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22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小福子从田雪的尸体里取出了一个用塑料袋包裹的U盘,那U盘的大小还不小,也不知道田雪是怎么吞进去的。好在她是被杀灭口,只能荒野埋尸,要如果尸体火化了,这U盘恐怕早就被人发现了。

柳逸等人连忙将U盘打开,看到里面记录的一些人员名单整个倒抽一口凉气,那背后的群体,比他们想的还要庞大复杂。

不过还没等他们顺着田雪提供的证据去调查这个可怕的背后集团,就得知巫霆真人跟泰国的一个大降头师干起来了,而田雪U盘中的人员名单里,这个集团的首脑人物就是泰国的,再等他们细致的一查问,得知死在闾山派的那个天师之前是跟着崔浩做事的,这事情竟然就这么牵扯到了一起。

我国真人跟别国的大降头师干仗这种事,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玄门,司阳自然也知道了,他也有些意外,不过是让徒弟去随便查个案子练练手,竟然牵扯出了这么一大串事,再让徒弟去调查,要是被那边的大降头师暗算了,那真是灭了泰国所有的降头师都消不了火,所以司阳只好将徒弟召唤回来,打算亲自上场了。

第240章

巫霆并不知道那些背后的事情,他只是查到在他闾山派内杀了佟宣的竟然是泰国的大降头师,到了大降头师这种层次的,哪怕隔着半个地球,只要手中有对方的一根毛发,都能轻松隔空杀人。像他们从事的这种事,哪怕身边跟了个不起眼的马仔,都会有人暗中将对方的所有资料所有命脉都握在手中,更不用说华夏的天师了。

可惜佟宣并不知道这些,他以为躲到了大势力的门派中,只要对方没有找不上门来,他就安全了。

而巫霆查到佟宣的死竟然有泰国降头师的手笔,哪怕做的极为隐秘,但以他的阅历一点细微末节的蛛丝马迹都能追溯到根源上。他不知道佟宣是怎么惹祸惹出了国门,但既然人在他闾山派内,死在了别人的手上,那就是他们闾山派没脸。

巫霆对着司阳的时候虽然恭敬有加,但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只不过随着年纪渐长,心性上倒是淡然阔达了许多,但不表示他能容忍别国降头师在他们国家作威作福,所以抓着那点蛛丝马迹直接隔空跟泰国降头师斗起法来。

这一斗竟然发现对方是他的老熟人。当年他还没有渡劫,那个叫阿穆的也还不是大降头师,那时候他们的实力不相上下,那时候国内战乱,泰国边境也是乱七八糟,不断试探着侵犯,他们曾经交过手,但谁也制服不住谁,直到国内的情况稳定后,他渡劫破而后立,那个阿穆就非常聪明的龟缩了起来。倒是没想到,现在那老东西也成了大降头师。

这降头师跟大降头师的差别大概就跟他们炼气跟筑基期的差别吧。所以老友见面分外眼红,互相掐的那叫个干柴烈火,打的那个风生水起。这巫霆本身就是不服输的,加上他这次还占着理,那更是下手毫不留情,要是干掉了他们那边一个大降头师,那泰国那些人倒是要好好安歇一段时间了。

可惜尽管巫霆是筑基修士,但他只是实力在那里,对于修士的一些手段术法了解的不多,沿用的还是天师的一些手段而已,加上又是隔空,对上那个大降头师并没有讨到什么好,但同样的,那位阿穆也没有在巫霆的手上占到便宜。

外界不知这场隔空对战是怎么开始的,但身为华夏人,自然希望自己国家的人赢,这大概是现在整个玄门最关注的事情了。

而李则知和柳逸拿到了被田雪藏起来的资料,知道了这件事背后的涉及面有多庞大多可怕,在师父说让他们停手后,他们自然乖乖听话。不过现在既然巫霆跟那边干上了,司阳干脆让他们将得来的资料复制了一份送到巫霆手上,这种相当于国家毒瘤的存在,想来那边应该不会坐视不理,尤其是对方国家还有非普通人的参与。

泰国,一处戒备森严的大庄园中,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靠着沙发闭目而坐,在他旁边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男人手中操控着红线一脸阴沉,当看到其中一根红线突然断开,顿时咒骂了一声。

那个闭目的男人这才睁开了眼睛:“情况很糟糕?”

穿着一身白色长褂的阿穆将那跟断掉的红线捡了起来,丢在了一旁的金色小炉中烧掉了,闭了闭眼,似乎压抑住了怒气后才开口道:“死的那人似乎是华夏那个老不死家伙门派中的一个弟子,那老家伙也不知何时出关的,现在正紧咬我不放。”

军装男人一双凌厉的眸子瞬时朝着阿穆看去,哪怕阿穆如今这种修为地位,触及那双眸子也隐隐一个心惊,不经意的垂眸避开。军装男人沉默了片刻后才道:“如果搞不定,那就暂且断掉华夏的一切动作。”

在两人旁边还站着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只是看上去官职要比沙发上的男人小一些,那人闻言立即上前:“将军,华夏的线如果暂时断掉,恐怕对我们影响很大,下一批货物已经被人预定了出去,如果不及时送到位,我们的军火单子,恐怕也不会顺利。”

被称为将军的男人指尖轻点着座椅扶手,沉吟后朝阿穆看去:“华夏那边并没有什么动作,你如果重伤那个老东西,也许可以暂且转移视线。”

哪怕再给他们一两天的时间,先将那批货物运出来,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虽然少了华夏这条线对他们来说是一场经济重创,但只要他们没有暴露出来,后面还是有机会的。

阿穆刚想点头,就咦了一声:“有一股陌生的气息在接触那个天师的尸体。”

泰国将军双目一凝:“杀了他,给他们一个教训,另外让那边的人准备,如果事情闹大了,让他们赶紧趁机浑水摸鱼过来,都放机灵点。”

阿穆点头,立即开坛做法。

在闾山派,李则知和柳逸按照师父的意思过来送复制的资料,知道田雪的爽灵是被那个死去的天师打散的,于是就想去查看一下尸体,看能不能发现田雪爽灵的线索,不然少了一魂三魄,即便是投胎了,下辈子恐怕也是个痴傻的。找不找得到他们不强求,只是在条件范围内,尽尽他们的力。

只是没想到,刚打算用尸体上残余的生气去回溯过往时,一股黑气竟然从尸体中冒了出来,还似乎被人|操|控着在往身体里钻。

在经行回溯的是柳逸,发现黑气的是一道陪同的巫霆,这两位都是司阳的高徒,能够跟司阳拉近关系,即便是徒弟,那自然也是好好礼遇对待的。此时巫霆还没有来得及看他们送来的资料,但是也听他们说了这其中的弯弯绕绕,知道他们想要帮那个女鬼找回失散的魂魄,便带他们来了。

却没想到柳逸刚动手,竟然被那边给缠上了。

巫霆简直要气炸,在他闾山派杀人也就算了,还当着他的面动手,顿时上前将柳逸一拉,一把抓住那黑气,催动灵力将对面做法的人整个封锁住,再次较量起来。

虽然巫霆的动作很快,但柳逸还是沾染上了一点黑气,而对方是大降头师,差不多跟巫霆是一个级别的,柳逸这才入门连一年都没有的人,根本无法将黑气全部逼出。

李则知在一旁不断的帮他度灵气,可是那黑气的力量明显比他们强太多,眼见着就要往心脉窜去,李则知焦急的撕开了一张传讯符:“师父救命啊!师父快来救命师弟要死了!!”

传讯符刚消失,司阳就凭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一见柳逸的模样,直接指尖一点,将那股黑气从柳逸的身上拔了出来。

手里握着那团黑气,一把将巫霆给推开,手决飞速掐动着,一股强大的灵力从他掌心中绽放出来,一旁的巫霆虽然中途被打断,但却半点声都不敢吭,尤其是这灵力团子不大,但其中蕴藏的恐怖力量一旦爆发出来,他们所处的这栋房子估计都要被炸成平地。

见柳逸躺在地上陷入了昏迷,连忙识时务的退后,帮助柳逸祛除残余的黑气。

而司阳将对方的气息锁在了自己的灵阵当中,杀华夏天师他不管,反正那个天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拐卖华夏的孩子,自然有部门会来负责处理,但动到了他徒弟头上,那这件事就绝对不能善了!

阿穆很快就发现自己被人锁定了,这股力量绝对不是那个老不死的东西能拥有的,他甚至来不及细想,就感觉一股极其可怕的火热从他魂府之中蔓延开来,他甚至都没那个多余的力气再去斗法,抵御那股仿佛将他灵魂都烧干的灼热都耗尽了所有力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