供奉,偶尔看看风水,直到那人直接惹上了人命,他察觉不对,又势单力薄,这才借机逃掉以求庇护,还将他对崔凯的所知老实上报。

那位闾山派的是个老好人,见这孩子识人不清被人所骗,但好在迷途知返,自然暂且收留了他,还将崔凯的事情告知了特勤部,让特勤部的去调查一番。

原本以为只要有了调查结果,事情过去后就没事了,但是没想到,就在第二天,佟宣竟然在闾山派内暴毙了。

闾山派因为巫霆真人的出关,内外大力整顿,不说将门派内外整的犹如铁桶一般,但至少整个风气也有了巨大的变化,现在佟宣竟然因为在外面惹了事,来到他们门中寻求庇护时发生了暴毙,这一下事情的严重性可就大了。

原本这种事还不至于惊动上层,但因为天机门的无孔不入,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所以佟宣的死得到了高度的重视,尤其是巫霆,这种风口浪尖之时,他倒是要看看,谁竟然敢潜入闾山派杀人!

还不知道此事已经变成国际纠纷的李则知和柳逸,总算是将适合田雪用的丹药给炼制出来了,好在这种丹药的原材料都是地球有的,那多少来练手都不心疼。

将养魂丹给田雪吃下后,小福子又将鬼气渡给了田雪,助她尽快吸收药效。等了片刻后,眼神迷茫发直的田雪渐渐有了焦距,也不再一直执着念叨着把她的身体还给她了,但是看到眼前这群陌生人,本能的就想要跑。

小福子连忙将事情前后都说了一遍,田雪眼底还有疑虑,显然对他们依旧放不下戒备。

李则知叹了口气:“我们只是想帮你,你说你想要找回自己的身体,我们还把你的尸身给挖了出来,你如果依旧这般,那我们只能强行将你超度了,你这样的阴魂过了头七,就不能再滞留阳间了。”

田雪怔怔的看着地上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突然从活人变成了鬼,这并不是谁都能一下子接受的了的,但听到那人的话,田雪知道自己真的时间不多了,她除了眼前这几人,几乎没人可以寻求帮助,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她只能求助他们了,如果所托非人,那就真的只能说,这就是命了。

原来田雪之前做幼师的时候,有个孩子在放学后,被爷爷带回家的路上被拐走了,田雪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她不该将孩子交给一个神智可能有些不清醒的老人,如果那天她没有放那个孩子走,那孩子就不会在路上被人抱走。

后来田雪辞职后,进了一家慈善机构,她想要帮助更多可能被拐卖的孩子找到自己的家,也想要解救更多这样的孩子,如果能找到她的学生,她觉得这个心结才能解开。

没想到她进入了一家慈善机构,认识了负责人婉芳姐,知道她的经历,婉芳姐告诉了她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崔凯是崔氏集团的老板,崔氏集团这几年发展规模越来越大,还有许多跨国合作,除此之外,他还是个非常有名的慈善家,婉芳姐告诉我,这人很有可能跟一个拐卖集团有关系,婉芳姐一直在找条件适合的人,想要进入崔氏集团内部调查,但是我们人少,就是个很一般的小慈善机构,她想让我去试试,不行也不勉强。”

小福子道:“你就去了,还查到了关键证据?”

田雪点点头:“可是我也被发现了,我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我找到的证据是什么,就被他们杀人灭口了。”

柳逸微微皱眉:“那证据呢?”

田雪看向自己的尸身:“我没有地方可以藏,所以直接吞了下去。”

难怪,死了都一直执着找自己的身体,原来找到的不是身体,而是藏在身体里的东西,那才是她死后最大的执念。

李则知本身就是个心很软的人,听到田雪的这些事,眼睛都忍不住有些发红:“如果世上多几个你这样的人,也许这个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了。”

田雪似乎想要笑一笑,她像她这种等级的阴魂能够清晰的吐字都不容易了,根本笑不出来,于是只好摇摇头:“如果我知道这是我的结局,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去这样冒险,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过如果能将那些坏人绳之以法,我的死也值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